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卸甲 第一卷 九五入云龙堪虞 七雄并飞虎颉颃 第六章 义正辞严

pengchenhao2008 收藏 4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72.html[/size][/URL] 赵煦不答话,勉力站直了身子,咳嗽声较当初稍止了些,双手抚着喉咙仍是揉,使劲的揉。黄衣大汉等待片刻,待得赵煦停止咳嗽,才道:“如此胆小懦弱之人,也配贵为天子,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瞧当今天下,那是大宋的江山吗?百姓生不如死,民生凋敞。为了你所谓的北上讨伐上京,闹的是家徒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72.html


赵煦不答话,勉力站直了身子,咳嗽声较当初稍止了些,双手抚着喉咙仍是揉,使劲的揉。黄衣大汉等待片刻,待得赵煦停止咳嗽,才道:“如此胆小懦弱之人,也配贵为天子,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瞧当今天下,那是大宋的江山吗?百姓生不如死,民生凋敞。为了你所谓的北上讨伐上京,闹的是家徒四壁,财物窥空。昔年宋军倾巢于辽兵一战,双方将士奋力死拼,结果打了个尸骨如山,血流成河,双方皆是元气大损,俱各惰兴而归。辽兵侵我大宋,手段狠毒残忍,诚然可恨,我军扫其嚣张气焰,也不为过。辽国兵微将寡,人丁不如我大宋兴旺,可个个辽国平民丰衣足食,兴旺生活非大宋布衣可及。这两面年更是广积财富,国家强胜,练兵有素,也非泛泛之国所及。偏是在辽军锐气兴盛之时,你要兴兵开战,这已然酿成大祸,而如今,时隔一年,你又要妄动兵刃。我军元气尚自未复,这兵危战乱年间,不知又有多少人要横死疆场。到时真要是兵败如山倒,满疆死人盈野,我大宋子民可真真正正要当亡国奴了!”



大汉义正辞严,加之心中有气,后来已是越说越响,每说一句话,都有向赵煦逼进一步。赵煦听他侃侃陈辞,看着他凛凛生威的神情,不住的向后退,到退到一堵照壁之上,再也无法后退之时,他蓦地神色一怔,道:“昔年一战,的确是朕之过失,可兵革已然兴起,岂能善罢?好汉世外之人,与这军中打战之事或许不太明所以。古来兵法有云:‘两兵相接,欲战则殆,避战则殆之更甚。’辽兵攻我大宋,其性之凶残,天下谁人不知?朕身为一国之君,坐视生灵受尽辽兵凌辱,心中自是愤懑。其时由太皇太后垂帘听政,朕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汉铁青着脸,道:“那便怎样?”



赵煦道:“其实朝中一切大小事物全由太皇太后掌管,朕只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傀儡而已。朕在位九年,却并未亲临过朝政,后来太皇太后龙驭宾天,朕方才有了施政的余地。正值这时,朕闻到确息,说辽兵要南侵我大宋,朕当时想,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北伐一决雌雄,哎,以致造成今日之罪。”



大汉道:“你这分明是强辞夺理,太皇太后临政年间,百姓兴顺,半刃不举,辽兵偶有南侵,也是江山馁安,大辽并未贪图到什么便宜。你初次上阵,便铩羽而归,却把一切过错推到太皇太后身上。你定是想说‘这是太皇太后留下的乱摊子,及目处千疮百孔,满目疮痍,我是受害者,上辈的事何能由晚辈承担。’是也不是?”



赵煦一惊,道:“大错已然铸成,无可挽回,自知罪孽深重,今日难逃一死。君死不畏罪,只求以谢天下。”说着缓缓闭上双眼,脸上多有颓靡之色。



赵煦这一举动,倒是大出那大汉意料之外,心下一阵沉疑,道:“你不怕死?”赵煦无望说道:“当然怕,只是今日欲不死亦不可得。”神情变的更加萎靡。但瞧其样子,倒十足像个把生死置之度外之人。许久,仍不见对方下手,心下有一丝暗暗惊喜,眼睛立马睁开,道:“朕此时决意出师北伐,也属情出有因。据说上京出现了兵变,一些王公巨僚各自为政,辽兵自相残杀,锐气大减当年。兵法云‘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昔年一战,没有广吸兵家之常,自持一道,天下怨声载道,万民心恢意懒。如今千载难缝的机会,决计不能坐失先着,以慰生灵之望。”



黄衣大汉听他这样一说,转言道:“打战向来兵不厌诈,若这是辽兵为引我军前去的一时权宜之计,岂非又复兵败垂成。我一介武夫,与行军打战全然一窍不通,却也闻得:‘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败;不知彼亦不知己,每战必殆。’你可知我大宋有几斤几两,又焉知辽军有多少甲胄?”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