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未来作战系统成巨无霸工程 部分战车项目取消

天孤 收藏 0 81
导读: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取消了陆军标志性项目-未来作战系统(FCS)计划中部分作战车辆的研制。国会和全国各地的陆军支持者无不感到错愕,而陆军内部的部分人却暗自庆幸。对于陆军参谋部而言,这件事值得开香槟酒庆祝有些言过其实,但取消一些作战车辆项目对他们来说确实有些道理,并且还有可能因祸得福。在此提供一些原因,仅供参考。 首先,该计划已经成为一个巨无霸工程,总成本在短短几年内已经从10年前的大约920亿美元,以跳跃的方式猛增到目前的2,000多亿美元,并且这个数字未来会不会继续增长还无法预测。(在2006年

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取消了陆军标志性项目-未来作战系统(FCS)计划中部分作战车辆的研制。国会和全国各地的陆军支持者无不感到错愕,而陆军内部的部分人却暗自庆幸。对于陆军参谋部而言,这件事值得开香槟酒庆祝有些言过其实,但取消一些作战车辆项目对他们来说确实有些道理,并且还有可能因祸得福。在此提供一些原因,仅供参考。


首先,该计划已经成为一个巨无霸工程,总成本在短短几年内已经从10年前的大约920亿美元,以跳跃的方式猛增到目前的2,000多亿美元,并且这个数字未来会不会继续增长还无法预测。(在2006年陆军估计该项目需要2300亿美元。)


回想起来,陆军领导层在项目启动之初,试图建立一套无所不包的,采用前沿技术的成套装备。这无疑是一个豪赌,它将“由于过于庞大而不得不停止”。陆军不允许用多个项目来分解并替代这个 “死亡”项目,由此未来作战系统成为该项目最终的计划。未来作战系统包括多层次的通信系统,同一种战斗车辆的 8种不同车型,导弹和一套地面传感器。未来作战系统的全套设备计划在2015年配装未来作战系统实验旅。


在另一个时间,这样一个完整的项目包由不同的国防部长提了出来,尽管还是如前那么昂贵。当这个项目构想出来以后,即使不考虑多种因素,也可能无法预见项目未来的发展,这将会使这个大规模项目包变得越来越站不住脚。


首先,通过配装一种设备(或者系统)就能够实现自身转型的观点同未来作战系统最初的承诺一样,令人感到唐突和意外。虽然“转型”在布什政府的最初几年成为一个热门的小标语,但历史表明,当军队配装了新型装备和采用了新的学说后,必须对新的装备和学说进行长时间的试验、培训和教育,因此部队的转型是一个递增的过程。“打包批发”式转型的前景即使在陆军内部,目前也引发了质疑。


此外,在牺牲陆军其他部队的前提下,专注于某一特定类型的部队-未来作战系统实验旅,必然会削弱整体转型理论。因为似乎陆军会出现这样一个局面,除去个别顶尖作战旅以外,其余的部队将沦为未来作战系统同实验旅“贫困的表兄弟”。


陆军中的一些人根据对以前新概念的经验,认识到未来作战系统采用的技术将会以“零售”的方式逐步应用于整个陆军。前任参谋长,皮特·斯库麦克尔将军上任伊始时,就强调指出,未来作战系统不是一个单一的系统,而是一个多种技术组成的“家族”。这些技术中某项技术在成熟以后,就会从中剥离出来,独自应用到整个部队。斯库麦克尔将军这种认知是正确的,并且正在施行。这种思想同样也不会改变陆军走向分裂。陆军将逐渐成为一支由转型部队和旧式部队组成的部队。转型部队和旧式部队彼此割裂,两者信息化程度相距很大。


此外,未来作战系统的网络、传感器以及该项目其他一些无形资产尽管使人们对未来陆军的转型充满了期望。但是,由于该项目给世界各地的技术专家带来的难题已经广为人们所熟悉,这给公众对陆军转型的期盼蒙上了阴影。在未来作战系统计划中,广为宣传的是系统的“硬件”,即各种战斗车辆本身,而不是无形的软件,这种现象是该计划的一大特色。事实上,各种软件才是整个未来作战系统项目中最具有创新性的内容。


