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人 正文 第七章  木马(6)

刘才友 收藏 1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当时我并不知道,就是现在已经成为中年人的我,都无法想象小弟,怎么样在阴雨天气里,藏匿在尚未完工的大楼里,在阴暗的光线下看书写字做读书笔记的。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年轻人,怎么能看懂建筑学大学教材呢?怎么能看懂世界文学百花园中的精品力作呢?每当想这些,我的脑海中总是呈现出乱七八糟的意象,似是而非,似非而是,否定又肯定,肯定又否定。就是我自己,自诩为自学能力很高的我,面对那些不可捉摸的数字和截图,也束手无策。我真的很笨。我不如孙少安,我只顾陷在自己的心灵泥沼中,放下家庭不管;我只顾过自己的小日子,自以为全世界的屈辱和不幸全让我一个人碰到了撞上了纠结了,当时,我真的很愚蠢。然而,就是现在,我又何尝聪明?

小弟像孙少平那样艰苦奋斗着。在人生的黑暗中摸索着。就在他走向砖瓦工的顶峰的时候,忽然他不干了。说不干就不干了。那时,他没有家室拖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想法有时候很幼稚,很危险。母亲既惊讶又气愤,放着好好的手艺饭不吃,又想搞啥名堂呢?母亲不解,由于不解就恼怒,幸亏小弟当时不在家里,母亲鞭长莫及,管不着。我叫我写信,一封又一封的写信,告诫小弟,让他回到原来的工地。也不知道他收到没有,反正他没有回过一封信。小弟从苏南一个建筑工地的突然失踪,像一颗重磅炸弹,炸昏了木头家族所有人。大家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纷纷地在家里瞎胡闹想。越想越怕,越怕越想。母亲实在坐不住了,跑到大母舅家,向他的女婿打听经过和真实的情况。然而,这一切都与事无补,小弟依然音讯全无。

木头家族的驻守者只有在一个叫做陈家洲的长江小冲积平原上等待。母亲急得什么似的,就决定让我去江浙上海苏南寻找。我说,还不如在家等着呢,吉人自有天相,小弟有他自己的想法和考虑,不会出什么事的。这样的出去,无异于大海捞针,有什么作用,有什么效果。母亲直骂我懒,怎么养了个大懒鬼。

家里正乱成一锅粥呢,有常年在南京做水果生意的人回来说,他是老二的同学,在南京看到了老小,正在一家南京装璜公司搞室内装璜呢。老小让他捎信回来,说一切都很好,叫家里人放心,没有什么事情。还带回来小弟的一封信。母亲相信了,放心了,因为南京比起无锡常熟来,离家近了好多,坐火车去,不要十块钱的路费。小弟不是离家远了,而是离家近了。母亲很是高兴,虽然嘴上还在责怪老小,心里已经原谅了他。

不久,小弟从南京寄钱回家,一笔就是五千块。那时候,物价还很低,五千块在农村已经算大数目了。果然,母亲几次到邮电局去取,邮电局工作人员总是以款子没到为由推脱,一天拖一天的,搞得母亲烦了。后来还是我老婆出面解决的。我老婆本来就是镇上人,邮电局熟人多,一打听,才知道,邮电局最近分派了存款任务。工作人员压下来,想把这笔钱转为存款,但又不对母亲明说。摆着一副官架子,糊弄农村老百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