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在苏联伟大卫国战争中所犯的失误

世界王牌 收藏 10 1971
导读: 苏德战争爆发之初,强大的苏军损失十分惨重,对此世人疑惑不解。《斯大林的失误——苏德战争前十天的悲剧》(王立平王世华译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康斯坦丁·普列沙科夫利用近年解密的苏联档案资料、政治局文件和苏联高级将领回忆录,再现了苏德战争前十天的悲剧。   斯大林不相信情报人员的话 1941年春天的头几个星期里,斯大林一直颇为苦恼。  斯大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情报机构,那些情报人员不是为钱,而是为了理想从事着情报工作的。然而,他们报告说,德国正在谋划大举进攻苏联。   斯大林不

苏德战争爆发之初,强大的苏军损失十分惨重,对此世人疑惑不解。《斯大林的失误——苏德战争前十天的悲剧》(王立平王世华译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康斯坦丁·普列沙科夫利用近年解密的苏联档案资料、政治局文件和苏联高级将领回忆录,再现了苏德战争前十天的悲剧。



斯大林不相信情报人员的话


1941年春天的头几个星期里,斯大林一直颇为苦恼。


斯大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情报机构,那些情报人员不是为钱,而是为了理想从事着情报工作的。然而,他们报告说,德国正在谋划大举进攻苏联。



斯大林不相信情报人员的话。就像任何人都会背叛自己的上司一样,斯大林坚信,别人也同样会背叛自己,特别是这些以“撒谎”为职业的间谍。从客观角度出发,他的这种不信任也是有道理的:情报人员们几个月前就一直在报告德国要入侵苏联,但每一次警告都没有得到证实。



4月3日,英国首相丘吉尔送给斯大林一份秘密情报,提醒斯大林,德国即将入侵苏联。丘吉尔对自己的绅士风度颇为自豪,然而,这个警告却是有百害而无一益。过去的20多年来,丘吉尔一直是一个立场坚定的反共分子。自然,他的警告更让人怀疑其动机。斯大林同样也怀疑来自其他西方国家的警告。所有这些人都有他们自己的小算盘,斯大林最不想做的事,就是在他没有准备好之前,不想与德国发生战争。



斯大林没有任何可以信赖的人来讨论这些事。自从妻子死后,再没有女人能在他的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他没有朋友,至于同事都像他一直希望的那样,平平庸庸。经过1937年的大清洗,苏联的外交队伍几乎分崩离析。作为外交事务的掌门人,莫洛托夫也只有两年的外交经验。他不懂一门外语,也没有从事外交的特长。虽然贝利亚掌管的国外间谍网发展很快,但在大清洗前,他只是一个地区的警察头目,并不知道如何运行一个国际间谍网。更重要的是,不知道如何解读和评估所得到的情报。能够帮助莫洛托夫和贝利亚的那些人,虽然受过良好教育,有丰富的经验,但他们都已经躺在了监狱大院的墓地里。


6月的清洗

6月的清洗是斯大林一系列最不明智的行动之一。正值战备时期,却大肆逮捕高级军官,这种行为就更显得愚蠢。大约300人被捕,其中有20人是苏联最高军事奖章——苏联英雄金星奖章的获得者。



深受多疑症折磨的斯大林,怀疑他的军事将领正在把军事机密出卖给德国人,还怀疑有人要阴谋发动军事政变。斯大林非常关注这场清洗运动。所有官员都吓破了胆。



与此同时,一份份情报被送到斯大林的办公桌上,情报声称,德国即将入侵苏联。代号“宙斯”的情报员潜伏在保加利亚索菲亚,5月14日,“宙斯”报告,德军将其摩托化师集结在苏联边境线一带。5月19日,情报员“多拉”从瑞士苏黎世发来的密报称,德国入侵苏联的计划已确定。5月20日,代号“走读生”的情报员从芬兰赫尔辛基发来的密电也证实了这个消息。5月28日,代号“ABC”、潜伏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情报员证实,德国将在6月15日入侵苏联。代号“火星”、潜伏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间谍也报告了这个日期。代号“Ramzai”的情报员从日本东京的来电也称,这一天德军将入侵苏联。知道斯大林根本不相信这些警告,情报分析人员只好把来自“Ramzai”的密电归入“可疑和误导”一类的情报档案中。潜伏在德国空军司令部的苏联情报人员发来一份备忘录,声称战争随时就要爆发。在收到这份情报后,斯大林在报告旁边批示:“或许我们应该告诉这个情报员‘滚他妈的蛋’。他提供的不是情报,而是谎言。”



