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兰花铺谜案-侦破小说连载

xiao81jian 收藏 6 688

给你好看 网络首发



一、稀里糊涂的追捕(上)


原来城不城乡不乡的碧水镇,这些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变得颇有城市风韵了。尽管它的规模不大,但街面上新出现的各种式样的楼房、五花八门的公司、琳琅满目的个体摊点比比皆是。但历史上留下来的古房老街也仍然存在着,仿佛是一种对照。


碧水镇上的过去,生活一向和谐平静,可是近一段时间却流传着一条令人毛骨悚然的传闻:鬼王巷半夜闹鬼。


这传闻,是危言耸听也罢,是事出有因也罢,反正说得神乎其神、活灵活现。虽然是真是假还没有得到证实,但人们却津津乐道。信的和不信的都爱听、爱讲、爱议论。甚至因为观点不一致,双方争得面红耳赤。然而不管是信的还是不信的,一到天黑谁也不走这条巷子了。倘若夜里有事要经过鬼王巷,那就宁可绕着走。


鬼王巷成了死巷。


鬼王巷这名字,本来就带着几分恐怖色彩。听起来不怎么吉祥。它所以叫鬼王巷,是因为寄骨寺就坐落在这小巷的中间。寄骨寺里供的是地藏王,地藏王就是鬼王,小巷就以鬼王命名。


过去,寄骨寺是寄放死人尸骨的地方。谁家的人死了,由于某种原因(比如等待远方的儿女或亲人的到来)不能立刻下葬,就把尸骨暂时放在大庙里。死人也像住宾馆一样,分等级——没钱的人家出不起钱就把棺材放在大殿后边的露天地里。有钱的人家出得起钱就把棺材放在大殿的东配房里。东配房和西配房相对。西配房住活人——看庙的和尚;东配房住死人——寄放的尸骨。活人和死人门对门,这事听起来就够瘆人的。


实行火葬以后,寄骨寺既不寄放死人,也没有了看死人的和尚,这庙便渐渐荒落下来,成了一座荒草丛生的古庙。它的存在,仿佛从人们的记忆里消失了。然而由于近来那些可怕的传闻,不仅使它在老年人的记忆里复活起来,而且也使孩子们了解了这座曾经寄放过千百具死尸的阎罗殿一般的大庙的历史。孩子们特别佩服当年那些和死人门对门住着的和尚,不知那些和尚半夜出外拉屎害怕不害怕。


鬼王巷的西头连着镇里的居民区,东头巷口上连着孤零零的兰花铺。兰花铺下面是渡口,南北是河堤大道。大河在此由南向北游去。太平铺就处在渡口和丁字路口的交点上,是河东河西过渡的人和大路南北来往行人的必经之路。兰花铺的女主人兰花把铺子选择在闹市区之外,是因为她看上了这个商业网络的死角。兰花铺所处的位置虽然孤单,生意却十分兴隆。为了挣钱,兰花不辞辛苦,早晨天刚蒙蒙亮就开门儿,晚上很晚才关门儿。只要有顾客,不论什么时间买东西,她都热情接待。


郑平家住在鬼王巷西头的居民区里,是离兰花铺最近的住户。他家有起早的习惯。虽然现在是暑假,郑平也和平常一样,每天凌晨便起来练剑。他练完剑回来,爸爸已经挑满了一缸水,此时天还没有亮。


爸爸扔给他五块钱:“到兰花铺买盒烟来。”


路倒不远,可郑平心里发怵,不愿意走这条路。


“天亮去不行吗?”


“天不就要亮了吗?”


郑平看了一眼外面:“还黝黑的呢!”


爸爸猜透了他的心思:“不敢走鬼王巷?不要信什么神神鬼鬼的。那些都是编出来的。就算是真有鬼,按着迷信的说法,鸡一叫鬼也就走了。你没听见鸡都叫了两遍了?”爸爸上来了烟瘾,不抽就难受,“练武术的人还怕鬼,没出息!”


