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的最大失误:越过三八线(组图)

世界王牌 收藏 4 185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7_67703_9767703.jpg[/img] 美军越过“三八线”后,继续向朝鲜北部推进。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7_67704_9767704.jpg[/img] 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7_67705_9767705.jpg[/img] [img]http:


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的最大失误:越过三八线(组图)

美军越过“三八线”后,继续向朝鲜北部推进。


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的最大失误:越过三八线(组图)

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的最大失误:越过三八线(组图)


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的最大失误:越过三八线(组图)

常胜心理:“仁川登陆”胜利冲昏头脑


一九五零年十月月二十四日中国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发表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题为《抗美援朝,保卫和平》的文章。文章起首就指出:“朝鲜反侵略战争胜利地开始,大家看到了朝鲜人民的英勇,也看到了美帝国主义的残暴。七月半以后,美帝国主义向南撤退,迅速地把军力集结在朝鲜半岛南方大邱地区,意图引诱朝鲜人民军向其进攻。年轻的朝鲜人民军是英勇的,要一直把美国兵赶下海去。……敌人倚仗暂时强大,有意制造阴谋。”文章接下来指出,“美帝国主义在东方实行麦克阿瑟的政策,利用日本的基地,继承日本军国主义的衣钵,沿袭着甲午战争以来的历史,走吞并中国必先占领东北,占领东北必先占领朝鲜的老路。不过日本帝国主义是用四十多年的时间逐步进行的,而美帝国主义则要在四五年内来完成。”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已经记事的中国人都知道,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渡过鸭绿江,抗美援朝的时候,心里怀着对美帝打过三八线吞并朝鲜的义愤,胸中抱着防止美帝打过鸭绿江进犯中国的决心。所谓中国北大门处于被入侵的危机,“唇亡齿寒”的说法,让整整一代中国好儿女在百年的屈辱中迸发出壮烈的爱国豪情。“打败美国野心狼”的歌声,曲调不仅好听,朗朗上口,而且激越昂扬,充满了正义感和光芒四射的豪情。



在当时的志愿军士兵心中,美国侵略朝鲜是手段,侵略中国是目的,美国鬼子打入朝鲜,不过是要以朝鲜为跳板入侵中国。后来韩战以和谈宣告结束,但是中国人对这场战争的认识丝毫不改:朝鲜战争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胜利宣告结束,中国人民通过入朝参战,阻止了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新侵略,从而给了美帝国主义一个教训:站起来的中国人民不是好欺负的。



在美国方面,事情似乎正好引证印证了中国的说法。很久以来美国舆论对韩战就是一片反省之声。不过仔细研究,却发现这些反省并非针对联合国军出兵朝鲜反击侵略,而是集中在美军在三八线以北对中国军队作战上。那句美国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拉德利(Bradley)对美国总统杜鲁门说的话,至今不仅在中国的韩战版本中广为流传,而且也是美国人反省韩战的代表性说法。那句着名的话说的是:韩战中与中国军队的开战是“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的“冷战”系列电视片在第五集“韩战,一九四九—一九五三”中,不仅专门指出美军跨越三八线进入了北朝鲜,同时加了一句在美国的这类文献片中极为罕见的价值判断性语言:“麦克阿瑟的战争目标,从现在开始显示出侵略者的热情。”美国反战舆论比较一致地认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从麦克阿瑟的军队进入北韩起,美国从防卫者变成了侵略者。



美国从未反省他们打胜了的战争例如太平洋战争,例如对日本实施原子弹轰炸。美国对战争的反省程度与战争的失败程度成正比。韩战之外,最明显的例子是越战。美国民间舆论似乎颇有“胜者王败者寇”的倾向。且不追究是什么因素导致美国总是反省他们认为自己失败的战争,美国对韩战的反省是否起因于他们的侵华图谋没有得逞?



