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五章:合围剿杀(三)中

红色猎隼 收藏 10 1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564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虽然事先便以预料到空中机动步兵团在“切.格瓦拉”旅防区侧后的机降行动将会遭遇到对方的抵抗和反击。事先也作出了机降之后迅速进入战场进行抗冲击的演练和预案/但是始作俑者的莫德尔上校和安格妮卡中校却都未没有预料到对方的反击竟如如此迅速而又如此的猛烈,事实上几乎在联邦德国国防军空中机动步兵团抵达预定目标空域,开始机降的同时。第一支隶属于“切.格瓦拉”旅的民兵部队便已经抵达了登陆场附近,迎着CH—53G“海上种马”中型运输直升机群降落时的强力气旋发起了冲锋。

如此快速的反应以及全力以赴的冲击甚至一度令联邦德国国防军空中机动步兵团的官兵们误以为是自己落入了对方的陷阱。虽然经过了长时间严格的军事训练,且其中有超过1/3之上的士兵曾经参与过欧盟在阿富汗的地面部署。但是训练终究无法替代实战。而在相对稳定的阿富汗执行的维和任务也无法与此刻正面的剧烈交火相提并论。

“先生们!当然还有一小部分女士们,看来你们的运气不错。欢迎来到哥伦比亚的热带雨林,现在你即将到达本次旅行的第一个观光点,下面正有一群热情的土著在准备迎接你们。不要给日尔曼民族丢脸,用自己手中的武器去回应他们的热情吧!”坐在从阿富汗以来就和自己的步兵班一同作战的“獴”式多用途轻型空降战车之内,来自汉堡的通讯兵莫妮卡此刻显然无法很身边的男性士兵一样感受到班长迈克尔上士那透过声音传达来的乐观和亢奋。

作为一名加入德国陆军不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士兵,莫妮卡的履历之上已经有长达十一个月的海外作战经历了。在那些日子里,出生于德国军事世家的她以专业的职业技能和优异的表现获得了上司和战友的一致认可。而回想起自己最初加入联邦德国国防军的日子,莫妮卡不禁有种宛如隔世的感觉。她还记得那是一个刚刚过完圣诞节,飘着雪花的清晨。一群和莫妮卡一样向往军营的德国女孩,兴致勃勃地背着长约1米、直径600毫米的绿色背囊和训练用的G—3型自动步枪,从吉普车上跳下来,向她们的新上司报到,从此开始全新的工作和生活。

德国女性加入德国国防军服役的道路经历了近半个世纪,从军之路之所以如此艰难是有历史和宪法原因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身于奥地利的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似乎对女性保有一种传统的尊敬或者轻慢,因此即便是东线巨大的兵员消耗面前,希特勒也拒绝将德国女性编入作战部队,甚至拒绝征召德国贵妇人的奴仆们参军。而与之相比,坐镇莫斯科的斯大林却没有这样的顾虑,在那场人类历史上至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战争之中,克里姆林宫大手一挥便要求数以百万计的苏联女性“脱下布拉吉,穿上军装”奔赴前线,去填补男性兵员的严重不足去了。

从结果上看日尔曼女性虽然也颇为强壮,但是恐怕也远不及斯拉夫民族的千年苦难在他们的子孙即便是女性基因之中注入的勇敢和坚韧。在整个东线的战场之上,苏联女兵几乎担负了从步兵到战斗机飞行员所有一线的作战任务。而德国女性却只是在国防军和党卫军之中中担任护士、电话员以及秘书之类的辅助职务。象“空中魔女”汉娜.赖奇那样的女性终究是凤毛麟角。

