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行动 正文 第9章 FS之死

最后的眼泪 收藏 9 9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3.html


L市的气候早晚温差非常大,中午十二点过后,太阳已是火辣辣的晒着大地,此时早已没了寒冬的景象,街面上那些不断流动着的花裙子、T恤裳更是给你一种夏秋季节的假象。

郑雄身着休闲服,戴着一幅墨镜蹲在街头一家冷饮店里,边喝饮料边冷冷的打量着街面上来来往往的路人,给人一种无所事事的感觉。只是他紧皱的额头还有干燥跳皮的嘴唇暴露了他的焦滤和烦躁。

武天仅仅才失踪了三天,可郑雄好象觉得自己已过了三年。这几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太杂,让他又气又急,一时难以缓过来。焦的是FS和武天杳无音讯,急的是自己仅凭感觉就自作主张将武天拉入行列,而上级的批复还未下来,尽管批复不是问题,只是手续而已,但自己却毫不保留的将自己这个临时组织的任务、目的,以及掌握到的相关线索和真相告诉了武天。要知道武天如果出了问题或者将情报泄露出去,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郑大处长怎么今天有这样的雅致,竟然蹲起了冷饮店”,一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郑雄竟然不知周敏是什么时候进的冷饮店。

郑雄笑着起身招呼周敏,并给她要了一盘果辅。

“你,怎么了?”周敏看着郑雄的脸神关切的问,“是工作上遇到了困难还是生活上遇上了烦心事,如果你还相信我,说说看,或许我能帮上什么”。

周敏的话让郑雄感动,要是放在早年,他或许会将心事讲出来,可现在的郑雄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毛头小伙。他只是淡淡的笑着说:“没,没什么,只是有点不太习惯这里的气候,晚上睡不好而已”。

“是吗?”周敏用一种质疑的眼神看着郑雄,不过没有再深入追问,“没事那就很好,对了,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那天晚上送我回家”。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周敏脸颊上飞上了两朵红云,看得郑雄为之一呆,“你,还是过去那个老样子,一沾酒就醉,还是过去那样的美丽”。

周敏的脸更加红了,娇嗔着说:“你还是过去那样的贫嘴,只是,只是我已老了,没人要了”。说完幽幽的看着郑雄,眼里尽是哀怨。

郑雄底下头假装喝饮料,不敢和周敏眼神接触,他怕,怕自己会说出什么不该或者不能说的话来。

有话便长,没话就短。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午饭时间。

“你,能陪我午饭吗?”周敏说话的声音很轻,象是蚊子在哼,小得只能他们两人听到。

“改天吧,好吗?”郑雄看着周敏的脸,低声说:“等会我还有点事要办”。

“什么事不能在饭后去办吗?”周敏显得异常失望。

“改天吧,改天一定陪你”,郑雄抬起手腕看看表,笑着说:“现在我得走了”。

二十时许,夜幕开始降临,街灯开始一长串的被点亮。繁忙了一天的都市人开始放慢节拍,享受着他们期望的生活,夜总会、酒吧、茶室里开始不断的有歌舞声响起,那些做皮肉生意的小姐们开始鱼跃着出现在各个大厅。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灵猫反恐”总部此时却一片肃静,临时作战大厅里郑雄正不停的一张纸上勾画着什么,搭档陈保也愁眉苦脸,一支接一支的在抽着闷烟。

“行了,把烟灭了”,许久之后,郑雄终于推开桌上的纸,丢下笔问陈保:“现在几点了”。

“二十二点十分”。

“好,立即通知刘彪准备行动”。

十分钟之后,两辆被遮掩得严严实实的金杯车鱼贯从反恐临时总部滑了出去,直扑绿荫潭江正勇花园别墅。

在离别墅不到一里地附近,车辆在一僻静处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将步话机调到一个少有人用的频道上,并加装了扰频器。除了留下吴晓天等两人在车上负责警戒之外,其余的十五名参战人员全部一律黑衣黑裤,而且子弹上膛。

临出发前,郑雄再次强调了纪律,“这次行动的目的一是解救武天,二就是秘密抓捕江正勇。不管成功与否,行动一定要迅速,且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交代清楚任务后,按事先分工,十余条影子眨眼间就消失在夜幕里。

“1号,1号,遇上麻烦了”,郑雄步话机里传来刘彪焦虑的喊叫声,“别墅里养着七八条狼狗”。

“娘的,果然不出我所料”,郑雄小声说:“你先把警戒的守卫干掉,狼狗的事让2组解决,他们带了麻药还有狼狗喜欢的食物”。

几分钟后,步话机里再次传来清晰的喊声,“1号,1号,我是2组飞鹰,狼狗已经解决,可以前进!”

