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林广记上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某县令惧内,每日在夫人河东狮吼中疲于奔命,欲改变现状而无力。师爷献计曰:“本县衙衙役、捕快个个孔武有力,料想不会惧内。老爷可以向他们请教制服老婆的方法。”县令大喜,忙令升堂。三班衙役到位后,县令曰,诸君中怕老婆的全部退后,众衙役轰然退到大堂后面,只有一人立在原地不动。县令让众衙役退下,唯独留下此人请教驯妻之道。该衙役顿时脸红。“老爷,小人也怕老婆。”县令闻之大惊,曰:“那你为何不退到殿后?”“回老爷,今早出门,老婆交代,人多的地方不能去。”


中国人多,又好扎堆,造成拥堵在所难免。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历朝历代都有老婆叮嘱男人不要扎堆。不过,随着人类历史发展,文明程度提高,现代文明社会正在探索以立法的方式根治扎堆现象。据悉,为了抑制日益拥挤的道路状况,日前,《广州市城市交通改善实施方案》历时三年规划,终于获得全国专家评审通过,昨天广州市市政部门透露,这项方案正在抓紧形成最终报告,一旦被广州市政府批准,广州将成为全国第一个收取“道路拥挤费”的城市。其中,长期从事城市道路交通研究的华南理工大学土木与交通学院教授刘伟铭认为,道路拥挤费的收取是合理的,因为道路不可能再拓展,用经济手段改善城市拥挤是我们走到最后采取的最有效方式。而毛宝华教授认为,此举是为了限制私家车出行,如果大家普遍乘坐公交车的话,可能更接受。


对此我非常欢欣鼓舞,多好的党,多好的政府啊,给天下爱唠叨的、耳提面命警告老公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去的妻子撑腰啊。拥挤要交费,用经济杠杆治理拥挤,真是高明。恐怕以后想扎堆也找不到扎堆的地方了。


专家们的意见再次好恶悬念地祭起了“与国际接轨”的大旗,这次轨道连接的是新加坡新加坡的拥挤费已经收了60年。而比新加坡还拥挤的东京纽约伦敦都没收过,但咱们的轨道没和人家接上。其实大家早就习惯了,中国的事只要一和国际接轨,老百姓的钱袋就肯定要“的事”。


其实习惯了的类似事情已经很多了。鼓励完我们买房,要征收物业税了;鼓励完我们买车,提高车船税不说,现在又要加收“拥挤费”了。官员的智商进化到只想收钱了,专家的研究进化到只为收钱找理论依据了,老百姓的智商进化到知道抗议无效不如乖乖掏钱了。于是我们的社会便在和谐中“钱进”。


在中国有个良好的传统,治理等于收费。有以茅于轼为代表的脑袋被驴踢了型的专家的论证,收费从来不愁名目。三月份有个政协委员的“呼吸税”提案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但并没影响到水价要涨,现在“拥挤费”都能通过论证,下一步征收“放屁费”指日可待。


于是,下一步很可能“扎堆”成为有钱人的盛宴。没有钱,想享受“拥挤”都成了一种奢望和奢侈。


其实我写这篇文章不是觉得好玩,我是因为害怕,我一直很害怕,“拥挤费”虽说只向特定人群收费,但这是一个具有破冰意义的可怕的信号。而这个先例一开,以环境治理的名义的各项收费会接踵而来。


生孩子要交资源消耗费,结婚要交嘿咻噪音费(不叫床的免交50%)失业的要交“无业游荡”费,入厕的冲水、消毒、运输、焚化要交“排泄费”,跳楼自杀的要交“占空费”……


唉,治理万岁,万费,万万费。

本文内容于 2009-8-8 14:16:32 被欧阳中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