而二战结束之后,德国人提出在战争中将女性用于军事目的是违反道德的。因此,联邦德国基本法规定,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女性接触武器。在这之后,德国国防军只有女性文职雇员。事实上除了道德层面冠冕堂皇的借口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二战末期,特别是在东线战场之上,德国女性辅助人员一旦被俘往往会受到非人的虐待。在那些噩梦的阴影之下,德国政府不得不小心的回避着类似悲剧在冷战中重演的可能。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期,北约女兵越来越多地被征召参加战斗支援兵种,如炮兵、工程兵、空军女飞行员等,其岗位范围也正渐渐扩大。但是直到1975年,德国女性才获准以护士和药剂师的身份加入德国国防军,这打破了只有男子才能身穿军装的传统,但她们不得接触武器。后来,德国国防军又向女性开放了军乐队的岗位,但女性依然被禁止进入作战部队服役。因此,德国国防军中女性军人数量有限。

但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却最终改变了这一状况,1996年,出身德国陆军家庭的女性电子技术员克赖尔.塔尼娅申请担任装甲车技师。但是报告交到德国陆军手中,却遭到拒绝,依据自然是德国《基本法》和《士兵法》的有关规定。塔尼娅一怒之下,将德国防部告上法庭,理由是“歧视女性”。这场官司从德国的地方法院一直打到欧洲法院。直到2000年1月,欧洲法院最终作出裁决,判定不让女性担任作战职务构成性别歧视,要求德国政府修改相关法规。2000年10月,德国议会不得不修改了《士兵法》和《基本法》,向女性开放了德国战斗部队中所有的岗位,从此德国女性可以在军队之中担任坦克手、战斗机飞行员甚至特种部队成员。

但是向来严谨的德国人还是在女人走进一线部队的问题设置了众多人为的障碍。比如:女兵必须全部是经自己申请并经必要的心理、体能、智力考试合格后才能获准加入作战部队。而为了让部队里的男性军官带好新入伍的女兵,德国军方在女兵到作战部队之前,就展开了对男性士兵进行相应训练,让他们不要对女性怀有歧视。军方还专门在德国北部的一个军事训练中心开办了由陆、海、空三军军官参加的训练班,教授军官们如何与军营中的女性相处并一起工作。当然虽然采取了诸多措施,但德国军方还是认为,女性进入兵营,无疑将带来很多以前不曾遇到的问题。因此,军方高层认为,让军营中的男性尤其是男军官们了解如何带好女兵,是一个紧迫且意义重大的任务。

而承担这个培训任务的训练中心主任于尔根.魏德麦尔上校就明确表示:“我们训练的内容不是向这些成年男性泛泛地介绍与女性相处应注意的事情。那是中学老师作的事情,我们要通过训练让学员明白,由于女性的到来,他们的工作将出现什么样的变化以及怎样应付这种变化。同时,他们将学会怎样消除思想中存在的偏见。”

而所谓的“消除偏见”就是意味着于尔根.魏德麦尔上校的学员们必须全面完整地认识女性。事实上,女兵在很多方面的表现比男性更出色。例如,她们无论在体能训练还是在心理素质方面,都比男性具备更强的承受能力,她们在处理危险情况时也往往表现得更冷静、更勇敢。也就是说在对女兵的训练上,向来强调所谓“绅士风度”的德国军官们非但不应徇私网开一面,甚至还要更加的严格。于尔根.魏德麦尔上校的意图显而易见,那就是用严酷的训练打消那些娇生惯养的德国女人对军营的幻想,让她们自然淘汰。

而德国女型军官的培训更为严格,其培养过程与男军官一样。首先要经过筛选程序,合格者才能进入军校学习。在军校她们还先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初级训练,尔后才能开始正式的军官课程学习。女学员们将在军官大学学习3年,以获取尉级军官所需要的知识,并且还要通过相应的军事训练。德军“狂风”式战斗机的女驾驶员大部分还要被送到美国训练。对于德国普洛恩海军士官学校,新招收的所有女学员将与男学员一起先接受两个月的基础训练,毕业后再转入慕尼黑和汉堡的军官大学。训练期间,对女学员们的要求与男学员相同,她们并不会因其是女性而受到优待。

但是首批女兵加入作战部队服役后,作战部队反馈的信息却令于尔根.魏德麦尔上校大失所望,作战部队接纳女兵服役没有多少问题。女兵们的素质都很高,对士兵这个的职业也早已有了很现实的认识。因此在作战训练中,她们表现出很高的积极性、热情和技能。在行军、野外勤务和体能训练中,女兵们要求与男兵没有任何差别,经受住了严格的考验。

