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第212章离别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晚上我们准备狂欢一下,毕竟在这里待久了我们之间还有感情的。对那帮天天虐待我们的班长我们也不介意了。苦这个东西是很奇怪的,刚开始的时候很难受,久了以后也就习惯了。。

慢慢的发现居然觉得吃苦也就是那么回事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难,现在想想当兵的时候是真苦,可是一路走来也不觉得怎么样,只是如果现在让我回去,可能我就接受不了了。

我们大家集资请我们的班长连长还有队长一起出去吃饭。

上头给的答复是,班长可以出去,队长和连长就不去了,怕影响不好。。。

靠!队长这样的鸟人也会怕影响?

而且他们也要给我们准备我们在教导队最后的一顿晚饭。。。会餐。。。呵呵。。大鱼大肉的生活又来开始了。


晚上我们三十几个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去了,临走前我们把军衔都摘了,怕遇到什么当官的或纠察之类的,我们当然不怕他们,不过出去是为了开心所以就不想惹麻烦了。。

我们找了一个差不多的酒店好像是叫什么齐芳阁的什么的记不清了,多少年不腐败了呀,都不记得饭店名字了。。。

这帮家伙喝起酒来都是一套一套的,我们早就合计好了非把这几个班长给放躺下不可。。

于是就采取车轮战术对他们进行攻击。。。

班长们也知道我们的想法,但他们不可能拒绝的,如果他们不喝说不定我们会真的往他们嘴里灌的,到处都是歌舞升平呀。。太平世界真好呀。。


“操!喝多了我要去厕所还有谁去呀!”我放下手里的啤酒瓶,站起来问。

“我也去!”起来的当然是胖子这家伙哄架秧子的事准少不了他。。

“我也去。”小牟还有另外一个兄弟也站了起来。

我们四个晃晃悠悠的往厕所走去。

“陈朴?!”一个声音从对面传过来。

“嗯?谁呀!”外面我不认识人呀。

我抬头一看,真是冤家路窄“丫头?!你跑这儿干吗?!”

我一看是丫头

“吃饭呀,我们今天刚开学,几个姐妹一起吃顿饭!”

“噢。”

“你们干吗呢?你们领导怎么舍得把你们放出来呀!”

“我们后天出狱,今天领导特批出来狂欢一下!”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旁边经过一个女的,他听我说出狱还以为我真是监狱的呢,看了我两眼就跑了。。

看来我还真像进去过的。我像十恶不赦的吗?!有像我这样长的这么善良的坏人吗?!

“日!”不屑的说了一句。

“去我们那儿坐会吧。。”站头邀请我们。。

“算了吧你们一帮大老娘们,我们一帮大老爷们的坐一起不好!”我发现我真的是酒后吐真言,

不过在丫头听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如果没见过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的,看看丫头的表情就可以很形象的理解了。

“你说谁是大老娘们?!”她一把掐在我身上。

“**!”我一下蹦了起来,急忙掀开衣服看了看都紫了。。

为什么女的都要掐人呢?!

“我没说你,你怎么会是大老娘们呢?!你连小媳妇都不是。。哈哈”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喝了酒,今天心情特畅快,也就多逗了丫头几句。

丫头抬脚就踹我。。

“胖子你去吗?!”她又问胖子

胖子看了看我,有点为难

“我们那儿可有好几个美女!”

“我去!”一听到美女这两个字胖子的反应速度就非常快。见色忘友的家伙。。。

其实我也想去看看美女,醉眼朦胧看美女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推开她们那间屋子,里面还有四个女生。。。

其中一个是林源。。

我心里愣了一下,但表面上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我装做喝多的样子,晃晃悠悠的站在那儿。可能当时真有点多了。。

“各位大。。。。”我本来想说大老娘们的。

可后面的丫头在我后背使劲的拧了一下,疼的我够呛,我后背又紫了一块。。

“各位大小姐。。。。”我换了一个词。。

大家都不是什么生分的人,还没等我说完呢,胖子这个狗日的就坐下了。。

我也坐下了,但我只是闭着眼,假装喝多了。。

胖子在那边可是如鱼得水,谁说女人就不能喝酒?!

