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踪谍影有情天 正文 五 北京城李元荣的家里

梅戈 收藏 2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




喝着茶,李元荣还是感觉心绪不宁,自从张德光师徒上次入府行刺,家里的保镖除了死伤的那几个,其余的几个都跟着祁云鹤去追杀张德光师徒了,为此,偌大的李府除了内眷和两个亲信子侄,就剩下管家曲金益了,李元荣认为家里这样非常不安全,如果再来了其他强盗怎么办?这几天各种事都忙,也没时间问找新保镖的事,现在喝着茶,李元荣觉得这事不能再耽误了,他放下茶碗向外面喊了一声:“老曲!”

守在书房外的丫头小红轻声答道:“老爷,曲管家在跨院吃饭呢!”

李元荣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他吃饭我还不知道吗?现在我有事找他,你赶紧快点儿去给我把他喊来就是了!哪里要你说那么多废话?!”

小红不敢还嘴,赶紧答应了一声是,小跑着去了跨院。

不过两分钟,曲金益也小跑着到了书房外:“老爷,我来了,您有事吩咐吗?”

李元荣咳嗽了一声道:“你进来,我有话问你!”

曲金益应了一声是,挑开门帘进了书房。

李元荣瞧了瞧他问道:“老曲,老祁他们走了有十几天了吧?”

站在桌前的曲金益立刻陪着笑脸答道:“可不是,今天已经是第十二天了!”

李元荣脸上一黑,沉着脸问道:“那让你办的事你办的怎么样了?”

曲金益马上道:“您是说找新保镖的事吧?我从您一吩咐就开始托朋友去找了,可现在愿意吃这碗饭的人越来越少了,那些有本事的人现在是更愿意到军队里去混事!”

“咱们不是给的待遇很高吗?”李元荣有些不满。

“可现在当兵油水很足,愿意干保镖的就少了许多!”瞧着主人的脸色,曲金益小心地回了一句。这些日子,主人心情很不好,动不动就爱上火,要不是看在这里挣得钱多,曲金益真想袖子一甩不干了。

“好了,好了!那你就说找到没有吧?”李元荣明显的有些生气。

“找是找到了几个,可他们得过个两三天才能来,这些人目前都没在北京,最快能来的那个也要后天才能到!其中两个是武林中的高手,另外两个是使快抢的好手!”曲金益一边说,一边看着主人的脸色。

李元荣听说已经找到了几个,心里感觉踏实了些,脸色缓了缓他换了一个话题问道:“那买枪的事儿怎么样了?”

看主人的脸色不那么黑了,曲金益脸上也又有了笑容:“通过德国商行买了两支德国克虏伯造的二十响,全是一码新,每支枪配三百发子弹,一共花了一千块钱!明天交货!”

李元荣听完笑了,赞道:“行,不贵,值!”

曲金益看李元荣笑了,又接着道:“另外我和商行里的斯密勒先生还说好,让他再给弄三支小手枪,您和两位少爷一人配一只防身用!这三支枪大约也要小一千块钱!”

李元荣点点头:“好!这事办的不错,如果祁云鹤他们也早点儿弄些枪用,这回那姓张的老小子就跑不了!”

“是,是,是!可老祁他们这些人就是怪,一天到晚总是要讲什么江湖规矩,如果早听了老爷您的,这回咱们能死伤那么多人?这些人就是脑筋老!”曲金益附和着答道。

“唉!这事也怪我,这张老头儿有两三年没来,我还以为他死了呢!没想到这回他又来了!真是他妈的!”李元荣骂了一句又问道:“这两回跟着他来的那小伙子查清了是谁没有!”

曲金益摇了摇头:“没有,这小伙子每次来总是蒙着脸,看不清!”

李元荣又点了下头:“这小子是个祸害,张老头儿没几年活头儿,可他要接着来就是麻烦事!但愿老祁他们能找到他们的老窝除了他们,不然总是咱们的一块心病!”

曲金益应了声是,李元荣从桌上拿起烟盒抽出一支吕宋烟问道:“老曲,你说老祁他们这回能找到这张老头儿的老窝杀掉他们吗?”

曲金益低头想了想道:“不好说,这张德光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老祁他们五个人如果当面锣、对面鼓的和他干,未必能干的过他,何况这张老头儿还有了帮手。老佛爷回京的那一年,这张德光不是还到宫里去行刺过吗?几十个宫里的侍卫硬是没能拿住他,最后还是硬让他伤了几个人跑了,这事您不也知道吗?”

李元荣点燃吕宋烟抽了一口道:“但愿老祁他们能偷袭得手,别再讲什么江湖规矩!”

曲金益点点头:“老祁他们走时到是也心思活了,关键还是您给他们下的那死命令,依我看,这回如果他们杀不了那张老头儿,他们几个也就没脸再回来了!”

“嗨!我这也是不得不这么办啊,不然咱们这府里怎么安生?想想老祁他们,少的也跟了我七八年,多的象老祁更是跟了我二十年,但如果任由张德光这么闹下去,我是早晚得死在这张老头儿手里,这老东西是不杀了我不算完啊!”一说到张德光,李元荣眼里露出一股又恨又怕的神色,牙也咬得咯咯响。

“老爷,这老张头儿也是听不进人话去,您犯不上跟他一般见识,这和洋人打交道的事,您是奉了上面的旨意!老佛爷让您去,您敢不去吗?这老东西却把帐算您这里了!”曲金益看主人恨得牙直痒,顺口就劝了一句。

李元荣叹了口气,道:“好了,这烦心的事先少说,不过老祁他们一直没回来,我倒是很担心,看样子他们恐怕是有点儿凶多吉少,所以找保镖的事你还得抓紧,这家里不能没人手!光靠警察厅每天在大门口派的那两名警察,这府里还是很不安全!”