郑雄和陈保爬上花园别墅围墙向院内望去,果然有七八条狼狗倒在地上正在被清理。

“各组仔细搜索,除了江正勇之外,其他不法人员一旦发现我们踪迹,一律清理”,郑雄冷声下了命令。

“该我们出场了”,郑雄说。

“恩”,陈保点点头。

“怎么,有什么不对劲?”郑雄从陈保的声音中察觉出了意样。

“我总觉得今天晚上好象会有什么意外”。陈保看见郑雄正用白眼看他,只好尴尬的笑了笑,小声说:“我就是直觉而已”。

“没关系”,郑雄说:“凭我们这几号人天下哪里都去得”。

两人不在说话,端起早已安装了消声器的八五突击步枪开始搜索前进。

“妈的,你们两人耍赖,输了还偷牌”,一间屋子里,一个粗大嗓门正嚷叫着,“欺负老子喝了酒眼神不好使,拿钱拿钱”。

显然,屋子里是看家的小弟们在赌博,而且正在发生争执。

“上”,郑雄向陈保比了个手势,令其摸过去查看屋子里究竟有多少人。

“哐”,前进中的陈保一不留心碰倒了门口摆着的酒瓶,酒瓶滚出了老远。

“谁!”屋内瞬间安静下来,紧接着,四个赤裸着胳膊的彪形大汉手持五四式军用手枪冲了出来。

隐在暗处的陈保额头冒汗,他有些茫然,不知该出手还是继续隐藏。

“瞄”,不远处一只猫恰到好处的叫了一声。

“娘的,是猫”,一大汉愤愤道:“大惊小怪,我看你们是越来越象娘们了”。

“走走走,继续玩牌”,四名大汉再次回到房中进行他们的赌博。

陈保从暗处转出来,对郑雄伸了伸舌头。

郑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草图,用手臂上的小手电筒照了照,然后迅速向左侧移动。

“砰,砰”,别墅里突然发出两声响亮的枪声。

“怎么了?”郑雄在话机里问。

“报告1号,有目标发现我们,现在已经解决”。

先前跑出屋子的四个大汉听到枪声已经丢了牌,冲了出来。

“日!”郑雄骂了一句粗话,立即和陈保一起扑向四人。

“砰、砰、砰、砰”,还没等四名大汉反应过来,两人的枪已经同时响起。

血,艳红,四处乱溅,没有人呻吟或者挣扎,每一枪中的都是眉心,绝无半丝偏差。

“所有人听着”,郑雄对着步话机喊道:“行动已经暴露,不得留下任何活口,务必最快速度清理现场”。

“1号,别墅院子草坪里发现异常”,小组成员在步话机里喊道,“似乎有尸体在此被掩埋”。

“挖出来,把最后结果报我”,郑雄和陈保继续在别墅里搜索,以期发现武天在这里出现过的任何蛛丝马迹,可遗憾的是这里除了藏匿有几十公斤海洛因之外,根本没有他们想要寻找的东西。

“老大”,步话机里传来刘彪略呈兴奋的嗓音,“是FS”。

“说明白点”,郑雄冷声问:“什么是FS?”

“是他的尸体,他的尸体”。

“日,怕什么来什么”,陈保低声骂了一句,低着头跟着郑雄向别墅院子草坪跑去。

掩埋FS尸体地,作战成员已经开始在拍照、提取现场相关痕迹物证。

郑雄仔细查看了尸体情况之后,下了最后命令,立即撤离现场,通知公安局来善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