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祸”为何欧洲人对“中国”有恐惧的回忆

ljs58709 收藏 0 435
导读: 在人类有史以来的4800年中,欧洲的几次最重大的震动与变迁,都是在东方铁蹄的驱使下完成的,而这东方铁蹄都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古代,西方人视黄种人为野蛮、血腥、没有文明的象征,Huns在英文中被意为“破坏者”和“野人”。今天的欧洲人把被亚洲人奴役的痛苦经历贬称为“黄祸”。   一、何为“黄祸”   在离我们最近的一百多年中,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一直是处于西方欧洲诸列强的奴役之中,几进灭亡而不能自拔。但是,在人类有史以来的4800年中,欧洲的几次最重大的震动与变迁,都是在东方铁蹄的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人类有史以来的4800年中,欧洲的几次最重大的震动与变迁,都是在东方铁蹄的驱使下完成的,而这东方铁蹄都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古代,西方人视黄种人为野蛮、血腥、没有文明的象征,Huns在英文中被意为“破坏者”和“野人”。今天的欧洲人把被亚洲人奴役的痛苦经历贬称为“黄祸”。



一、何为“黄祸”



在离我们最近的一百多年中,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一直是处于西方欧洲诸列强的奴役之中,几进灭亡而不能自拔。但是,在人类有史以来的4800年中,欧洲的几次最重大的震动与变迁,都是在东方铁蹄的驱使下完成的,而这东方铁蹄都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关系。面对与现在的中国人一模一样的这些黄皮肤、身材不算高大的马上民族,古代的欧洲人却充当着被奴役的、俯首称臣的角色。在古代,西方人视黄种人为野蛮、血腥、没有文明的象征,Huns在英文中被意为“破坏者”和“野人”。今天的欧洲人把被亚洲人奴役的痛苦经历贬称为“黄祸”。



欧洲人眼里的第一次“黄祸”,是在大汉朝驱使下的匈奴的西迁造成的。其结果是由阿提拉建立了疆域东到里海,北到北海,西到莱茵河,南到阿尔卑斯山,盛极一时的匈奴帝国



二、“东方和西方的苏丹”



这第二次的“黄祸”发生在中国历史上像汉朝同样强盛的朝代——唐朝。只是这次被驱逐的不是匈奴而是突厥的一个分支九姓乌古斯人。乌古斯原系中国隋唐时期的“九姓”部落联盟,臣属突厥。突厥帝国瓦解后,九姓的一部分辗转西去,称乌古斯(Oghuz)或古兹(Ghuzz)。



突厥民族当时是居住在我国西部地区的一个游牧民族,在隋唐时期比较强大。李渊,李世民父子曾借兵突厥来夺取隋政权。唐朝政权巩固后开始攻击突厥,唐初大将李绩,李靖,程咬金,薛仁贵等都曾征讨过突厥,据说薛仁贵曾九败突厥于天山。唐的打击迫使突厥分裂为东西两部,唐朝采取拉一部打一部的手段,分而治之。然而,当时着名将领哥舒翰,史思明都是突厥族人,唐太宗李世民也有突厥血统。



从公元10世纪起,盛极一时的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开始衰落。帝国的统治者哈里发穷奢极欲,朝政废弛。各省地方势力逐渐脱离了中央政权,割据一方,各自为政。这时,在帝国东部的伊朗境内,突厥人建立起伽塞尼王国。它的最盛时期曾包括了现在的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西北部。



东突厥附唐后,西突厥承不住打击,开始由中国新疆一带向中亚转移。突厥人中的一支塞尔柱人是西突厥汗国乌古斯部落中的一支。10世纪中叶,在其酋长塞尔柱率领下渡锡尔河进入河中地区,后被阿富汗伽塞尼朝征服,称为塞尔柱突厥人。



塞尔柱人是伽塞尼朝一支重要的部队,骁勇善战。1037年他们在塞尔柱的孙子图格里勒·贝格的带领下,打败了伽塞尼王国;立足伊朗后,又乘胜向阿拉伯帝国的首都巴格达进军。1055年,图格里勒·贝格率部进入巴格达城,逼迫哈里发授与他“东方和西方的苏丹”称号。苏丹意为“掌权者”,塞尔柱王朝以及后来许多***教国家的统治者都自称苏丹。就这样,塞尔柱人的帝国建立起来了。为了区别于今后在小亚细亚建立的另一个塞尔柱帝国,历史上把这个建都于巴格达的塞尔柱帝国称为大塞尔柱帝国。到此,阿拉伯帝国已名存实亡,哈里发只是穆斯林世界的宗教领袖,其世俗的权力已经丧失殆尽。



