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一百零二章 进展顺利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1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看看就这么干净利落地解决了这么多据点,易博也是心情大好:“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出,这一下省去我许多炮弹了。可是这种打法特种兵肯定有所损伤,差不多就把他们叫回来吧,训练一个特种兵不容易。”

李昌辉一听不愿意了:“这怎么行,训练出来的兵就是要来打仗的,出了事那是他们自己学艺不精,那是他们自己不小心,那是他们自己运气不好。能怪谁?”

林易博忙点点头:“你说得对,说得对,战士就应该上战场。”

那边拔据点的战斗仍然在继续,因为有一些人数比较多,比较大的据点,所以调用了一些榴弹炮过去增援。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留守的八营也开始试探性地攻击,营属的一百特种兵也开始进行配合战友的行动

湘军将领听得这边喊杀声震天,也点齐了兵将出营观看,看仙游军打得有声有色,已经将外围的发逆据点攻得七七八八,一个个不禁老脸发烫,忙呵斥手下立刻准备进攻。

有湘军自愿的身先士卒,八营也不用派遣自己的部队前去跟太平军拼伤亡了,只需要在后面开炮和呐喊助威就行。

又一个不夜天,湘军、仙游军、太平军,三军剿杀在一起,得知外围部队处境不妙的韦志俊想发兵救援,但是一想到仙游军那变态的洋枪,可以预见只是派兵出去送死。但是不救的话,接下来轮到的就是武昌城,自己以两万之师占着地利的优势对一万人,如果只在几天之间这么坚固的城池就被攻下的话,那么自己哪还有面目去见翼王,去见兄长?

韦志俊思索再三,拼一下吧,命令城内士兵拆了许多大门,并且往上面套了布袋,布袋里装满了泥沙。这是韦志俊自己研究出来的对付子弹的办法,只是还没有实地用过,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集中了三千太平军,几乎将城内的板门都拆了个遍,然后每三人扛一个加工过的门,慢慢地打开城门小心翼翼地前进。

李昌辉指着出城的太平军说道:“两年他们对独立营的时候也正是采用这种方法,虽然臭,但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先用炮兵轰死他们。”

林易博却说道;“先别轰,一轰他们就退回去了,等出来得差不多了再炸他娘的不迟。”

李昌辉点点头,把其他各门的兵力全往这边收缩,呈弯月形对着正在出城的天平军。几分钟后,近千太平军出了城来,马上针锋相对摆了一个弧形防卫圈,后边的太平军仍然在络绎不绝地出来。

“炸吧,连同城后面的都一起炸了,看他们还怎么摆出这种乌龟阵?”李昌辉对着林易博说道:

“行,来人,对着城墙内外的长毛集中轰炸,每门炮打三发。”

两分钟后,每门炮就都打出了三发炮弹,出了城和正在出城,等候出城的太平军一片死伤狼藉,李昌辉适时地下令部队射击。更使得太平军更加混乱,虽然有门板的保护,但面对几百发呼啸而来的炮弹也只有逃命的份,不过有门板的有效遮挡,还是挡住了大部分的弹片,只要不被直接命中,不正好处在爆炸中心,还是能捡回一条命的。可是太平军一千多人全涌在城门附近,根本是最好的活靶子,几分钟后除了最外边的太平军逃了性命,其他的不是当场死亡就是缺脚少手。

前面侥幸逃过炮击的前面三百多太平军见退路都是残垣断壁,于是干脆带着必死的决心继续前进。仙游军见状忙立刻朝移动中的太平军射去。

两千多人,一秒钟就是两千多发子弹,大多数子弹打在经过加工的门板上,不是嵌在上面就是掉了下来。门板虽然帮助太平军挡住了大部分子弹,但是还是有少数角度刁钻的子弹从不知道哪里找到的缝隙集中门板后面的太平军。本来还好好地在前进,突然就听到一声惨叫倒下了,身旁同撑一个门板的战友如果一时反应不过来没有抓牢门板立刻就会被几颗、十几颗、甚至几十颗子弹打成马蜂窝,直接就去见洪秀全他哥(洪秀全号称耶稣是他哥哥)。

接连不断的减员让仍然活着的太平军压力很大,特别是子弹的冲力特别大,大多数人支撑着门板的手已经麻了,完全是凭着一股求生的欲望在支撑。

两千多人的射击持续了一分钟,近十万发子弹就这样在一下子打了出去,看看两百多太平军只剩下不足三十个,手中的盾牌也是支离破碎。李昌辉立刻下令停止射击,他被震撼了,也可以说被感动了,谁人能在这样的枪林弹雨中坚持到现在?