美国宪法规定,美国的国家安全档案在经过了一定的安全保密时限之后要解密,以便使人民了解情况。然而我在韩战四十多年之后解密的美国政府有关韩战的档案文件中,没有找到相关的任何记载。



事实上,无论韩战期间,还是韩战前,无论美国公开的或秘密的文件,还是各种媒体的报导、各类学者的着述,都没有任何“入侵中国”的证据。然而却有无数的历史资料证实:美国出兵朝鲜,最直接的原因是为了阻止北韩对南韩的进攻和吞并,同时为了防止共产主义世界的扩张。



但接下来的问题是,既然出兵是为了反对入侵南韩,防止共产主义者扩张,美国为什么在收复南韩之后并没有停战,却进而跨越三八线,把战争扩大到北朝鲜领土?这是韩战研究中不能忽略的一个问题。


联合国在金日成发动韩战的第三天就决定出兵朝鲜,但是由于对金日成部队的军事势力估计不足,美军中普遍存在着轻敌思想。开赴朝鲜的美军从上到下,都没有料到他们将在那里呆很长时间。美国当年赴朝参战的陆军中尉伯西回忆(BUSSEY)说,“我们被告知带上我们的运动器材,留下其他所有的东西。因为我们也许只离开六个星期,去到战场上表现一下我们的实力,然后那些韩国佬就会撤回三八线以北,我们就能回家了。”



美军不仅没有想到他们从此三年不能回家。由于沉浸在欧洲柏林空运对苏联社会主义阵营抗衡的胜利的喜悦中,他们更无法意识到那次出兵,将是冷战时代美国在亚洲地区一路失败的开端。



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韩战爆发近三个月时间里,在金日成的军队排山倒海的攻击下,美军和南韩军队一路向南溃败,一直退到釜山半岛。身后就是大海,再退一步,南韩就将从世界版图上消失了。如果不是一个大胆的军事行动,美军将在朝鲜遭受建军以来最乾净利落的一次大溃败。



但是九月十五号,美军出其不意在朝鲜半岛的细腰处仁川登陆,将金日成的北韩人民军一切两半,同时切断了南部北韩军队的退路。北韩人民军的乘胜追击立即转为溃败之势,第三、第八、第十二陆军师被全部歼灭。战局在一天之内急速转变。



同一天,北韩司令部命令所有外国人(主要是苏联人和中国人)以及党政干部立即撤离他们早已占领的南韩首都汉城。苏联专家顾问优先卷席逃走;在汉城议会大厦已经开始做升迁梦的北韩共产党干部们竞相抢夺任何机动车辆上的位置,仓惶逃离汉城。一辆满载共产党精英的火车,刚出汉城即遭轰炸,伤亡惨重。北韩军事指挥中心在突然攻击中措手不及,一片混乱。他们的情报部门先前料定的是:在仁川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军事登陆是不可能的。(顺便说一句,这就是中国当事的外交部长周恩来在“抗美援朝,保卫和平”一文中所说的所谓美国“意图引诱朝鲜人民军向其进攻”,“倚仗暂时的强大,有意制造阴谋“的真实情况。)



在一片欢呼声中,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找回了先前的信心。


南韩首都汉城收复后,九月二十八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在大韩民国政府的议会大厦前的汉城收复交接仪式上做了演说。他的演说意气风发:“承蒙仁慈的神的眷顾,我们军队战斗在人类最伟大的希望与感召的旗帜之下,联合国解放了朝鲜这个以往的首都。这个城市已经从共产主义统治的专制下挣脱,它的人民再一次拥有机会,为了个人的自由与尊严,保持自己不变的生活信念……”。



当麦克阿瑟将军宣布将南朝鲜再度交还南韩总统李承晚时,议会大厦前的南韩军队一片狂欢。李承晚在经久不息的欢呼声中说,“我们赞美您。作为我们民族的拯救者,我们爱戴您”。



李承晚这话应当发自肺腑。从六月二十六日到九月底三个月时间里,北韩的大规模武装入侵已经造成南韩十一万多人死亡,十多万人受伤,五万七千人失踪,三十一万多个家庭毁灭,二十四万多个家庭家破人亡。李承晚作为南韩总统不可能不在满目疮夷的废墟上痛心疾首,并在失而复得的国会大厦前感慨万千,悲喜交集。



联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旋即向新闻界宣布:北韩军队基本消灭,战争即将结束。剩下的事只是结束战争,南韩军队自己就可以做到。



接下来,李承晚向南韩军队发布命令:出兵北朝鲜——无论是否有美国援助。


美军入侵朝鲜的同时,还悍然出动第七舰队入侵我国台湾海峡。图为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登载的美国第七舰队入侵台湾海峡的消息。