曲金益忙脸色一正:“老爷,我明白,这事您就放心吧!”

李元荣瞅了瞅曲金益,道:“这些日子你也满辛苦,等这些事都办妥了,我让柜上给你拿二百块钱,您到前门外去乐呵乐呵!”

曲金益一听主人有赏,忙给李元荣鞠了一躬:“我这里先谢谢老爷了!”

李元荣挥挥手:“好了,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喊你!”

曲金益答了声是,躬着身子退了出去。

李元荣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可还没等他把茶碗再放下,曲金益又跑着回来了:“老爷,桂侗桂大人来了!”

这桂侗和李元荣是死党,两个人向来不避嫌,谁到谁家去都是直接进,直接出,不用门房通报。李元荣听说桂侗来了,一个请字还没说出口,桂侗已经挑着门帘进来了。

“怎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看着桂侗的脸色不怎么好,李元荣抢先问了一句。

“嗨!”桂侗瞧了瞧李元荣,嗨了一声点点头。

“小红,给桂大人上茶!”李元荣冲曲金益一挥手,喊着丫头给桂侗上茶。

曲金益给李元荣鞠了一个躬,又给桂侗施了礼,脸上挂着微笑走了。

等小红给桂侗上好茶,李元荣小声吩咐道:“在外面看着点儿,有事儿警醒些!”

小红痛快的应了一声是,向李元荣抛了一个媚眼,李元荣没理她,向桂侗再次问道:“真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桂侗点点头,看着小红走出去低声道:“下午我去了荫昌荫大人那儿,荫大人向我透露,外蒙库仑活佛那些王公贵族,最近有意向政府输诚,想取消独立,开始我还不信,以为他是在跟我开玩笑,但看他神色又不像。可等到了晚上,我在六国饭店遇到了外交部的陈司长,他说政府和俄国、外蒙古,就这事这一两天就要正式签一个《中俄蒙协约》,外蒙正式宣布取消独立,这我才知道,荫昌大人说的的确是真的!”

李元荣听到这里,心里感到非常慌张,颤声道:“那皇上复位的事岂不是又失去了一个强援?那可怎么是好?!”

“谁说不是呢?”桂侗说着说着站起来道:“本想外蒙先称独立后内蒙再跟着闹,两下里一合兵,再兵出张家口就可以直接杀到北京,那时皇上就可以复位了,可这一下,如果外蒙宣告了取消独立,内蒙的这些王公大臣恐怕就得要瞧瞧风头了!”

李元荣颓废地在椅子上一靠:“皇上退位的时间越来越长,那些人对大清的感情就越来越淡,前几天步军统领衙门的江朝宗还暗示我,要我离宗社党远一些,看来皇上复位的事,不是那么容易操作的啊!”

桂侗脸上一变色,狠狠道:“这江朝宗,他没拿过大清的俸禄?没受过皇上的恩典?怎么现在一踏上共和的船,对前朝就一点儿情义都不讲?”

“哼哼,谁让袁大头的腿粗呢?甭说江朝宗这般老袁的死党,就是你们旗人里头的荫昌,还不是也死抱住袁大头的大腿不放?现在都风传着老袁想当皇帝,既然老袁也想当皇帝,他们对咱们当然要看紧些,你进门时不是没看见,门上这两警察,明着是说因为有人行刺我来保护我,暗里不就是监视咱们吗?”

李元荣话说到这里,桂侗未置可否,自己家附近这些日子不也总是有人探头探脑吗?所以他没接李元荣的话,而是问道:“祁云鹤他们追杀那张德光的事怎么样了?有消息吗?”

李元荣摇摇头:“恐怕是凶多吉少,那张德光可不好对付啊!”

桂侗唉了一声问道:“你让老曲买枪的事怎么样了?新保镖何时能来?要不要先从我府里头调两个人过来?”

“枪的事基本搞定了,一共买了五支,老曲说新保镖后天就有人可以来,那两个枪手自己也有枪,你那府里人也不多,大哥的好心我谢谢了!”

桂侗惋惜道:“如果你这里也早象我那儿一样预备上几支枪,这回张德光来就不会伤了这么些人,祁云鹤这些人也是,太固执了!”

“亡羊补牢,未为迟晚,这回也算给这些讲江湖义气的好汉们上了一课,不过这枪的事咱们也得小心,别让老袁那些人找了借口,说咱们私藏军火就麻烦了!”

“是,是,是,老弟你说的对,不过几支短枪用来防身、看家护院,江朝宗那些人也不会那么不讲情面,毕竟咱们还是一起混过事的!”

李元荣点了点头,桂侗抿了一口茶继续道:“最近辫帅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什么太好的消息,虽然他也口口声声说是大清的忠臣,但他毕竟也是老袁的北洋一系啊!只要有老袁在,他是不会有什么太大动作的,但有消息说,最近他跟德国人走的比较近,德国人还暗地里给了他一批军火,看来德国人挺支持他的,看来对辫帅,咱们还是要拉紧些,那样的话,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辫帅可是个大力量啊!”

“那是,那是,这些事,还是老弟你主意多!”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