军人最敬重勇士,李昌辉现场就把这二十多个太平军当教材,称赞他们是真正的战士、合格的勇士。

在场的所有人也都被震撼了,仙游军停止了射击,已经到崩溃边缘的太平军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几乎在同时,都一屁股坐下来,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分多钟,但是精神上的压力和体力上的压力让他们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仙游军没有进攻,也没有后退,两千多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后边战斗的爆炸声、枪声仍然不时地传来,但是更显了此地的宁静。

韦志俊闻讯派了一支同样举着门板的部队蹑手蹑脚地从缺口处溜了出来,战战兢兢地将已经虚脱了的二十几名战友扛回去,仙游军依然一动不动,就这样看着他们把人救了回去。

一支懂得尊敬对手的部队才能击败对手!

李昌辉等太平军们撤回城去一分钟后,立刻下令部队继续进攻。

我们是兵,你们是贼,或者我们是贼,你们是兵都好。现在是敌对的双方,到你死或者我亡的时候再停止吧,李昌辉下令顾盛林的五营为主攻,朝塞满了尸体和瓦砾的城门攻去。

韦志俊派来增援的五百太平军先头几十人匆匆赶到,躲在瓦砾后面向六营不断地发射弓箭和老式火枪。六营依然是一连首攻,分散开来的一连凭着自己精湛的射术同只有老式武器的长毛进行不公平的对战。

三分钟的对射,先头的几十太平军已经大体被打死,后续赶来的四百多太平军也被逼得连连后退,他们的火枪几乎连瞄准的功能也没有,在集体对射中还好,这种分散开来的对射,不但射速比不上人家,又没有办法瞄准,只能始终处于被打压的状态。

一连付出了十几个人伤亡的代价将五百太平军消灭一百多,这伙太平军再也扛不下去了,不知道是谁先发一声喊往后跑走。有人带头,立刻就有人跟随,一下子哗啦啦几乎跑了个精光。一连见状立刻随后慢慢进入城去,随即先占领了城楼,然后再往前继续慢慢前进。

顾盛林亲自带了部队也杀入城中去,自己占了城楼,居高临下地指挥部队往纵深前进。韦志俊闻之南门失守大惊,忙将城里两千预备队派出一半前往阻拦。

太平军们依托城内的街道节节防守,虽然被逼得不断后退,可是至少迟缓了清妖的推进。顾盛林六个连换了一个遍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推进了几百米,而这几百米已经让六营伤亡了一百多人,这巷战真不好打,占据了领先几代的武器还要付出这么大的伤亡。我靠,顾盛林一怒之下自己亲自带了警卫排当先出击,刚刚杀上去不到十分钟就被林易博揪了回来。

一脸怒气的林易博叫道:“这个死家伙,自己冲什么冲,万一有个闪失我去哪里找个一模一样的还给你父母?”

“我的父母?我的父母现在还没有出生呢!”顾盛林一脸无所谓:“再说,我早满十八周岁,现在都二十三岁了,早是成年人啦,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林易博突然感慨一声:“好像是呀,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我二十五岁了。放在现代,都大学毕业两年了,就算考上了研究生也只有一年就毕业了。岁月催人老,有人说八十年代生人最喜欢说自己老了,想想也是,说了十几年了,到现在真要老了。”

顾盛林突然一拍脑瓜:“咱们这是在打仗啊,怎么说到老不老的问题上了?哦,我知道你,你是在分散我的注意力,打仗作为领导应该身先士卒。以前在学生会的时候吴老师不是经常说吗?国民党军队里面是:兄弟们,给我顶住!而咱们党呢?是:同志们,跟我上!”同样的数字,却从一个方面显现出两者根本性的不同。”

林易博无法反驳,叹了一口气:“咱们一个部门出来,多多少少我有一些自私,就想着咱们部门的人都能出人头地,比其他部门的人强,也希望大家平安,我还想看到你带兵数比你爸多的那一天呢!”

“等到你是封疆大吏那一天吧!”顾盛林嘻嘻笑,又出去督军了。

仙游军沿着攻下的那一面城墙不断地进攻,后续部队陆陆续续开入城中,李昌辉调回了一半的特种兵,让他们负责在巷战中打头阵。

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伤亡率自然比一般的部队少了许多,又往前推进了一百多米,也只不过伤亡二十几个,而太平军的伤亡他们的几十倍。占据着地形优势还会有这样的结果让韦志俊无法想不明白,难道清妖真有妖法?