三、“黄祸”:曼齐克特战役



小亚细亚半岛是扼守亚洲,通往欧洲的军事要地。当时属拜占廷帝国,其居民多为希腊人,信仰***。阿拉伯帝国强盛时曾多次企图从拜占廷手中夺取小亚细亚,但未成功,成为抵抗阿拉伯征服狂潮的坚不可摧的前沿阵地。九世纪起,阿拉伯帝国开始衰落,拜占廷帝国趁机将国界向东南推进。



新崛起的塞尔柱帝国也看中了这块地方。1017年,阿尔普·阿尔斯兰从南高加索出兵,向小亚细亚半岛扩张。小亚细亚是拜占廷帝国的财政收入和兵员的主要征集地,因此拜占廷全力抵抗塞尔柱人的入侵。



此时的拜占廷帝国正处于皇朝交替的混乱之中。1068年,罗马纽斯登上拜占廷帝位。当时他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滚滚而来的塞尔柱大潮。1071年,罗马纽斯率领由来自帝国各地区的希腊人俄罗斯人法兰克人亚美尼亚格鲁吉亚人和钦察突厥人组成的二十万大军杀气腾腾直扑塞尔柱帝国。



塞尔柱苏丹阿尔斯兰率领塞尔柱骑兵奋起迎敌于曼齐克特(现土耳其共和国东部),世界史上着名的曼齐克特战役爆发。



塞尔柱人在阿尔普·阿尔斯兰的指挥下,英勇奋战,拼凑起来的拜占廷军不是强大的塞尔柱骑兵的对手,在塞尔柱骑兵的凌厉冲杀下土崩瓦解,连拜占廷皇帝罗马纽斯也被抓了俘虏。塞尔柱人乘胜一举夺得了整个小亚细亚岛,使塞尔柱帝国的边界扩大至马尔马拉海边,与拜占廷的首都君土坦丁堡隔海相望。



曼齐克特战役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拜占廷帝国,使它从此一蹶不振。而且也震动了整个欧洲,经拜占廷的请求,在教皇倡导下,西欧各国组织十字军,发动了历时数百年的十字军东征



阿尔普·阿尔斯兰死后,他的儿子马立克·沙于1073年继任苏丹。他执政后,接连击败拜占廷人,铁骑直抵博斯普鲁斯海峡,兵锋直指欧洲。1453年,他们攻克了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延续千年的东罗马终被灭亡。



马立克·沙先后从阿拉伯人手中夺取了大马士革和耶路撒冷,他的军队所向无敌,直打到西奈半岛,威胁着埃及的阿拉伯法蒂玛王朝。它的版图由地中海东岸到印度河以西,北起高加索、小亚细亚,南到阿拉伯半岛北部的广大地区。此时是塞尔柱帝国的极盛时期。



四、塞尔柱帝国的衰落



1092年马利克沙死后,诸子纷争,帝国四分五裂。在叙利亚、克尔曼、小亚细亚等地先后出现了一些小王朝。第三子桑贾尔(约1096~1157在位)受封于呼罗珊。1104年成为大塞尔柱帝国仅存的继承人和其他各塞尔柱小王朝的宗主,声誉日隆。他曾打败中亚的喀拉汗国和印度边境的伽塞尼王朝。在位末年,吐火罗斯坦的乌古斯人反抗苛税起义,他前去征讨,战败被俘。1156年逃到木鹿,次年死去。国土后并于花拉子模王国。



叙利亚的塞尔柱王朝为阿尔普-阿尔斯兰之子图图什所建。他曾阻止第一次十字军前进。他死后不久,一些将领以塞尔柱幼主的保傅(号称傅帅)身分各自建立小王朝。塞尔柱家族在叙利亚的统治只维持了20余年(1094~1119)。



克尔曼的塞尔柱王朝是由图格里勒伯克之侄卡武尔特在1041年建立的。12世纪中叶,波斯湾海盗横行,拜占廷和印度间的贸易经由伊朗东南部的陆路,促成克尔曼的经济繁荣。至12世纪70年代,塞尔柱家族内讧,于1185年为呼罗珊的乌古斯系土库曼人所灭。



