嚗!!!山西监狱一惊天大案

gajjzk 收藏 15 12653
导读:在押人员马振国被殴打致死的真相   --大同某司法检察机关挑衅法律的威严      2007年3月10日凌晨,山西省大同监狱第八分监区河北籍服刑人员马振国在干警张江峰、温爱军值班期间突然死亡,经法医鉴定结论为“马振国因头部受到钝性外力作用致左侧硬脑膜下血肿死亡,双肺浸润型结核起了辅助作用。”大同市检察院监所处、大同市检察院驻所检察组、大同监狱事后进行了调查,在马振国家属上访的压力以及大同市检察院监所处的“协助”下,大同监狱与马振国家属达成赔偿16万元的协议,并且将马振国的死亡说成“因病医治无效死亡”。

在押人员马振国被殴打致死的真相

--大同某司法检察机关挑衅法律的威严


2007年3月10日凌晨,山西省大同监狱第八分监区河北籍服刑人员马振国在干警张江峰、温爱军值班期间突然死亡,经法医鉴定结论为“马振国因头部受到钝性外力作用致左侧硬脑膜下血肿死亡,双肺浸润型结核起了辅助作用。”大同市检察院监所处、大同市检察院驻所检察组、大同监狱事后进行了调查,在马振国家属上访的压力以及大同市检察院监所处的“协助”下,大同监狱与马振国家属达成赔偿16万元的协议,并且将马振国的死亡说成“因病医治无效死亡”。无独有偶,大同市检察院监所处也得出了“被监管人员马振国由于多种原因受钝性外力致伤后病重得不到治疗而死亡”的结论。大同监狱和大同市检察院监所处对马振国死亡结论与法医鉴定存在明显出入,这究竟是为什么?那只有一个目的,便是:掩盖真相,保护真凶,逃避责任。

那么谁是造成马振国死亡的凶手呢?尸检提到:“淤血形成马死亡前六至七天”,也就是说谁在3月3日——3月4日左右殴打过马振国,谁便是杀害马振国的犯罪嫌疑人,据本案证据证明,大同监狱八分监区分监区长张江峰(其与大同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冯成强是老乡,其妻叔为山西省监狱管理局直机关书记彭某)于2007年3月2日、3月3日和3月4日连续殴打马振国身上和头部,木棒打断致使马振国倒地不动,耳朵出血。而且张江峰在检察院询问笔录中也承认殴打过马振国。况且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两次都认定:2007年3月3日和3月4日张江峰等人击打过马振国头部,这些都与法医鉴定完全相符。但大同市检察院监所处对此却置若罔闻,虽对张江峰以涉嫌虐待被监管人罪、玩忽职守罪取保候审,但却让其继续留在管教工作岗位,可以说强制措施形同虚设,更为可笑的是以两个罪名取保候审的张江峰到了2008年8月5日《不起诉决定书》下达时,却只“以被不起诉人张江峰涉嫌玩忽职守移送审查起诉”,大同市检察院监所处的工作作风可见一斑了!当然,也不排除办案人员有受贿而枉法的可能。

本案的发生,大同监狱有关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根据本案证据:张江峰曾多次向大同监狱副监狱长梁志瑞(主管狱政)反映罪犯马振国“病重”的情况,但梁志瑞副监狱长要么说没事,让多锻炼锻炼,要么说等过年“红火”后带他到市里医院看看;马振国死亡的当天晚上,张江峰当班,但他却离岗到市里,最终发生被监管人马振国死亡的恶果。本案发生后,大同监狱有关领导指使被监管人隐瞒事实,证人李清贵就曾证实梁志瑞副监狱长曾多次要求其不要讲打人的事及马振国死的事。

综上所述,大同监狱和大同市检察院监所处隐瞒事实,包庇真凶,陷害无辜、逃避责任的违法行为,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人们的关注,使法律的尊严能得到维护,使真凶绳之以法,希望我们的祖国更美好。

1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