但每天报告德军在边境行为异常的不仅是这些情报员,红军边防部队也有类似的报告。德军飞机经常侵犯苏联领空。6月10-19日,德军侵犯苏联领空不下86次;6月20-21日,德军侵犯苏联领空达55次。每一次,德军飞机都要深入苏联领空20-30英里。



奴性十足的贝利亚也是一个机会主义分子,通常他总是告诉斯大林一些他喜欢听的情报。而此时,甚至连他也向斯大林报告,德国向白俄罗斯、乌克兰和立陶宛派遣了许多破坏分子。这些破坏分子或者是一个人,或者是一组人,他们携带无线电发报机、武器、现金和苏联护照。其中的一些破坏分子是前白俄军官,20年前,他们曾在同一地方和红军打过仗。5月,边防兵抓获353人,他们想偷越边境。6月初,抓获108人。还不清楚到底有多少破坏分子偷越了边境而未被抓获。



6月11日,贝利亚的手下在桑河河底发现电话线,德军一直在监听红军的电话。每当斯大林听到这类消息时,有时会被激怒,有时也勉强装出一副冷静的神态。他会说:“希特勒和他的将军们不会愚蠢到要在东西两线作战。一战中,德国人就是这样被扭断了脖子。希特勒才不会冒这个险。”


然而,斯大林也感觉到,他和希特勒现在都陷入了一场紧张的竞赛之中。谁能首先集结足够的兵力,谁就一定能赢得战争的胜利。斯大林只是在几个星期前才加速备战的。



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斯大林都在犹豫不决,对苏联到底要打一场什么样的战争,他都一直不能下定决心。



要想大规模地进攻俄国,必须在春末或夏初开战,然后在冬季来临前结束战争。这几乎成了规律。1812年,拿破仑进攻俄国时,就是在6月24日发起攻击的。



5月底,斯大林告诉朱可夫和铁木辛哥,德国政府请求苏联准许其派人在苏境内寻找一战时期战死的德军士兵坟墓。“要确保不要让他们进入边境太深,”他指示道:“告诉各军区,要和我们的边防哨兵保持密切的联系。赶快给边防哨兵下命令。”



铁木辛哥和朱可夫看上去明显很吃惊。“德国人想搞清他们计划进攻的地方,”朱可夫说道:“至于找坟墓,只不过是个骗人的借口而已。”



铁木辛哥补充道:“德国人最近一直在频繁地侵犯我国领空。并且还深入到内地,朱可夫和我都认为我们应该把德国飞机打下来。”



斯大林断然否决了这个想法:“德国大使已经解释过了,他们空军的许多年轻飞行员还没有受过训练,总会迷航。大使已要求我们不要理会这些迷航的飞机。”



斯大林的行为越来越古怪。斯大林对希特勒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信任,他相信希特勒的弥天大谎。



6月中旬,德国外交官和其家属开始撤离莫斯科。德军还在令人不安地在边境地区集结重兵,斯大林还是拒绝给红军下达战备命令,苏联的列车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德国运送战略物资。


6月13日,铁木辛哥和朱可夫从铁木辛哥的办公室给斯大林打电话。他们两人信守友谊之约,不要斯大林离间他们,他们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劝说斯大林——希特勒要抢先动手。那天,他们都特别焦虑。连续两天,斯大林不接见任何人。现在他们正式要求斯大林下达战备命令。朱可夫听不到斯大林的答复,在铁木辛哥放下电话听筒后,他问道:“怎么样?”“斯大林要我看看明天的报纸。”铁木辛哥非常气愤,出于一种极度的绝望,他说道:“还是让我们去吃晚饭吧。”



6月14日,《真理报》确实刊发了一篇著名的政府声明。就像5月份的那份声明一样,这次主要针对苏德之间即将发生的战争传言。声明说,德国从未向苏联提出过领土要求,德国正在严格履行《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苏联也在认真遵守这个条约,一些苏联军事单位只是出于训练目的而移驻边境地区。



铁木辛哥和朱可夫都很吃惊。不管这是一种外交的、宣传的手段,还是一种愚蠢行为,它都会对红军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当政府正在告诉世界,德国仍然是苏联最好的朋友时,怎么可能让指挥官来鼓动战士的士气?



