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威东海 第一章 复活的阴魂 第六节 失败的阴谋(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6.html


黑泽计算着,从名古屋到东京,火车大约要运行40分钟。在这段时间内,复制全部文件,按原样放置好,合上公文包,离开房间并装好侧板,时间是非常充足的。黑泽是个完美主义者,他对行动全过程的每一个步骤都进行了仔细研究精确到秒。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他还命令手下在其他新干线列车车厢的侧板墙上连续进行刺孔试验,按照行动计划反复演练,达到闭着眼都能做的程度。


他们特制的注射器小巧灵便,大家用起来得心应手,刺破一节车厢内侧板轻而易举。现在剩下的只有一个问题:需要配制一种特别的麻醉剂,让信使闻到立即陷入昏睡之中。不仅如此,他们需要的麻醉剂还必须具有极强的挥发性,喷射后5分钟能扩散消失,当自己的特工人员进入包厢时保证不会中毒才行。如果使用常见的哥罗芳或乙醚一类的麻醉药剂,由于这两种气体比较刺鼻,在麻醉效果产生前,信使就能意识到,从而导致行动失败。 如果使用毕兹这种失能性毒剂的话,由于车厢密闭剂量掌握不好可能会让信使死亡。


化学专家濑户一郎博士发挥了重要作用。他通过反复试验,终于试制出一种理想的麻醉剂。药剂真是完美极了,易挥发、易保存、催眠作用时间正好为30分钟左右。


黑泽组织了一个车上行动小组,在别的车上用其他旅客进行了秘密实验,效果非常好。对于星期三的行动,大家十分乐观。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他们开始动手了。因为是首次行动,他亲自在信使隔壁的房间里安顿下来,同时还破例地带着一位贵客,这就是濑户一郎博士。 濑户博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研究出的毒气马上就要派上用场了,受好奇心的驱使,他希望能亲自目睹这次的行动,以便直接研究人被化学制剂制服以后的反应。对他来说,除了学术方面的兴趣以外,还有一种亲眼目睹成功的快感。鬼才知道是不是日本的科学怪才都有些许的变态心理。黑泽觉得这次行动不会有危险,才爽快的答应濑户博士去现场观光,并美其名曰“去散散心”!


新干线快车带着特有的尖叫声驶进了预定采取行动的隧道。行动开始了,黑泽的手下用注射器的钢针刺透了隔板,然后开始喷射麻醉剂。为了让药性发挥作用并挥发完毕,他们等了一小会儿。趁着这会儿功夫,他们动作麻利的准备各种工具,为下一步打开信使包房的墙壁做准备。


突然,一种眩晕的感觉让黑泽难以忍受,接着他的眼皮也开始打架,四肢早已不停控制,对他来说轻微的移动都异常的困难。濑户博士也神色异常,他用异样的目光看着黑泽,吃力地说:“怎么回事?” 黑泽终于难以支撑,他竭力控制自己不合上眼。但是他和所有人一样,渐渐失去知觉……


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警察局。原来,车到站后,乘务员发现了这里的异样,看到一伙人手持电钻、锯条和一个警察倒在包厢里(其实是穿着警服的黑泽),以为是出了盗窃案件,马上通知了警方。


究竟是什么让黑泽功亏一篑呢?原来是那节车厢的侧板。谁也不是傻子,中国对于自己在日本的信件安全是高度重视的,信使们乘坐的那节车厢的厢壁从上到下都被中方特工人员加工过,他们与黑泽之间的隔板不是一层,而是双层。这种秘密改装连日方铁路系统都不知道,这隔板颇为特殊,结构呈“H”形,两层隔板之间是空的,其本意是为了防止隔壁的房间听到里面对话,没想到这却救了中国的外交信件。因此,黑泽的注射器只扎透了一层隔板,由于针头不够长没有触及另一层。那一管毒剂,黑泽未能把它喷射到隔壁房间,而只是喷进了中间的夹层。毒剂挥发极其迅速,很快就充满了夹层,然后由钻透的小孔向他们这边冒出来。他们终于明白,这节车厢与他们用作反复模拟行动训练的那些车厢样式不同。可惜,现在才发现,已经太晚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中方的护送人员很快发现了日本人的阴谋,紧接着就是中国外交部的强烈抗议。当黑泽清醒过来以后,他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中了中方的圈套!


盗窃邮件失利,害的杉田被自己的上司骂了个狗血淋头,但他始终不甘心失败,报复心驱使他很快又瞄上了全日空飞往中国的客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