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川西游侠录 正文 第一章 不杀之剑 第四节之说仙楼

铉铁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5.html[/size][/URL] 果然够气派,虽然楼还是那样高,但洁净,整齐,陈设布置看上去雍容了很多。 “说仙楼?!”公子小白最在意的是门上横着的招牌。“有酒吃吗?” “今天这里不卖酒,只论剑。”背对着公子小白说话的伙计,挥手示意了下。“凡天下利器,本店觉得有收藏价值的,绝对给你沽个好价钱。” 公子小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5.html


果然够气派,虽然楼还是那样高,但洁净,整齐,陈设布置看上去雍容了很多。

“说仙楼?!”公子小白最在意的是门上横着的招牌。“有酒吃吗?”

“今天这里不卖酒,只论剑。”背对着公子小白说话的伙计,挥手示意了下。“凡天下利器,本店觉得有收藏价值的,绝对给你沽个好价钱。”

公子小白很不识趣的靠上前,迎面木桌上已经摆了好几柄长剑,有青铜制的,有铁制的,甚至还有竹制的。“这些都是古剑?”

伙计哼了一声,回头。

“又有贾剑的人来了?”说话的这位,是个素雅不失端庄的女子。居然是那位唐苏苏姑娘。只是这次头发经过了梳理,整个人变的更清秀了许多,脸色也白净了些。只是眼神中还是有些淡淡的忧伤。

“是你?”苏苏姑娘恍惚了下,接着想起来了公子小白是今早见过几次面了的,于是晃了下胳膊,手里多了条软鞭,有气无力的回身踱着步,到靠楼梯的远角一屁股就坐在了两楼之间的楼梯上。 “你,到底从哪来?一直跟踪我?”唐苏苏的略带哀愁仍妩媚的眸子里有不可抗拒的斥责。

“我,我们是过路人,我们是去益州城远足的游子。我们干什么要跟踪你?”公子小白这回一边想一边寻思着反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你,”唐苏苏眼波一动,嗔怒重重,“我正想找人聊天。”

“这种架势分明是想打架,哪里也看不出想聊天。”僮子剑书摇头,拉着公子小白的衣襟,急忙要退出门去。

“吃酒,讲几句闲话是聊天,论剑,试剑,同样也是聊天。”苏苏姑娘又垂下眼睑,“你不是和我已经成知己了吗。”

公子小白实在是无语了。站在门槛边犹豫着,进退两难。

“你深沉起来,真象我的一个朋友。”苏苏姑娘看来一定要纠缠公子小白了。

“二十多年来,我也曾有过红颜知己。我看你今日心神难宁,是不是遇了稽手难事。”公子小白说。

“你想帮我?我们本没有交情,我自己惹出来的烦恼,为什么要你帮忙。”苏苏姑娘很在意的瞪了下公子小白,语气一缓,“帮我不过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

这句话对公子小白的伤害是很大的,让公子小白重新审视了下这貌美如花的女子居然是如此的自负。公子小白现在只想一走了之。“我不能整天背着你的古琴去远足。”

“琴萧相鸣,才是知己。”苏苏姑娘说着,手一挥,扬起一串清脆的鞭哨。而后觉得自己可能失态了,说的话伤害了别人,苏苏姑娘于是收敛了肆意,一面摆手示意公子小白放下古琴,“可我现在没心情奏曲,我只想着那柄不杀之剑。”

话题回到剑上,可仅仅几分钟的交流,让公子小白彻底放弃了在这里兑现早晨的承诺。早前说过要赠送不杀剑给这位美人,也还幻想着要是唐苏苏真的需要,那到也可以考虑赠出去算了。“这里放的长铗,看上去都是古剑。”公子小白试探着转移了下话题。

“天下好剑万千,我只想要不杀之剑。”苏苏姑娘眼波一闪,“你真见过不杀之剑?”

“你见过没有?”公子小白反问,如果这个姑娘连剑都不认识,就算自己奉献出铁铗,也不定会被她接受,反倒又被奚落一回。

“没有又如何。”苏苏姑娘略有失望,可能是有些疲倦了,毫无神采的直起腰,转身上楼。

公子小白看着苏苏姑娘又是一闪而逝的匆匆转身而去,心想:这苏苏姑娘如此急切的想得到不杀之剑,到底是意欲何为?


冷冷清清的说仙楼,没有人进来吃酒。这恐怕不是没到市集的缘故。几个闲散的店伙计也是没有精神的东倒西歪的趴在崭新的木桌旁。公子小白选了处偏僻的位置,要了两杯热水,和剑书一道坐在这里休闲的看看热闹了。

唐悦现在成了这里唯一的活跃份子。因为公子小白和剑书趴在远角的木桌上,估计被唐悦看成了偷懒的伙计。

“今天没事做,今天就没有工钱赚了。”唐悦一面泄着愤,一面掐腰,“出门去拉点过路人过来歇脚,不就有工钱赚了。这样横在这里哪里会有人过来。”

几个伙计懒懒的起身,晃着出门。

原来说这里只论剑,现在这里还是酒菜也可以上来了?公子小白于是想吃些什么来填饱肚子。笑容是诠释心情的一种方式。公子小白笑着看着拍着自己肩膀的唐悦。

“你到这里来找幸福了?”唐悦有点意外,搭讪着解嘲。

“幸福是找不来的,幸福要靠自己争取的,要付出努力的。”公子小白拿出长者的语气,“你有点像是这里的掌柜?”