而一线的德国军队男性官兵更不得不承认,女兵的到来意味着军队中的内部竞争将更加复杂。他们必须得更加玩命训练,因为女兵参加训练是刻苦认真的。有相当数量的男性官兵认为,虽然女兵们刚刚开始服役,但她们在训练中表现出的意志、效率和决心已经使不少军营男子汉不得不暗挑大拇指。这一点在新兵的淘汰率上就可见一斑。至今,只有25名女兵由于个人和身体健康原因离开部队,远远低于男新兵的被淘汰数量。而首批留在德国陆军之中的女性士兵之中就有现在领导着德国陆军第1空中机动旅的安格妮卡中校。

不过虽然女兵们在训练之中的表现出色,但是德国军方高层还是对女兵能否在一线部队里撑起半边天表示怀疑。毕竟训练永远不等同于实战。此外,对于在空军和海军中服役的女兵来说,她们还面临着生理、心理和能力上的多重挑战。因此德国女性能否真的可以走上战场,依旧是一个令德国军方内部争执不休的问题。而2001年开始的阿富汗“维和”任务却给这一问题提供了最好的试金石。

自美国在阿富汗在“反恐”名义之下展开的大规模军事行动结束之后。联邦德国政府在2001年便在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北约指挥的国际安全协助部队负责在阿富汗的行动之后,作出将同荷兰、丹麦一起派遣1450名士兵参加在阿富汗的维和行动的决定。虽然是三国联合组建维和部队,但其中德国军人的比例却远超过其他两个国家达到了1200名之多。而随后德国政府更不断的向阿富汗地区增兵,在只有少数国家同意向阿富汗派遣更多的部队的情况之下,德国和加拿大部队是部署在阿富汗的人数最多的外国维和部队。

除了不断增兵之外,联邦德国政府还多次延长德国在当地驻军的部署时限。2008年德国国防部长弗朗茨.约瑟夫.容甚至表示德国军队在阿富汗的维和行动将至少再持续5年至10年。“只有当阿富汗的警察和军队有能力维护自身安全,德国才会考虑从阿富汗撤军。”并首次一该德国此前的原则,向阿富汗派遣的作战部队。而在此之前德国军队在阿富汗北部马扎里沙里夫只部署了所谓的“稳定部队”,而“稳定部队”和作战部队在装备、训练和执行任务方面均有着明显的不同之处。

而在“反恐战争”之后的阿富汗维和任务之中,美国则主要负责阿富汗形式最为复杂的东部地区。意大利和西班牙负责西部,阿富汗南部由英国分管,而德国所负责的是相对稳定的阿富汗北部地区。而在负责者阿富汗维和使命之中最为简单部分的德国军队却一直对阿富汗的整体局势采取默不关心的态度。以至于一位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美国高级官员在“法兰克福汇报周日版”上对联邦军只“龟缩”在阿富汗北部值勤的做法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说德国的做法“有违团结精神”,要求柏林“必须迈出更远的一步”。他说:“维和部队总指挥官必须要做到能在早上给德国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派遣一个营到阿富汗南方,而傍晚时就有一个德国营到位了。”他说,不能让人接受的是,一个参与维和的国家“从根本上拒绝把自己的部队调遣到其它地方”。

随后在北约召开的讨论扩大阿富汗维和地区范围问题的峰会,美国、英国和加拿大都希望德国士兵也能多到南部去执行任务,以增援美、英、加三国部队在那里的对塔里班反叛武装的围剿,不应在继续在在阿富汗北部“画地为牢”,让士兵只在有限的地区驻扎。偶尔到南部执行运输飞行任务。但是德国政府的态度却异常的强硬—“我们的部队就呆在北部。我们只是偶尔会提供帮助。”而当全世界都对于德国的执拗表示不能理解之时,他们却忽视了一个最为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阿富汗北部与德国传统的东方敌人—俄罗斯仅有一界之隔。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