郑平心里还是犯嘀咕:“我上次不是跟您说了吗?”


“碰见鬼的事?那一定是你的错觉。”


“别人也说碰见过。”


“那是以讹传讹。说得越玄乎,越能引人注意。美国人都从月亮上抓回了几把土,可你奶奶还说广寒宫里住着嫦娥!”


郑平只得拿着钱走出门去。他一边走一边想,觉得爸爸说的有道理。但他也并不认为那两次在鬼王巷的可怕经历是错觉,那是他亲眼看见的……


此刻虽然是凌晨,鸡也叫了两遍,人说,鸡一叫,什么鬼都得赶快回家,不然太阳一出来就会被太阳熔化;但他路过庙门的时候,仍然感到脊背发酥,头发直竖……


郑平走出鬼王巷天还没有亮。兰花铺黑着灯。他很佩服兰花的胆量,敢一个人住在这巷口上。近前一看,门虚掩着。他想推门进去,又觉得有些冒失,便站在门口喊:“兰花姐,我要买盒烟!”


里面没有答应。


等了一会儿,他又喊了一声,里面仍然没动静。


天边露出一点模模糊糊的白,地上的景物也显出模模糊糊的轮廓。他向铺子的周围环视,一个人影都没有。静得可怕。到河边提水去啦?他走到堤岸边。黑黑的河里,光斑一隐一现,好像水里的怪物在眨着眼睛。那条摆渡的木头船静静地拴在码头上,船倌儿李歪脖儿还没有来。迎着东方的堤坡,仿佛抹上了一层凝血般的暗红。堤上、堤下、船上都不见兰花的影子。


郑平回到铺子门前,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反应,便推门进去。外屋黑糊糊看不清什么,里屋的门也是虚掩着。他稍一犹豫,把门推开一道缝儿,伸头往里一看——兰花睡在炕上,好像没盖被子。他的脸陡然涨红起来,他责怪自己的冒失,不该未经允许就进屋。


他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爸爸忍着烟瘾在屋里来回踱步,见郑平进屋,便不满的说:“怎么去了这么半天?”


“没开门,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


“烟呢?”


“等了一会儿还没有开门儿,我就回来了。”


爸爸疑惑地看着他说:“不会吧,兰花做买卖,一向不辞辛苦,每天都是天一放亮就开门。你是不是不愿意走鬼王巷没去呀?”


“去啦,门关着。”


“你没叫吗?”


“叫了,她好像是睡着了,我叫了两回她都没有答应,我就回来了。”郑平没好意思说出看见兰花睡觉时的情景。


爸爸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心里对儿子有些不满,连盒烟都买不回来。


到了吃早饭的时间,郑平妈刚放好桌子,外面突然响起了嘈杂的声音。一家人还没闹清是怎么回事,一条警犬如风似箭般地闯进室内,一口咬住郑平的袖子,刷地把他扯到在地。紧跟着,好几条枪口对准他们全家三口,“都不准动!”


警犬教练员急忙拉住警犬,几名警察也慢慢把枪收起来,他们都感到出乎意料,怎么警犬认定的是个孩子?


在警犬的帮助下,搜出来的东西都是郑平的衣服,似乎没有发现他们要找的东西。


这阵势,把一家人吓得目瞪口呆!侦查员齐林盯着郑平被警犬撕破的袖子,上下打量这个十三四岁的男孩,问:“站起来,讲实话,你昨天晚上都到过什么地方?”


“他哪也没去。”郑平妈的声音有些颤抖。


“让他自己讲!”女侦查员姜薇看了她一眼。


“我,我就是哪也没去。”郑平被突如其来的架势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警犬、枪口、公安人员,这都是那对那啊?


“真的那也没去吗?”齐林脸上带着十分不信任的表情。


“真的。”


超过文章来源说明解释期限,给予工分惩罚处理,以示警告!!!

本文内容于 2009-8-23 20:35:32 被枫蓝女孩编辑

3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