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更阴险狡诈:澳大利亚与俄罗斯 谁更反华?

ljs58709 收藏 4 250

澳大利亚最近好像是和中国干上了:又是中国女间谍案,又是中国威胁澳大利亚安全的媒体炒作,又是力拓毁约拒绝中铝收购,又是展映热比娅的纪录片《爱的10个条件》,又是不顾中国政府强烈反对,执意为热比娅访澳护航,又是议员迈克尔.丹比指责中国司法……



于是,有一个判断像一条蛇,在中国媒体的字里行间爬行:澳大利亚近来涌动反华暗流。



其实,就像所有的国家都是多面体一样,中国也是一个多面体:有民族和国家的一面,可称为“华面”,在这一面上,有“华人”和“华人共同体”,这个共同体包括大陆和台港澳,某种意义上还包括新加坡;也有政治和意识形态的一面,可称为“共面”,既包含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共产主义,也包含大陆执政的共产党。



在我看来,澳大利亚反共多于反华,而俄罗斯则反华多于反共。澳大利亚间歇性地对中国大陆不友好,但很少对一般华人、台湾等非共产主义华人共同体不好,它从主权上反对大陆国有企业对本国命脉性产业的收购行为,但没有看到反对华人私营企业的收购行为。就是被媒体称为顽固“反华”的丹比议员,他实际上反的也是“共”,他就力拓间谍案和新疆问题攻击中国说,中国的法律只是“表面上的”,“事实上是共产党的意志取代了整个法律体系”。



俄罗斯则不然,它不仅反对中国国有企业,也反对民营企业对俄罗斯企业的购并,甚至反对华人在该国经营零售商业。对文化交流,俄罗斯领导人也心存戒备,前总统现总理普京就反对俄罗斯边疆滨海省成立俄中人才交流中心,认为这会导致俄罗斯人才流失。据报道,面积不过13万平方公里的英格兰地区就有4座城市有唐人街,但在1700多万平方公里的俄罗斯广袤的土地上,至今却找不到一条唐人街。最近有消息说中国光大国际建设工程总公司与俄罗斯AFI开发公司签署协议,要在莫斯科兴建亚洲商贸和文化合作中心,有点像唐人街,俄罗斯官方马上表示“不被接受”,将来有不被接受。民间舆论反应更负面,说那会“聚集数十万中国人,将只说汉语,只用中国货币,只执行中国法律。我们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他们不会谋求独立。”



可怕的是俄罗斯反华恐华情绪像得不到诊治的传染病一样,苏维埃时期比沙皇时期严重,今天比苏维埃时期还严重。沙皇时期的俄罗斯远东地区还有数十万华人和朝鲜人居住,苏维埃统治下的1926年1月5日,苏联外交人民委员部会议作出决定:必须“采取所有可行的措施,禁止中国人和朝鲜人流入苏维埃领土”。二战后,斯大林下令把远东地区的华人和朝鲜人驱逐到中亚地区。上世纪30年代初,远东地区有7万华人,1979年只剩下1742人了。



由此看来,国民心态与国土面积并不必然成正相关关系,这要看你的国土是用什么方式弄来,以及用什么方式占有。洛克和亚当.斯密都认为劳动是占有土地的合法性来源。遗憾的是,俄国人很像是当代的斯巴达人,战争是这个民族的主要技艺:用战马获得土地,但却不是用耕牛来占有土地,心虚是自然的。心一虚,就不宽,虽然幅员辽阔,但却像生活在猫耳洞里。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