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

彭康 收藏 0 78
导读:  前段时间,《京华时报》报道了某女护士由于遭遇男友的家庭暴力,欲提出分手却遭到死亡威胁,于是她便谎称为其男友注射甲型流感疫苗,实际上将“某种常见药物”过量注入其静脉,使其当场死亡。医乃仁术,该护士却利用医疗手段杀人,其行为玷污了医术的圣洁和荣誉,这自不必说;而记者也未说明犯罪嫌疑人的具体的杀人手段,只用“医学禁忌”敷衍过去,这一点却显得不伦不类。   稍有医学常识的人就会知道,该案中女护士是大量静脉推注氯化钾注射液致人死亡。氯化钾在临床上主要用于防治低钾血症,静脉给药时一般用滴注,钾离子浓度不高于45m

前段时间,《京华时报》报道了某女护士由于遭遇男友的家庭暴力,欲提出分手却遭到死亡威胁,于是她便谎称为其男友注射甲型流感疫苗,实际上将“某种常见药物”过量注入其静脉,使其当场死亡。医乃仁术,该护士却利用医疗手段杀人,其行为玷污了医术的圣洁和荣誉,这自不必说;而记者也未说明犯罪嫌疑人的具体的杀人手段,只用“医学禁忌”敷衍过去,这一点却显得不伦不类。

稍有医学常识的人就会知道,该案中女护士是大量静脉推注氯化钾注射液致人死亡。氯化钾在临床上主要用于防治低钾血症,静脉给药时一般用滴注,钾离子浓度不高于45mmol/L(合氯化钾3.4g/L),补钾速度不高于10mmol/h(合氯化钾0.75g/h);一般禁止推注,否则会导致心脏停搏。不过在临床上也有直接输注含钾离子的溶液,如心脏手术中用的停搏液。

为什么记者对该案中的作案手法讳莫如深呢?刑警对于各种作案手法应该是见多识广了,对于本案中这种不算太新颖、太高明的手段,没必要秘而不宣。虽然根据本案中的手法,如未能发现针孔,仅凭血清钾浓度和心脏电生理改变难以判定是否为谋杀,但犯罪嫌疑人没有不在场证明,其得知男友死讯时的痛哭和审讯时的镇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通过长时间审讯、心理防线崩溃后,犯罪嫌疑人供述了作案经过。如果记者真的不知道本案的作案手法,可见其自然科学知识之贫乏、文理割据之遗害。

记者这么做的原因,很可能是担心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利用此手段进行犯罪活动。在这名记者的意识中,公众都是没有法治意识的野蛮人,知道了一种所谓高明的手段就会用来犯罪,所以宁可不让他们知道为好。按这种逻辑,法医和刑警是最危险的人群,他们知道各种各样更为高明的作案手段,要做到不留痕迹应该不难,但他们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应该会恪守职业道德;而没有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大众则不同了,知道的太多了对于社会安定是没有什么好处的。这就是一种精英主义的作派,将自己摆在知识精英的位置,我知道了,但大众不能知道,我有法治意识,但大众没有,我就是比大众更高明。卡通片《名侦探柯南》中也有用氯化钾杀人的案例,而且整部卡通片中充斥着不少很巧妙的作案手法,那么在这位记者看来,这部卡通片纯粹就是告诉大家如何杀人的,是应该禁播的。

医学常识的宣传不是太多了,恰恰相反,而是太少了。如果大众都有一定的医学常识,会相信护士的话,让“疫苗”注入静脉吗?况且甲型流感的疫苗还未上市。如果大家都知道静脉推注氯化钾会出人命,死者会随随便便让人给自己注射不明液体吗?

由此展开,我们在处理各种问题的做法都容易矫枉过正。为防止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学着去作案,记者可以将常识藏着掖着,为防止不法分子利用伪麻黄碱制冰毒,药监局可以下令限售感冒药。请用常识计算一下,10元左右一盒的感冒药中含伪麻黄碱不超过半克,由片剂中提取纯的伪麻黄碱、由伪麻黄碱制成冰毒,两部分的收率相乘可算出最终的收率(有人说2000盒“白加黑”大概可制得1克冰毒),再加上其它成本,保证让不法分子血本无归。别人真要制冰毒,也不会蠢到去大量收购感冒药。某些部门的决策,不但是杯弓蛇影,而且也是将公众当作假想敌、妖魔化了。

公众有求知的权利,各种恐慌和歧视正是源自无知,医学工作者的分内之责是救死扶伤,除此之外还有义务向公众告知、宣传医学常识。也希望国人考虑事情多运用一点常识,多一份理性。


本文属本人原创,转自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373666848/blog/1249649590

本文内容于 2009-8-7 20:58:34 被彭康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