胖子就是酒桶级别的了。可那女的就是跟胖子硬拼。。。

杯子一碰,马上见底。。最少两个人不嫌杯子麻烦,直接有瓶子吹。。

“女中豪杰。。巾帼英雄呀。。”

林源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胖子小牟都没有跟她打招呼。。

只有那个不知道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的兄弟跟她打了一招呼。。

“给我根烟”我对那兄弟要了一根烟

其实我戒烟很久了,但今天突然很想抽。。

我深深的吸了口烟,然后把头仰到椅子上。。。

一口烟吐向天空。

突然我觉得身边嘈杂的声音都没了,这个世界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把烟插在嘴上像一个只有一柱香的香炉。。

“咱们出去玩吧?”丫头提议。

“去哪儿玩?”胖子这家伙是是越喝越精神

一听说玩更来了精神。

“我们时间不多,一会还要回营房!”我提醒了胖子一句

“不远,就对面那个的厅。”丫头指了指窗户外那个能看到的灯火辉煌的地方。

“我们一直想去,可是我们都是女生怕有什么事?!”

“哟。。。你也有怕的吗?!”

“一边儿去。。”丫头瞅了我一眼。

“去不支吧!”

“去!你请客我们可没钱了!”这是最现实的事。

那一个月一百多块钱,实在是有点不太够用。

“没问题!”丫头答应的挺爽快。。

临走前,我们还是回到我们那屋跟班长说了一声。这时的班长很爽快“去吧,有时喊我们!”

从饭店到那个的厅也就是二百米的距离吧。好像是叫滚石。。。。

我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终于我也可以享受一下资本主义的糜烂生活了!”

刚到门口就能听到里面震耳欲聋的声音。。。

门票只收男的,女不收。。。。妈的什么世道?还男女平等呢。

进到里面五彩的灯光照的我眼花缭乱的。。

一个服务生引导我们到了舞池。。。。

以前只有在电视里才出一的纸醉金迷的生活出现在我的眼前。

前面一个台上子几个穿的少的可怜,不过看上去却很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女的在巨大的音乐声中不断扭动着腰肢。

台子的两边各有两个大号的笼子,每个笼子里有一个穿的天使却有着魔鬼一样身材的美女,跳着各种诱惑的舞蹈。。

舞池里更是形形色色的男女随着音乐声不断的扭动着身体,其中不乏那些极其诱惑的女孩们,有的我怀疑还未成年。。。

形形色色的男人们也在里面混着,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占占女生的便宜。。

这简直是男人的天堂呀。。。

我站在舞池里,震动地板让我不用动就随着音乐的节奏不停的晃动着。。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堂呀。

天堂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是一个不同的定义,对于我们这些兵来说,每天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活着那就是生活在天堂了,如果发现自己活不过来了,那就是去地狱报道了。。

我们几个没有分开,大家都是第一次来这儿,不过我们的眼睛都是往舞池里看,因为那里有很多可以吸引我们眼球的美女。。。

当然我们也是看看而已,真要给我们一个当媳妇估计我们也是无福消受呀。

我一边往远处看,一边盯着身边这几个女的怕她们有事。。

这时有两个家伙便跳便混过来。

有一个朝林源就贴了过去。。

林源推了他一把,然后嘴里说着什么。在这种环境里说话得很大声音才能听到。。

那家伙还是很不识趣的往前凑。。。

林源求助的看看我,我从从群中挤了过去,挡在那家伙的跟前,我心里的火早起来了。

“哥们,有主儿了!”我对那个家伙说

那家伙不屑的看看我

“你他妈的算哪个鸟蛋?!”