塞尔柱诸王朝存续时间最长的是小亚细亚的罗姆苏丹国。创立者是阿尔普-阿尔斯兰的堂弟苏莱曼沙,1084年定都于伊科尼阿姆(今科尼亚)。罗姆苏丹国西北与拜占廷为邻,两国结成同盟;东南则有十字军在叙利亚建立的***国家,以致与东方日益隔绝。但与意大利的商人共和国之间的贸易却很兴旺。苏丹和王公们竞相兴建清真寺、神学院等公共建筑。波斯语文学很发达,神秘派大诗人杰拉勒·丁·鲁米大半生在科尼亚度过。



1243年蒙古军入侵小亚细亚,科塞达克一役,塞尔柱军溃退,罗姆苏丹国从此沦为蒙古人的藩属,于1308年灭亡。



五、对第二次“黄祸”的回忆



第一次黄祸,是强大的西罗马被匈奴灭;没有想到的是同样强大的东罗马,竟也毁于第二次黄祸之手。而先后消灭这世界最强大的两大帝国的竟都是被中国击溃的西迁之民们!



13世纪初,由于蒙古人的扩张,中亚地区一部分突厥人被迫西迁。其中有一支于1230年到达小亚,被小塞尔柱帝国接纳,并把同拜占廷接壤的瑟于特封给其首领奥斯曼作为领地。历史上就把这支突厥人称为奥斯曼人。14世纪初奥斯曼人以瑟于特为根据地,不断向周边蚕食,最后发展成为地跨欧、亚、非三洲的军事大帝国,即奥斯曼帝国



奥斯曼帝国解体以后,东方蛮族征伐欧洲的历史一去不复返,所谓“黄祸”也成为了历史。相反,发达的欧洲也就开始了对东方的征讨,他们用先进的武器——枪、炮震慑住了落后的东方;他们也用精美价廉的商品冲击东方落后的经济壁垒。文化、文明的交流和互动也在这种征讨、反征讨中演进着、发展着。历史已然成为文字,但这些历史所留给人们的遐想与回味却永久难于消逝。



附:德意志帝国式的中国?



近年来,很多分析家把注意力投向现代中国的崛起与一个世纪前德意志帝国(1871至1918年)的崛起之间假定的相似性上。美国法律学者理查德.斯恩纳说,两个都是具有进攻性的民族主义国家,对被潜在敌人包围疑心重重。《新闻周刊》编辑扎克里亚说:“与19世纪末的德国一样,中国也在快速但半信半疑地融入全球体系,觉得自己应获得更多关注和尊重……”



这些断言背后未阐明的担忧是中美未来发生战争的潜在可能。但这些观点往往缺乏对二者的系统比较。德意志当时面临的环境是,安全存在潜在威胁的同时,国际环境还给它提供了进行国家势力扩张的诱惑。今天的中国看起来面临相似环境。感觉到自己的虚弱并呼吁“和平崛起”,中国正增强军事存在,扩大“蓝水海军”,增强太空实力。与俄罗斯和中亚国家结盟也凸显了中国争取“显要地位”的追求。



然而,20世纪初和21世纪初的国际体系有两大不同。首先,国际法、国际组织、准则及价值所起的作用已得到广泛扩展。目前为止,中国看起来也想遵守国际规则。现实主义者可能会说,中国只有在其力量强大到足以改变这些规则时才会想这么做。这正是第二点不同:原子弹的力量。能确保相互摧毁的能力曾阻止了两个超级大国走向战争,它很可能在未来再次发挥同样作用。今天的主要大国没一个会冒着被毁灭的风险来追逐利益。



既然当前国际体系不那么容易诱发中美之间的武装冲突,国内局势或许会成诱因。德意志领导人没有努力防止战争,反而选择战争以摆脱来自国内公众的沉重压力。令人欣慰的是,中国领导人不会重复这些错误。冷静而理智地决策是中国当前的特点。一个充满希望的迹象是,在国际事务中,中国领导层既执着于自我反省,又着迷于从外部吸取教训。鉴于中国人自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上奉行渐进主义所取得的明显成就,他们可能对外交政策领域的任何大胆举动都保持克制。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