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有罪,我该死

小郑剃刀 收藏 70 2604
导读:我有罪,我该死 前些天收到一名会员的短信:不要忘了你们所服务的对象是什么人!是中国人!他们才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啊!如果得罪了这些主要大众,则后果就是你们几个管理人和台湾人自已玩吧。 之后又过了几天,此哥们又来一短信:你们中有台湾人!竟把台湾人冒充美国人骂中国人是“狗”的烂文置顶了???看看在环球置顶的那帖?你如是中国人难道能容忍公然骂自已的贴吗??? 为此我还专到环救版面看了看,没有发现此哥们所说的帖子。但不管怎么说,此哥们的当头棒喝还是一下子惊醒了俺,所以俺开始查找自己灵魂中与台湾有关系的“阴暗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有罪,我该死


前些天收到一名会员的短信:不要忘了你们所服务的对象是什么人!是中国人!他们才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啊!如果得罪了这些主要大众,则后果就是你们几个管理人和台湾人自已玩吧。

之后又过了几天,此哥们又来一短信:你们中有台湾人!竟把台湾人冒充美国人骂中国人是“狗”的烂文置顶了???看看在环球置顶的那帖?你如是中国人难道能容忍公然骂自已的贴吗???

为此我还专到环球版面看了看,没有发现此哥们所说的帖子。但不管怎么说,此哥们的当头棒喝还是一下子惊醒了俺,所以俺开始查找自己灵魂中与台湾有关系的“阴暗面”。现在此向大家作一个交待。

本人小郑剃刀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粤东沿海,也就是与福建交界的地方。自从蒋委员长逃跑到台湾以后,此地便驻有海防部队若干,地方上也相应成立了民兵组织防守海边,俨然是兵家重地。不过在俺出生以后,蒋委员长已经带着他那“反攻大陆”的梦驾鹤西去。所以自俺记事以来,海边的渔民们在和平的环境下享受着安居乐业的生活。

可蒋匪帮残余“反攻大陆”之心不死,经常在海里放漂流瓶对俺们这些纯朴的渔民进行思想毒害。所谓的漂流瓶就是用塑料或是金属制成的具有很强密封性的瓶子,里面装有些糖果和宣传单张(据说还有人还捡到里面有假粮票和假人民币的,不过俺没见过)。

那时少不更事,每每在海边捡到漂流瓶都兴奋异常,打开以后就将里面的糖果与小朋友们分而食之,而那些宣传单张就用来折纸船(因为那种纸是当年很少见的油光纸,不怕水)。完全把老师交待捡到漂流瓶要一律上交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现在还很怀念漂流瓶里糖果的味道,想不到俺小小年纪便被台湾特务的糖衣炮弹给打垮了,此为罪状一!

改革开放以后,村里时不时有一些很大牌的人从台湾回来探亲(有个别竟然还能和俺家扯上亲戚关系),这些人都是国军呀。可那时俺也没有树立起坚定的阶级观念,不但没有对这些老蒋的帮凶们表明阶级立场,还一个劲地和他们套近乎。并且还从这些身上得到好处若干,从此台湾的那种写有“A”字的方便面的味道便在俺的心中留下了美味记忆,俺又再一次被糖衣炮弹给击倒,此为罪状二!

N多年以后,俺混入了革命队伍,在深圳武警某边防支队服役,在幸参加了香港回归的保卫工作。那时俺想,香港都可以收回来,台湾省更不在话下,从此飘飘然,竟然忘记了对台湾提高警惕,此为罪状三!

后来出来工作,俺竟然去帮香港的资本家打工,除心甘情愿地给资本家剥削之外,还因为工作关系经常与台湾人接触。在为了挣钱养家糊口的面前,俺出卖了灵魂,迷失了方向。不但与台湾人与礼相待,还带他们参观了黄埔军校遗址,向他们讲述他们不知道的国共史,同时还送了一套《三大战役》的影碟给他们。台湾朋友当然也给俺讲了他们所知道的国共史。作为回礼,他们还送俺“金门高梁米酒”。虽然也为意见不同而争吵过,可俺们大部分时间还是称兄道弟,特别是在酒后更经常握手拥抱说:“咱们都是中国人!”俺又再一次被糖衣炮弹给击倒了,此为罪状四!

俺除了在现实中没有树立阶级观念以外,在网络中也是我行我素。对于在论坛中的台湾朋友,俺能和他们进行心平气和地沟通,对他们言行进行包容,却没能对其进辱骂和抨击,没能运用手中的权力对其进行封杀。

在“台湾大选”时俺虽然随一位大虾混入“绿营”网站进行辩论,然由于台湾人的狡猾,俺的ID很快被封,至此俺便丧失了斗志,惧怕了敌人。此俩事不了了之,此为罪状五!

本人深感罪孽深重,本该一死以报国民。无奈小人还是一怕死之软骨头,所以恳请大家留俺小命一条。俺保证,以后一定要提高警惕,坚决与台湾人等划清界线。虽然认为台湾省人也是中国人,但还是得进行斗争!

只是小刀还有一事不明——为何胡总书记要与台湾连战握手呢?


本文内容于 2009-8-7 14:39:53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