从斯大林的日程判断,他几乎隐藏了起来。



朱可夫和铁木辛哥不知道斯大林为什么要躲着他们。或许斯大林对他们两人的唠叨生气了,或许他觉得一切都很正常,或许他一直在计划要逮捕他们。朱可夫越来越忧虑,因为在6月的清洗中,被捕的几个将军都是他的部下。焦虑和恐惧之中的朱可夫和铁木辛哥决定要坚持自己的立场。只要有机会见到斯大林,他们就再次要求,部队要进入战备状态。斯大林发火了,说这意味着战争。同时,斯大林也勉强承认,到现在为止,形势变得越来越不利了。出于对边境地区空军安全的担忧,斯大林下令,在7月20日前,所有的飞机都要涂上暗淡的伪装颜色,跑道也要伪装起来。然而,这都不过是些权宜之计罢了。



斯大林不相信希特勒会孤注一掷



6月19日,斯大林再次匆匆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已经有43个小时没有办公了。直到6月20日,星期五,20时他才回到办公室。这次,他再次收到警告性的情报。他的老搭档、主管外贸的米高扬告诉他,德国的一支拥有25条货船的船队,没有装卸完货物,就匆匆离开了里加港。


斯大林说,他们有权这么做。但他也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斯大林给莫斯科军区防空司令伊万·秋列涅夫将军打电话,命令他:“局势有些反常,提高防空等级。”然而,他没有给铁木辛哥和朱可夫打电话。他不想刺激德国人,所以不想让边境部队进入战备状态。



6月21日,斯大林意识到还有更多的事要做。直觉告诉他,无所作为是危险的。他采取的第一个措施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斯大林召集了许多著名诗人,下令让他们谱写反纳粹的战斗歌曲。第二个措施倒很实际。他指示苏联驻柏林的外交官立即会见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要求他解释为什么德国在边境集结重兵。德国外交部答复,里宾特洛甫不在柏林。这一天所有的质问,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答复。直到这时,斯大林才开始真正警觉起来。他下令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持续了75分钟。会议记录已无从查起,很有可能的是,斯大林下达了先发制人的打击命令,或许在几天内,或许在一周内开战。



20点,会议仍在进行中,朱可夫打来电话报告,一个德军士兵越过边境,告诉红军军官,德军将在6月22日黎明入侵苏联,换句话说,离战争爆发只有6-8小时了。



20:50,将军们来到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的书房。一反往日的镇静,斯大林显得特别不安。他问道,这次警告是不是德国的挑衅。铁木辛哥和朱可夫回答,绝对不是。他们可以肯定,这个德国士兵说了实话。他们坚持要让西部边境的部队立即进人战备状态,斯大林似乎不为所动。



尤其让他不悦的是,铁木辛哥和朱可夫在起草战备命令。对斯大林来说,这是好斗的表现。他不相信希特勒会孤注一掷。因此,必须等到他亲自下令才可以。



几个小时后,各部队指挥官将会被通知,德军可能要“挑衅”苏军,然后在6月22日或23日入侵苏联。各部队要谨慎应对挑衅,以阻止德军“更大的阴谋”,换句话说就是战争。



除在斯大林书房参加会议的9个军政要员外,还没有人知道这道命令。



22:20,铁木辛哥和朱可夫被要求退出会场,他们静静地离开了。两人接受的这道命令将会制造一场灾难,它注定要让边境的将军们感到困惑。没有人能知道,哪些行为是挑衅,哪些行为是战争,更不要说下令开火了。


在会上,两位将军小心翼翼地要求斯大林对这道命令做必要的说明。更糟的是,这道命令是他们两人签发的,而不是斯大林。所以,他们两人要为以后注定要发生的混乱状态负责任。



大约午夜时分,德军第74步兵师的一位士兵,悄悄趟过界河,跑到苏联一方,他报告,凌晨4时德军将发起攻击。



基辅军区司令基尔波诺斯将军把这个消息报告了朱可夫。0:30,朱可夫给斯大林打电话。



“你把指令传达给各军区了吗?”斯大林问道。



朱可夫给了肯定的答复。随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1941年6月22日,未等斯大林制订好先发制人的打击计划,希特勒已经动手,德军取得了快速出击的胜利,几百架苏联飞机被炸毁。



斯大林的犹豫不决让苏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