李承晚,这位朝鲜民族獨立的鼻祖和朝鲜人民心目中抗击外侮的英雄认为,金日成的北韩已经不堪一击。他毫不怀疑他即将实现自己朝鲜的最后一个梦想:统一全朝鲜。



谈到后来的战局发展,建立大韩民国政府文件定稿人,美国当时的助理国务卿卢修斯.巴特尔(Lucius Battle)回忆说:“李承晚是一个很难后退的人。一旦他掌权,我们就更难作任何事了。轮不到我们改变南韩政府,而且,很明显,也没有任何别的人可以取代这个政府。”



南韩的军队喜气洋洋,首先越过三八线,踏入了北朝鲜的领土。据当年的南韩军人李在田(LEE JAE JEON)回忆他们进入北朝鲜时的心情时说:“当我们反击越过三八线时,我们每一个人,士兵和老百姓,都觉得现在我们要统一整个朝鲜了。”



胜利的喜悦是可以传染的。更何况仁川登陆前的惨败是美军胜利收复南韩之后,狂欢与骄傲的催化剂。在一片胜利气氛中,斗志高昂的美国军队也越过了三八线。



美国国务院苏联问题专家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和查尔斯·波伦(CHARLES BOHLEN)曾经敦促不要越过三八线。他们相信,一旦美军入侵北韩,苏联和中國军队将介入战争。如果这样,就违背了美国维护亚洲和平的初衷。但是他们的声音没有得到重视。原因之一是,仁川登陆的奇迹树立起了麦克阿瑟将军在朝鲜战争中的绝对权威。当这位将军试图以进攻北韩、消灭金日成政权、民主统一朝鲜而再度创造奇迹时,美国政府内部从上到下包括一向对韩战持反对意见的美国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拉德利,没有一个人质疑这位常胜将军的决定。这是美军当年注定不能在三八线上恰到好处地收兵的前提。



当年参战的美军中尉伯西(BUSSEY)在回忆当时的情况时,仍然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他笑着说:我觉得我们赢得这场战争了。他如今虽然有了充份的反省心态,却仍然一边笑一边反省说:“我知道在这一点上我不该笑,但是我必须笑。我当时真的认为我们赢了这场战争,而且我觉得这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情绪。我们抱着很高的希望进入了北朝鲜。”



冷战特征一:没有外交关系,沟通渠道不畅


美国并没有忘记自己世界警察的责任,也没有忘记在亚洲维护区域和平的初衷。中國领土当然不在美国的战争视野之内。在跨越三八线打到北朝鲜之前的九月二十七日,麦克阿瑟将军接到了美国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拉德利的命令。命令中,三八线以北的战争目的十分清楚:



“你的军事目的是消灭北韩武装力量。为达到这个目的,你被授权指挥军事行动,包括在朝鲜38纬度线以北的水陆和空中以及地面的军事行动。”



这项命令同时明确指出:



“这样的军事行动,是以没有苏联军队或仲共武装力量进入北朝鲜,北朝鲜境内也没有对此军事行动的威胁为条件的。”



命令一再强调:“无论如何,在没有上述情况的前提下,你的部队才可以越过三八线”。



美国参与韩战的目标,从保卫南韩领土主权完整进而扩展到消灭北韩军事力量,统一朝鲜半岛。但是没有疑问的是,这个计划是以避免与苏联或中國开战为前提的。但是事实上美国的战略算盘就象当初完全没有算计出北韩会突然进功一样,这次又打错了。原因十分具体:与***中國的沟通渠道已经堵塞,而且情报分析错误。这便是美国跨越三八线,打到北朝鲜的另一个前提。


令人遗憾的是,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刚撤离中國不久,中美关系已经正式中断。两国从而失去了直接沟通的外交渠道。而当印度大使向美国政府传递上述来自中國的信息时,美国国务院官员迪安.腊斯克(DEAN RUSK)居然忽略了印度大使传递的这个信息。



但是美国在实施“跨越三八线”这一历史性的军事行动的大约前四天,前还有一次机会:聂荣臻通知印度驻华大使的两天以后,一九五零年的九月二十七日,英国情报部门获悉中國军方决定干预朝鲜战争的消息,并将消息传递给了美国。而且就在同时,周恩来代表中國政府公开声明:中國将派军队赴朝参战,保卫朝鲜。



但是美国政府部门的强硬乐观派的决策人不仅再次忽略英国情报部门送来的消息,而且,美国国务卿艾奇逊(ACHESON)和助理国务卿腊斯克认为周恩来的声明是“虚张声势”,是“一种苏中联手采取的挽救北朝鲜政权的外交努力”。正是那一天,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拉德利向麦克阿瑟下达了跨越三八线,消灭北韩军队的命令。