然后整个世界都变了


最后,另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是,陆军的“转型”计划无法跟上现实世界中政治和战略形势的转变。在未来作战系统设想不断发展的10年间,世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该计划的构想源于“远征行动”成为军事行动新潮时尚的时期。当时一项重要的理念是把陆军部队迅速的投至海外,进行短期的决定性的战争。这种理念影响和推动了系统的初步设计。事实上,虽然,迄今为止,“到达那儿”的重要性已被证明不亚于“驻守那儿”。坦克,特别是艾布拉姆坦克,在城市战的表现远高于预期。在城市作战中,重型装甲无疑成为救生的资产和宝贵的战斗武器。这使得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些错误观点随即倾覆。为了实现迅速部署,陆军的规划者企图压缩未来作战系统战斗车辆,使得各种车辆能够用C - 130战术运输机运输。根据这种错误思想进行的战斗车辆设计,被广泛的认为非常脆弱,不能用于实战。由于早期的公共宣传,“知识和速度”在战斗中可能取代装甲的保护,这样一种看法曾经甚嚣尘上。当陆军已经开始努力的克服自己制造的两个麻烦,逐渐回归到传统,其中包括陆军装甲部队通常由海路部署,而不是乘飞机部署;目前的车辆原型在防护方面比早前的设计性能更好。作战车辆太轻不足以担负作战任务以及过于依赖对理想的情报支援不切实际的假设等观念正在缓慢的消逝。


我们对战争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或者是在“战略停顿”的日子变得更加现实了,(2001年911事件对美国全球战略有极大的改变,美国认为,「能力近乎匹敌的竞争者」(peer competitor)在2015年以前不会出现。因此,美军遂产了所谓的战略停顿(strategic pause)的概念,以节制全球交往,取消目前或下一代武器系统的研发与采购,裁减部份兵力,减少国防基础建设,以因应兵力转型的需求),而此时未来作战系统概念正不断发展。作为我国主要地面作战部队装备体系的一项设计标准,这种“远征性”观念将不再那么重要,但并没有完全消逝。进行一场短期的决定性的战争的思想与当前的作战环境和实战经验相比,已经相形见拙,开始退居次席。由于现实的战争实践与我们的理论相比,再一次变得更加复杂。是否为同陆军一样复杂的部门提供一个大型的独立项目,这样一个想法很有问题。尤其是当项目远远超过了预算,而且已经需要进行结构调整的时候。在最近对生产抵御地雷伏击车辆(MRAP)和购买更多的无人驾驶飞机的争夺战中,记得盖茨声称,为价格昂贵的战斗车辆配备专用底盘是应对未来挑战的最好方法。这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


不幸中的一线希望


现在,还有一线希望。首先,虽然作战车辆项目遇到挫折,网络系统作为未来作战系统项目的“至宝”还是得以保留。由于作战车辆不仅为可能的网络提供平台,还供应电力,这使得网络中的一些关键环节需要进行修正。第二,经过这么多年的伊拉克战争,陆军确实需要一种满足当前需要的战车,以取代目前已经破旧的艾布拉姆斯坦克和布雷德利战车。国防部长也承认这种需求很迫切。今天,陆军理应有很多资金支持,因此国会和政府必须就重新设计作战车辆的问题举行一次有益的听证会,以便解决相关的问题。只有这样,陆军才能够迅速采取行动,重新规划该项目。当然,陆军参谋部的“灯”要比平常“亮”的迟一些。一些开发资金只有追回后,才能进行重新利用。


最重要的是,重新审查作战车辆设计的大门现在已经开启,这是提升陆军整体能力的必由之路。针对作战车辆原型的大量研究已经完成,新技术已经投入应用。一些未来作战系统更近的研究显然适用于任何未来的作战部队。例如,无论战斗车辆上的装甲多么厚,主动防御系统将是必要的。研究和开发团队抛弃了战斗车辆必须满足C- 130战术运输机型运输,进行“箱体”设计,构思拙劣的需求,开始集中精力研究诸如35-40吨的车辆等装备。这种车辆可以得到更好的防护,提供大量的电能,具有良好的网络链接和较低的燃料耗损率。相较而言,这种车辆的较轻型号在上述各方面都不及较重的型号。新版战车可能看起来很像目的未来作战系统的车辆模型,只不过重了一点,更具有作战能力。鉴于艾布拉姆斯坦克和布雷德利战车目前的使用率,军队不需要浪费任何时间,重新启动一项新型战斗车的开发项目。


最后的教训是系统配装部队的方式- 至少包括地面作战武器配装部队的方式-逐渐开始改变。新系统是采取渐进的方式,被所有的陆军部队逐渐吸收,转化成自身的战斗力;还是组建一些高级别的作战部队,作为系统配装的试点。陆军对此一直存在争议。倾向于第一种观点的理由是,一个全面的部署计划尽管来的慢,但会使陆军各部队保持原有的依存关系,增强整支陆军的战斗力。倾向于后面一种观点的理由是,一些精干、超现代化的作战部队将成为陆军其它部队的“先锋”,起到试点和带头作用,先“富”带动后“富”,最后实现共同“富裕”。(实际上,陆军选取目前的旅级编制体制,未来作战系统计划在其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陆军未来装甲车辆需要进行重新设计的思潮开始风起云涌,盖茨的决定会使项目的规划者和军方高级领导人再次审视一些与陆军转型相关的基本设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