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小贩在纽约摆摊的辛酸生活(图)

zjywhuangmao 收藏 1 452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7_66756_9766756.jpg[/img] 据美国《侨报周刊》报道,对许多游客来说,街头路边的小商贩是纽约难忘的一景;但对许多新移民来说,摆摊却是他们赖以谋生的手段。据统计,纽约的街头集市每年可以吸引200余万游客,带来150万美元的生意,但小贩们的日子并不好过。经济不景气的当下,纽约市超过20万人失业,越来越多的人无奈中选择走上街头摆摊养家糊口,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些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纽约街头华人小贩们的世界……


华人小贩在纽约摆摊的辛酸生活(图)

美国《侨报周刊》报道,对许多游客来说,街头路边的小商贩是纽约难忘的一景;但对许多新移民来说,摆摊却是他们赖以谋生的手段。据统计,纽约的街头集市每年可以吸引200余万游客,带来150万美元的生意,但小贩们的日子并不好过。经济不景气的当下,纽约市超过20万人失业,越来越多的人无奈中选择走上街头摆摊养家糊口,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些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纽约街头华人小贩们的世界……


牌照换名如此难


尹女士,来自中国江苏。先生原本在华埠合法摆摊,七年前不幸中风瘫痪,生活重担便落在她的肩上。她向市政府申请将丈夫的小贩牌照改成她的名字,但六年过去了,一直没有结果。为了生存,走投无路的她这些年只好冒险用丈夫的小贩执照,但屡次被警方逮捕,不但货物被没收,还收到大量罚单。



尹女士常常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丈夫,在华埠茂比利街摆摊贩售小礼品,被警方查到无照经营是常事。几年来,尹女士曾找过市议员办公室,请求帮助摊贩执照更名,也到过多个华人社团求助,希望尽早取得自己的执照,但遗憾的是到现在都没有结果。


无照经营的困扰


华埠电话卡小贩李小凤在东百老汇怡东楼转角摆摊多年,由于不堪被警方经常拘留、开罚单,2005年3月放弃电话卡生意。当年9月到新州谋职时,不幸遭遇车祸去世。4年过去了,李小凤的哥哥李乃枢仍悲愤地表示:“如果她能一直在怡东楼门口卖电话卡,可能就不会赔上一条命。”


时年48岁的李小凤1997年赴美,长期以卖电话卡为生。由于没有牌照,经常被警方开罚单,没收电话卡,甚至拘留。李小凤曾向哥哥诉苦:“我又不偷又不抢,可经常像贼一样被警察抓,整天提心吊胆。”最后,李小凤只好放弃卖电话卡的营生。电话卡熟客对李小凤的不幸离去都感到惋惜,他们说李小凤古道热肠,平时,外州的客人,只要是熟客,打一通电话,李小凤就把电话卡先赊给他们。陈女士说:“到现在我都尽量少从她以前在怡东楼转角摆摊的位置走过,我真的好难过。”


无照经营一直是困扰纽约小商贩的首要问题,据城市正义中心(Urban Justice Center)“街贩力量”组织共同主席威尔斯(Michael Wells)介绍﹐纽约市目前的执照配额为食品类摊位3000个﹐其他商品853个﹐这个配额在过去的30年里没有任何增长﹐使得目前排在申请等待名单上的人已经达到2500名﹐其中一些已经在等待名单上排了10年的队。根据该中心估计,目前纽约街头有五成小贩为非法设摊,谋生时需时刻警惕躲避警察


频繁临检压力大


华埠的主要商业街上一年四季都有路边食摊,这些路边摊因其价廉物美,广受欢迎。入夏以来,纽约市消费者事务局(Dept. of Consumer Af-fairs)、清洁局(Dept. of Sanitation)、卫生局等执法部门加强管理,不定期突检华埠各主要商业街道路边摊,有的摊位数张罚单总计600多元,商贩们叫苦不迭。


坚尼路勿街交口路边摊老板表示,入夏以来他已被开出了多张罚单,共计600多元,违规项目主要为生食冷藏温度不达标。老板说,卫生局官员来检查时,摊位上生食物的温度一一检查。路边不可能摆放冰箱,因此路边摊生食的冷藏就靠冰块。遇到气温高的时候,带出来的冰不够用,补充不及,就容易冷藏温度超标。老板叹气说“这么个小摊,五脏俱全,放置食物的位置有限,遇到天气热,我们已经采取了随时让家人送货补充的办法,可还是被罚。”