距离美国真正认识毛澤東政权决定重大决策的机制和原则,还有相当漫长的道路要走。四九年新中國刚诞生,五零年朝鲜半岛就发生战争,美国当时只顾上检讨国民黨在中國内战中战败的原因,尚未来得及把刚刚进城的***、毛澤東放入他们的外交日程。



冷战特征二:误解甚深,情报分析失误



更令人遗憾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与美国政府首脑持同一立场。一份解密的中央情报局的分析文件针对周恩来声明是这样说的:



“忽略周恩来的声明和军队在满洲里的运动……没有令人信服的迹象说明仲共确实有意要在朝鲜诉诸武力干预……从军事立场出发,最有利的在朝鲜的干预时间已经过去了……。虽然必须考虑到全副武装的仲共在朝鲜干预的持续可能性,一个对众所周知的事实的考虑,阻碍苏联做出全球化战争的决断,这样的行动在一九五零年是不可能的。现阶段,干预将可能限制在延续对北韩人的隐蔽的援助上。美国高层军方的共识是,当中國没有军事能力单方面干预时,俄国人没有为世界大战做好准备。换句话说,苏联或***中國将不会在朝鲜进行干预。”



这是两个世界,两个体制之间的误解。在了解对方的政府行为方式上,美国至今逊中國一畴。美国习惯将它的政府决策原则普遍化为一种全球性的人类自我管理的行为方式。至今,虽然他们经常指出專制国家缺乏人權观念,缺乏民主意识,但实际上美国对中國政府“一黨利益化原则”的决策机制和决策原则基本没有认识。



此外,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国务卿艾奇逊等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中國这片土地放在眼里。韩战爆发前,在世界媒体公开陈述美国在亚洲的安全防御范围时,艾奇逊居然把中國、台湾给忘掉了。而且韩战爆发后,面对舆论追究时,他居然连自己当初都说了什么也记不清了。还要调回头去查档案,问助手,才能想清楚为什么自己遭到舆论的一致谴责。既然如此,他们在仁川登陆一举得胜的时候,当然也就没有脑子汲取教训,于是只能再一次忽略中國。美国政府没有想到中國与苏联的不同:首先,中國没有象斯大林那样,在欧洲领教过美国的军事实力;其次,毛澤東气吞山河,即便军事势力悬殊也不作数,他有的是人。


问题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为什么一错再错?韩战爆发之前北韩大规模的军事准备与部署,中央情报局竟然一无所知,尚勉强可当别论;但是韩战开始后,分明见到中國军队在东北境内调动,获悉了来自外交渠道的信息、盟友英国的情报、甚至中國政府的公开声明,仍然斩钉截铁地做出错误的分析和结论,这就显得有些离奇。



一个不为人注意的事实是:韩战期间中央情报局提供的百分之九十的情报来自麦克阿瑟将军的指挥部;而麦克阿瑟指挥部提供的情报大部份又来自国民黨政府。因此有推测认为,蒋介石希望抓住机会反攻大陆,而麦克阿瑟这位常胜将军并未把中國大陆的“农民”军队放在眼里。



果真如此,连美国政府都被装进去了。不过这样的分析至今尚存疑点。麦克阿瑟虽然由于韩战先是威望倍增,然后臭名远扬,但尚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和蒋介石政府私下沆瀣一气,图谋进攻中國。跨越三八线,打到北朝鲜,仍可视为美国的政府行为。



跨越三八线意图:消灭北韩军队,民主统一朝鲜



说到美国打入北朝鲜的意图,我们应当记得美国政府在仁川登陆之后授予麦克阿瑟全权的命令“消灭北韩武装力量”的辞句。美国何尝不想削弱共產主义在亚洲的势力,以民主体制统一整个朝鲜?既然是金日成挑起的战争打将过来,反侵略者为什么不能打过去?历史是有自己的记忆的:二战时,为了反击德国纳粹,盟军曾经乘胜反击,不仅收复失地,而且一举攻进柏林希特勒的老巢,直到彻底消灭“第三帝国”。面对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挑衅行为,美军也曾经全力反击,太平洋战争惨烈无比,但终究打到日本投降,解除军国主义武装。接下来的韩战中,美国政府上下没有人反对麦克阿瑟乘胜追击、打过三八线的军事行动,这在当时不算不正常。二战时期的战争方式延续下来,谁也不认为金日成制造了侵略,仍然可以龟缩回去过平安日子。