他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指,另一只手托住他的手腕,猛的往下一按,然后一脚就踹在他的裆部,他一下就软了下去。。

“***的!”我骂了一句。

跟他一起来那个小子一看出事了,就嚷了起来,一会舞池大约有三十几个人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操~!走!”我推了丫头他们几个一把。“送他们出去!”我对我们那兄弟说了一句。

那兄弟护着她们几个往外跑。。我们三个断后。。


三个对三十?说笑呢吧。

幸好中间有一段很窄的地方他们一下也冲不过来。。

我们迅速的往外跑。。

一会儿他们就冲了上来。。都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呀。

我举起刚才从里面跑出来的时候顺手从吧台上带出来的瓶酒,朝跑到最前面的一个家伙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啪”的一声碎玻璃四处飞溅。。

“老陈接着!”前面的胖子冲我喊着,我一转身两个啤酒瓶向我飞过来。。。

我双手一抄把酒瓶接到手里,接着我用出全身的力气就像我们投手榴弹一样把酒瓶甩了出去,砸到谁算谁倒霉吧。

女生跑的就是太慢,她们先出来的都没能跑出去。

三十几个家伙把我们包围了。我们四个人把她们几个女的围在中间。

丫头还好至少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其他几个女生就不行了,有得已经吓的哭了。都是些良家妇女,你说没事出事瞎得瑟什么呀。。。

“干他!”里面有人喊了一声。

包围圈开始缩小。。

“操他妈的拼了!”

就在我们准备拼的时候,从饭店里跑出了一队人马,不用说就是我们那帮兄弟了。。

原来些兄弟准备收拾一下回去呢,一个兄弟刚下楼结帐就看到我们被人撵的狼狈逃窜。。

他急忙上楼把兄弟们给叫了下来。

二十几号兄弟人手两个啤酒瓶就冲了下来。。

集体出来还有兄弟被人打了,说出去以后就不用在“解放军”界混了。。

打头的是我们的熊班长。。

以前就见他收拾我们了还真没见过他动真章的。。

只见熊班长,像黑瞎子一样的朝着人群就冲了过来。手中的酒瓶左一下右一下,两个家伙就趴下了。

人喝了酒就容易兴奋没事还想找点事干呢。。。

那二十多兄弟一冲过来,形势马上变了。

如果说他们是古惑仔,那我们就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古惑仔。。

“弄死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口号。

那拨哥们一个冲锋就打了过来,所到之处人仰马翻。。

特别是那几个班长,平时除了操练我们也没别的业余爱好。今天可逮着实践的机会了。。

把平时学的那点东西全展示出来了。

更搞笑的是还有一个兄弟一边打一边念招式,如同正宗的武林大师一样。

犹如入无人之境。。

此处不再多描述了,不了解的就上网下几集古惑仔看。。

趁着乱劲我把那几个惹事的姐妹们送上出租车。

转过身加入到战团,我们是以绝对的压倒性优势把他们干倒的。。

不一会儿他们已经没有能站起的人了。。

到最后我就站一边看他们表演了。

只见熊班长,手里握着一只“铜人槊”(古代一种兵器,具体形状见单田芳评书)上抡下扫,好一招力劈华山,紧接是一招横扫千军,于千军万马中取敌上将首级莫熊班长莫属,这要是生在三国时代,绝对能和张飞拼一下。。。

只可惜他那只真人版的“铜人槊”太不结实了。那家伙被熊班长抡了几下后,就痛苦的把前天晚上吃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胖子是有样学样,跟着熊班长学着抓起一个家伙就当兵器使,不过他抓的明显的比熊班长那个要小一号。。不过胖子舞动起来也是呼呼生风。。

路边这时也有围观的路人,我很想找个破脸盆什么的过去喊上几嗓子“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然后再收个几块钱。

他们就是在看免费的武术表演。。

而且还有评论的“嗯这招不错!”一边的还点着头。。

我日都是些什么人呀。。

这一架打的我们也出汗了,妈的打人也是一件很费力气的事。。

我们的酒也醒了。。看着满地翻滚的人。心里是一阵的畅快。。

“撤!”有人下了一声命令。

那时这边的治安还不是很严,其实在的厅里打架的事常有。警察也不乐意管,反正基本上打架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我们瞬间就从出事地点消失了。。

回去以后,我们统一口径那就打死也承认我们打过架。。

这事后来就没人问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