据纽约“小贩权益组织”的调查,摊贩们每天都要面对包括卫生局、消费者事务局、清洁局、环保局、财政局、公园局和市警局等七个市府单位的监督和检查。他们平均每年收到7张罚单,平均罚款433元,占一年净收入5%,而他们平均年净收入为7500元。


语言障碍吃闷亏


由于言语不通,小贩们还经常遭遇到执法人员不公平对待。50多岁的温州籍街头画家董鹤畴2007年夏天在华埠街头摆摊时,被警员开出罚单,但因不谙英文不明白警察指令而发生争执,争执中被警察摩托车撞伤右腿,造成粉碎性骨折。


董鹤畴的妻子张女士表示,当天董鹤畴像往常一样在华埠人行道上摆摊写字作画,中午分管该辖区的市警1分局一名警员来到董鹤畴的摊位前,要求其出具身份证和摆摊证件,虽然董鹤畴证件齐全,还是被警员开出一张罚单,并被勒令立即收拾摊位离开。由于董鹤畴不谙英文,不明白警方让他离开的指令,之后双方发生争执,警员即用警棍打他的背部和手臂,董先生被打后就跑。该名警察一直追董鹤畴到百老汇夹布隆街地段,此时有几十名警察将他包围,一辆印有1分局字样的摩托警车向董鹤畴猛冲过来,正撞在董先生的右小腿部位。


之后董鹤畴被警方控以无执照贩售物品及拒捕两项罪名,不过当年10月法官决定将案件撤销。市议员刘醇逸不仅对此事表示严重的关注,还给予帮助。2007年11月,董鹤畴透过律师正式向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提出诉讼,控告警方侵犯其民权。今年1月,在刘醇逸的调解下,董鹤畴与市政府达成庭外和解,获得65000元民事赔偿。


刘醇逸表示,董鹤畴事件并非个案,在华人社区无论是街头小贩还是餐馆业主,因为语言不通遭遇执法不公的情况屡见不鲜。


摊位紧缺生存难


纽约市的“禁止摆摊区”越来越多,小贩们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虽然大多数小贩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先到先得”,但有时也会发生为了争抢摊位口角事件,个别的,还从“文斗”升级到“武斗”。记者曾目睹过一场两位花鸟画女摊主为争抢摊位大打出手的闹剧。


在华埠勿街、摆也街转角处两位花鸟字画女摊主因抢摊位发生争吵。互不相让的两位女摊主在不断争吵中开张做生意,为了抢对方的生意,竟然到对方摊位上拉顾客,还故意相互压价出售。“就是赔钱也干。”其中一人愤愤地说。附近商店的员工看不下去,出来劝架,并表示如果不停止吵架让她们都离开,但并未劝住她们。双方口角一步步升级,最后他们肢体接触,互相用力推搡。


华埠勿街是花鸟字画摊最多的一条街,常在勿街、坚尼路交口摆摊的刘先生表示,按照行内约定俗成的规矩,以“先到先得”为原则,大家都知道这条街上大至都有谁在这摆摊,摆在哪里,一般不会去抢别人的摊位,以免发生冲突,招来警察。


刘先生表示,干这行虽然不要看老板的脸色,收入比在餐馆洗盘子高些,但被警察刁难,三九天、三伏天、刮风下雨时也是很辛苦的。由于现在干这行的人多了,目前一幅不带框的花鸟字画卖5元,带框的则为10元,比以前减了一半的价格。“游客少,生意更不好做了,希望大家团结点,不要再生事端了。”刘先生说。


原先在华埠哥伦布公园和罗斯福公园外摆摊修鞋的师傅们却没有那么幸运。今年3月,纽约警方针对街头涂鸦、吸毒等违法行为专门设立了“改善生活”(Quality For Life)执法小组,该小组和公园局联手对两个公园进行整顿,不准在公园旁无牌经营,从那时到现在,他们连摊位都没有了。在华埠存在了数十年的路边修鞋摊一下销声匿迹,只有公园围栏上红红的告示显示著他们还在艰难地营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