问题是北朝鲜后面是新的中國,美国不了解这个国家。



美国中國问题专家林尉(Arther Waldron)在回答美军当时是否有意进犯中國时说:“美国和联合国的政策有一个改变。仁川登陆,原来的意图是要把北韩的军队赶回北韩去,恢复原来的状况,也就是一个分裂的韩国。可是仁川登陆以后,成功了,他们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好的一个结果。北韩的军队统统跑了。所以,美国和联合国就同意,最好是统一韩国。所有的韩国人都希望能够有一个统一的韩国。现在有一个机会,因为北韩已经没有了。所以希望统一韩国,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韩国。”他说,“这是一个改变,但是,那个时候没有人想要打中國。”他最后补充说:“如果美国要打中國,就不会在太平洋战争结束之后,那么快就撤兵。”



美国跨越三八线的战争目标始终没有改变。麦克阿瑟将军不仅在南韩国会大厦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要以消灭北韩军队来尽快结束战斗,他在率军打过三八线继续北进时,还曾经两次表示要尽快结束战争:



一九五零年感恩节的一个半月以前,他在威克岛向美国总统保证说,他计划在感恩节前结束战斗;在这个计划落空以后,他于十一月二十四号感恩节部队休战时又宣布:一个月以后,也就是圣诞节前结束战争,好让士兵们回家过节。他总结战局说:“联军在北朝鲜针对新红军军事行动的强力收缩包围目前接近决战。……如果成功,将实现这次战争的全部目的:恢复和平、统一朝鲜,及时撤出联合国军……。”







遭遇中國军队:惊诧不已,中國人要保护水丰发电站?



美国人没有入侵中國的计划,所以不会想到中國军队要到别人的土地上来“保家卫国”。于是下面这个中美双方韩战前的时间表,和世界上所有的战争时间表相比,都显得南辕北辙:一九五零年九月九日感恩节前的一个半月,麦克阿瑟向美国总统保证在感恩节结束朝鲜战争,让士兵们回家与亲人团聚。



十月十九日感恩节前五天,中國第一批入朝参战的志愿军二十多万人,开始分批秘密渡过鸭绿江,准备跟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开战。



十一月二十三日,感恩节,麦克阿瑟在第一次结束战争的努力失败后,仍然没有悟出战局的变化,于部队休战期间再次宣布,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至此,全世界媒体都等着联合国军恢复朝鲜的和平后胜利凯旋。而中國人民志愿军这时正在大批渡过鸭绿江。



次日,十一月二十五日,中國在北韩与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大规模正式开战。朝鲜战争的形势急转直下,结束战争的日期后推三年。


美国人的愚钝应当载入中美关系历史史册:当美国军人在北朝鲜战场上迎面撞上了中國军人时,他们仍然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消息立即传到美国的日本军事基地,麦克阿瑟和他的同事们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们不能相信的理由太多了:他们不能相信,没有大炮坦克等地面重型武器的配合,没有空中飞机的支援,没有宣战,三十万中國大军就悄没声地过了鸭绿江,开始面对面作战;他们不能相信刚刚打完二十年仗的疲惫贫穷亟待治理的***新中國,会把自己几十万儿女几乎赤条条送上他国的战场,去面对武器精良的美国军事优势;他们不能相信,自四九年以后,美国不仅失去了这个二战期间曾经提供慷慨的道义上、物质上援助的盟国,而且已经变成了中國政府心目中的敌人和中國人民眼中野心勃勃的侵略者。



离美国真正认识***新中國的时间还早呢。震惊之余,美国人还是按照自己的逻辑思考这个新的对手的行为方式:



美国国务院在几经揣测中國出兵的原因之后,竟然不着边际地得出结论,认为中國人是担心自己在朝鲜境内“水丰水力发电站”以及鸭绿江沿岸水力发电设施的经济利益受到影响,不得已才出兵的。美国国务院于是向美国总统杜鲁门提出建议,指使麦克阿瑟向中國公开申明,美军没有破坏中朝边境水力发电设施的意图。



这是中美关系史上的一个至今没有引出笑声来的大笑话。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