接连不断的败报让韦志俊恼火不已,按这种速度,最多明晚,整个武昌城就会全部陷落。可是恼火光恼火,任凭抓烂了头皮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遏制住这种颓势。

仗一直打,到夜幕来临的时候李昌辉突然发布命令要求所有部队停止进攻,特种兵也全部调了回来,处于进攻位置的部队立刻收缩,等待下一步指示。这个时候武昌城已经有三分之一落入仙游军手中,外围的太平军据点也有一半被攻下。怎么这个时候要突然静止进攻,不但基层的官兵疑虑重重,连各营长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于是纷纷到团部询问。

李昌辉看看各带着奇怪心思过来的营级干部们,微微笑:“大家别急,先坐,喝杯水。仗打了一整天,将士们也应该休息一下不是?”

倚在门边的顾盛林大咧咧地嚷道:“是,你说得对,这么打是很辛苦,不过我的六营已经休息了四个钟头,早就恢复了体力,晚饭也吃过了,轮到我们上吧。”

李昌辉指了指窗外的火光:“咱们已经打下了武昌城近一半的地方,相信再这么打下去,明天日落之前就可以彻底打下武昌城。”

顾盛林闻言兴奋道:“两天打下武昌城,自古不多,这一仗正是我们扬名立万的时候,主席,咱们立刻继续打。”

李昌辉却摆摆手说道:“不行,要停止进攻,而且接下来的几天必须只防御不进攻,我们要等到湘军攻破了外围的太平军据点之后再跟他们一起攻城。”

五营长张万杰奇怪地问道:“为什么?白白地让他们来抢我们的功劳?”

林易博接过话来:“咱们不止在打仗啊,咱们还要兼顾以后在这里的位置,曾国藩无论是实力或者官职都比我们大。世代为官的他在朝中的关系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咱们朝中有什么人,只不过一个皇室的旁枝末叶载初而已,而且这个载初前年回京城去后就再无消息,肯定是没有办法溜出来了。看看,他的祖先可是宝亲王,一代不如一代,这个皇族也够窝囊的。不说他了,现在湘军处于灰色时期,重资建设的水师损失惨重,陆上也是连败再败,现在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的时候,历史上如果不是今年发生的天京之乱,曾国藩的湘军恐怕会被太平军的西征军消灭掉。你们想想……”易博停下喝了口水,继续说道:

“这个时候我们这么快地打下武昌城,会不会让朝中大员们认为曾国藩之败乃是用兵不行,或者认为湘军根本就是窝囊废。曾国藩政治手腕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强,想想一个拥有军事力量足以改变朝代的官员,在没有造反的情况下能够保得自己全身而退而且自己的家族得以平安继续,这得有多大的政治智慧和眼光?如果我们因为打下武昌使得朝中大员对湘军落井下石,姓曾的能不憎恨我们吗?如果他在一边使坏,到时候咱们想让咸丰帝给我们发粮饷的计划还能顺利达到吗?”

七营长马成斌轻轻点点头,但随即摇摇头:“我觉得没事,他们湘军不行咱们仙游军可以取代他们,而且我们完全有实力取代他们,到时候咸丰有求于我们,曾国藩也使不出什么坏,可能由此湘军退出历史的舞台也说不定。”

林易博从抽屉拿出一张账单:“这是我们这几天来的花费的军火清单,乖乖地两天就用去我们几万两银子,我们的家底照这么打的话别说建船厂,就是维持日常开销都不够。所以保持湘军跟我们一起打长毛很有必要,咸丰和满朝文武哪里会懂得火器作战的花费,如果还按照湘军的标准给我们兵饷,我们还不是得经常去喝西北风,热兵器打仗太花钱了?”

七营政委何志清说道:“主席和副主席说得有道理,咱们打仗是在打,可是还要考虑许多方面的问题,后勤、政治这些其实比打仗更复杂、更伤脑筋。就按两位主席说的做吧。”

李昌辉满意地点点头:“各营政委回去做做思想工作,各营营长全力配合,坚决服从命令不是嘴上说说,谁敢搞什么小动作我一脚就踢过去。但是……,长毛敢主动来惹我们一定给他们好看的,但是切记,保持必要的反击就行,不行的话可以合适地后撤以空间换取长毛更多的伤亡。”

林易博也在一旁说道:“今天大家也看到了,现在的长毛战斗力下降得很厉害,因为都是一些拉壮丁拉来的农民,我们对付他们其实是浪费我们的子弹。真正有战斗力的韦志俊还没有拉出来呢!今晚韦志俊肯定会用他的精锐来夺取我们的地盘,到时候主动示弱,以歼灭敌人为主,只要这些精兵没了,武昌城也就等于失了。懂了吗?”

“懂了——”各人起身大声回答:

“回去好好把作战精神传下去,解散!”李昌辉一挥手,三个营主官六个人一下子就不见了。

“这帮鬼孙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