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魂 正文 第二章:影中影(11)

善梁 收藏 23 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


正是在警笛响起的那一刻,准备再次扑向特娃丝的近腾义吓了一跳。哨声那样疯狂,他只能立即放弃特娃丝,从墙上取下警服,迅速穿戴完毕,什么也不顾地冲了出去。特娃丝被近腾义的关门声和外面的哨声惊醒了,咕哝着翻个身,又朦胧睡去……

不久,街道上的跑步声再次把她从梦中拖出来,就再也不能入眠了。特娃丝懒懒地起床,于是发现了那个天大的秘密。她看到近腾义匆忙出去集合而遗留在厨房条案上的一份文件,拿过来一看,脸立即变得煞白,文件上的那些文字胀得眼生疼。特娃丝非常气愤地想,日本人再也没有耐心,竟然向我们泰雅伸出毒手了!居然要征集泰雅人砍伐泰雅人的森林!她认不到那么多的日本字,呆在屋里,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她想到了麻达。她把文件依旧放在原处,对着镜子稍事整理一下,就决定出门找麻达去了。

雾社街道上十分冷清,特娃丝四顾无人,快步朝驻在所走去。驻在所有个日本警察,她规规矩矩地施了一礼,没敢问花岗在不在,而是问近腾义在不在。警察笑着说:“近腾夫人,您有事吗?”

特娃丝讨厌鬼子如此粘糊,生气地转身离去:“他不在就算了。”

警察讨好地说:“什么事,我可以帮忙的。”

特娃丝边走边推辞:“别,您帮不了的,女人的事……”

警察的笑立即变得有些淫邪了,特娃丝赶紧离开驻在所,转过屋角,在街道上徘徊起来。忽然,她朝前面猛跑,有个人的背影就在前面。特娃丝边跑边叫:“麻达!麻达!”

花岗一惊,回过身来:“我刚刚还看到您到驻在所去了,找近腾君吗?”

特娃丝摇头:“近腾义集合走了,你怎么还在家里?”

花岗一脸神秘的样子,小声说:“他们又有秘密活动,所以汉人不让去。”

特娃丝上前把他一拉便跑:“那就好,快跟我走。”

“在大街上拉手,像什么样子!”花岗用力摔手,却没摔脱,只好跟着她跑。一边跑一边焦急地问:“什么事呀?日本人要是看到了,您和我都会受罚的。”

特娃丝气喘地说:“那也顾不得了……”

进了屋,特娃丝把门关紧,拿出那份文件:“麻达,快看看,日本人要逼泰雅人砍伐木材了。我认不了这么多日本字,你看过就告诉我,他们到底还有什么阴谋……”

花岗紧张地坐下看文件,浑身颤抖,脸色早已变成土灰:“这是哪来的?”

特娃丝说:“昨天,近腾义通宵没睡,就在写这个。”

花岗说:“怎么会落到你手里?这可是日本的绝密文件!”

特娃丝说:“早上一听到集合哨,他就走了。我想他是把这事给忘了。”

“不可能吧?”花岗有些惶悚。“莫非他在试探你的忠心?”

特娃丝焦急起来:“还管什么忠心不忠心!上面到底说了些什么?”

花岗尽量克制地说:“日本人准备调集五百泰雅生番,自己去开发自己的精神家园。日本人认为,泰雅生番有排外倾向,只有用他们自己人去砍伐自己的森林才不会出乱子。上面还说,让泰雅人自己动手很难,要以利益诱之,以武力迫之。只要打开第一关,泰雅人的所谓神圣和自尊就冰消瓦解了……但是,森林还有超常的保护价值……”

特娃丝奇怪了:“保护?你是说他们还会保护?”

花岗解释:“意思是保护性开发,不能一扫而光……咳,我也说不清了。”

特娃丝说:“说不清就不说了,我要立即去见摩那兄长。”

花岗摇摇头:“那还不如让我借出差的机会向酋长报告。”

“真的!”特娃丝大喜,禁不住亲了花岗一口。“你还是以前的麻达哥哥。”

此刻的花岗对特娃丝的亲密似乎没有感觉:“这真是近腾君写的?”

特娃丝肯定地说:“他的字你还不认识?我也没想到他会写这种东西。原以为他是好人,到头来也是个蛇蝎心肠。”

花岗起身欲走,被特娃丝拦住。特娃丝忽然泪光莹莹的了:“麻达,还记得我对你讲的话吗?我把什么都给你留着……近腾义今儿不在家,你不要急着离开好么?”

花岗怔在那儿,特娃丝把那份文件拿到手中,恶意地笑了笑,然后塞进火炉,竟然将文件点燃了。文件轰然大作,特娃丝便朝床上倒去。花岗吓慌了,起身要去抢文件,特娃丝拉住了他。特娃丝脸上一片灿烂,似乎已经把那份文件的事摔到荒坡野外去了。花岗的双腿发软,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也迈不动,特娃丝的妩媚让他心惊肉颤。特娃丝说:“麻达,这一天又一天的,我怕逃不出鬼子窝了。近腾义不在家,你还怕什么?”

花岗张张口,门上却响起急促的敲击声,他的脸煞白了,有些魂飞天外的光景。特娃丝立即指向后窗:“跳出去,赶紧到马赫坡找我兄长……”

看着花岗头也不回地从后窗溜走,特娃丝慢慢去开门。门还未完全打开,外面的人就急切地冲进来将特娃丝死死箍住了,竟然是台湾巡查佐治!特娃丝想给他个耳光,可她的手被压着抬不起来,就随手死命地掐在他的背上。特娃丝是练过武术的,加上她狠到极点地一掐,佐治“妈呀”一声松开了手。特娃丝双眼发红,恶恨恨地说:“还以为你是个好汉,竟然……老实说,你来干什么的?”

佐治的双眼也红了:“你不是说近腾义不在么?”

特娃丝朝床边退去:“那又怎么样?”

佐治逼近一步:“近腾义蛇蝎心肠,可别上了他的当。”

“还有什么,尽管说!”

“多着呢,我也说不清了!”

“好!你既然都偷听到了,那你就不能离开这间房子了。”特娃丝迅速从枕头下摸出毒钉。佐治边笑边退:“我也没想离开呀!碰到美丽的公主,本来连命我都不要了……”

特娃丝气炸了:“伊丽娜说你是条好汉,想不到是个畜牲!就不怕我告诉伊丽娜?”

佐治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既然来了我就不怕!你以为她会相信你吗?”

特娃丝还想说服他:“既然她对你这么信任,你就不应该做对不起她的事。”

“我做了,她不会知道;你对她讲了,她不会相信。就这么简单。”

“可是,你不怕我告诉近腾义,然后割下你的脑袋?”

“你敢么!你和花岗在马赫坡树林里偷情;今天趁近腾义不在家,你又……”

“那好,别啰嗦了!既然你这么无耻,那就来吧!”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