“我是这里的幸福的掌柜。”唐悦苦笑了下。

“你的确比唐苏苏幸福一点。”公子小白晃了下脑袋,慢条斯理的解嘲了下。“她的心情,今天不是很好。”

“苏苏姐已经有大半年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了。是不是长大成了女人就会有千万多的烦恼。”唐悦望着唐苏苏走过的二楼的走道,突地叹息。

“找个好男人出阁了,就不会有烦恼了。”剑书搂着胳膊,轻笑。

“别在苏苏姐眼前说什么找个好男人,小心她给你一鞭,你的脑袋就不一定在这脖子上放着了。”唐悦乜斜着剑书。

受到了恐吓的剑书,吓得缩了下脖子。“长大成了男人也同样有无尽的烦恼。”

“唐苏苏似乎听到不杀之剑心情就大好了。”公子小白赶紧替剑书解围。

剑书有了这解围,人已经溜出了酒肆的门外。暂时是不再敢进门了。

“又是不杀之剑。这两天,我们找这剑都累死了。”唐悦懒洋洋的伸了下腰,“我就不信,苏苏姐得到此剑,烦恼就会自动消失了?”

“可以尝试一下。很多事,你努力过,才会有心得。”公子小白笑了起来,“你还小,很多路是要走过了,回头才看的出来经历的坎坷。”

“别说我只是小姑娘。”一双极有神的大眼睛,唐悦还真是一汪清潭地纯。“这里如今我说了算。”

“你让路人过来歇脚,可你又放置这些古剑于木桌上,这是明摆着要威胁进来的人。”

“不进来看到这些古剑,又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贾剑。”唐悦想了下,走到摆放古剑的木桌旁。“不贾剑,怎么能找到我们要的不杀之剑呢。”

“弹琴试一下,也许因为这里多了悠扬悦耳的曲调,便会有人进来赏乐顺便找点东西吃,然后就会有人无意中看到这些剑,再然后整个江湖就知道了。”公子小白缘于见着地上摆放着自己从草棚里携带过来的古琴没有人抚奏,而略感了些许可惜,于是提出这样一份貌似很有建设性的招徕顾客而又推销了贾剑一举两得的好方法。

唐悦皱了下眉头,一面点头,并且真的就坐下来,摆弄起古琴来。

三五下之后,唐悦显然有了感觉,脸上的紧张逐渐消退,转而显示出来的是自信。

一阕《关山月》,有点瑕疵,不过整个旋律还是比较完整的弹奏出来了。

公子小白鼓掌,孤掌难鸣,因为整个酒肆的一楼里,就公子小白一个听众。

“我是早上听你奏过一次,凭记忆弹出来的。”唐悦说的很是淡然。

公子小白听来真是油然一股崇敬之情从心里而生,继续鼓掌了下,“想不到你如此聪颖,今天进来吃酒的人,酒钱都算在我头上,我也请你豪饮这里最好的酒。”

“我不饮酒,可是我很乐意你在这里花钱买酒吃。”唐悦收敛了下放松的心绪,咳了下。

剑书本来是靠在说仙楼外的街面上闲望的,伸长脖子见公子小白与唐悦相谈欢,于是又在说仙楼附近的街面上混在伙计们中在街面上没有目标的随意张望着。突然听到酒肆里传出古琴弹奏之声,急忙往回赶。门外已经有一些观众,探头探脑,都是没摸清楚这新装潢的酒肆里在做些什么。

有回来的伙计开始让门外观望的观众们进来消费。

不乏有人对桌面上的古剑感兴趣者。

“你还是去搜找绝世古剑,放在木桌上的这些绝对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一柄。”僮子剑书信誓旦旦。“以我一路走过来的阅历来看,花钱买的古剑绝对都是赝品。”

公子小白对剑书如此老成的一番发言还真有了些刮目相看。

看客们有很多对剑书这个观点是赞同的。

“你是怀疑我西川唐家的能力了。”唐悦有点生气,涨红了脸,“既然我唐家一夜之间能让这破酒肆熠熠生辉,那是我家还是有点实力的。”

僮子剑书有点傻了眼。

“多收藏些利器,找个江湖人来鉴定。这方法应该不错。”公子小白笑着一面拉过剑书坐下来。

“本来我二哥就是这样打算的。”唐悦这回有了点骄傲的横着眉毛。

说仙楼渐次热闹起来,进来消遣的人每人都送了酒,这是公子小白刚才承诺了唐悦的。作为一个公共的吃酒聚餐的地方,整个酒肆有了些活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