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五十二 原来真的是两本黄色小说

梅戈 收藏 2 2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土六子很快就满面春风地把书拿出来了,而且的确是两本手抄本,都是那种小开本硬皮的小笔记本,装在口袋里非常合适和方便。瞅着我们俩期待的眼神,土六子把手里的书(确切的说是两本笔记本)一手一本,分别递给了我和邢立强,而我和邢立强顾不得说什么,接过手来打开就翻,果不其然,土六子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土六子很快就满面春风地把书拿出来了,而且的确是两本手抄本,都是那种小开本硬皮的小笔记本,装在口袋里非常合适和方便。瞅着我们俩期待的眼神,土六子把手里的书(确切的说是两本笔记本)一手一本,分别递给了我和邢立强,而我和邢立强顾不得说什么,接过手来打开就翻,果不其然,土六子递给我的这本果然就是那本闻名已久的《曼娜回忆录》。这本著名手抄本的封皮还好,可里面不知被多少人翻过,有不少地方还有油迹、手印、酱油迹,翻开它的第二页,在中间位置端端正正地用小楷毛笔写着书名《曼娜回忆录》,字迹之工整,颇让我们这些写不好毛笔字的学生汗颜,再向后翻,那内容就是用钢笔抄写的了,很娟秀,一望就而知是女孩子的字,而且为了让人看清楚,内容都是写一行空一行,让人看起来很舒服,我正想慢慢欣赏,旁边邢立强叫道:“六哥,《蓝桃春梦》是谁写的啊?写的是什么啊?怎么不是《曼娜回忆录》啊?!”

土六子呵呵笑道:“《曼娜》在韩永这里,你这本书也挺好看,至于你问我谁写的?我也不知道,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已经拿了很长时间,过几天就真该还了!”

邢立强一听《曼娜回忆录》是在我手里,伸手就把它夺了过去,同时把他另一只手里的《蓝桃春梦》塞到了我手里,这一连贯的动作很快,使我还没来得及看《曼娜回忆录》的内容,手里的书就已经换了。

瞅着邢立强,我和土六子都笑了,土六子问邢立强:“你怎么知道我手里有《曼娜回忆录》啊?这事我又没和你们说过!”

邢立强一边翻手里的书,一边回答道:“韩永跟我一说,我就猜是《曼娜回忆录》,没想到还真被我猜着了!六哥,你这书能让我们哥儿俩看几天?”

土六子坐到我们的身边道:“这书就是看慢点儿两钟头也看完了,你们俩就在我这里看,看完两人换换就行了,别人跟我借走是为了借回去自己抄一本,我看你们俩就算了!”

邢立强这时只顾看书,也没听清土六子在说什么,含糊其辞地就应了一声,土六子瞅着他又笑了笑,对我道:“这两本书写的都不错,看一遍就能让人记个大概,所以也有人凭着记忆在家里自己复写,这样版本就多了些,不过内容还是大同小异!”

我点点头,土六子知道我们现在都很想看手里的书,就对我说道:“你自己看吧,甭管我干什么了,今天我也没什么事,有什么话等你们俩看完再说!”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土六子理解的点了点头,自己抽起了烟。

看他若无其事的抽起了烟,我就看起了手里的书,这本《蓝桃春梦》没有《曼娜回忆录》抄的好,字迹是颇为潦草,有些字简直看不清,使得我不得不去猜,不过书的内容我总算看明白了。这本书总共写的就是三个人,首先出场的是蓝姐和双生,然后就是那个叫桃红的小女孩,内容也基本是描写那些事的,不过我从来没经历过那种事,其中的奥妙也还不懂,但也看的我是血脉贲张,心里不由得就是一阵阵躁动。

看我看完书的最后一页,合上这本《蓝桃春梦》,一直在一边坐着抽烟的土六子笑着问我:“怎么样?韩永,看的过瘾吗?这书我觉得比课本写的好,起码我爱看!”说完,他就自顾自地哈哈笑了起来。

握着这本《蓝桃春梦》,我也笑着道:“这书写的是不错,可我对那些事没经历过,不知道那种神魂颠倒是什么感觉,不过我感觉这书写的挺真实!”

土六子把手里的烟头一扔,道:“没经历过还不好办?舍不得你那白兰,这街上的浪货有的是,你自己不好意思找,六哥给你找一个,让你尝尝神魂颠倒的感觉!”

土六子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急忙答了一句:“不用了,六哥,什么时候我要想那事,我自己去找,这事就不麻烦六哥了!”

土六子听罢是哈哈大笑:“你韩永要想找个浪货玩玩儿,我觉得是绝对不成问题,随你吧,不过你可别说是六哥教你坏啊,这事做了一回就上瘾!”

我这时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恰好邢立强把《曼娜回忆录》看完了,趁着我们俩交换继续看书这茬口,土六子那话我就没接。

等看完这两本书,时间就到了中午,土六子就留我们俩在他家吃饭,看他是实实在在、非常诚恳,我和邢立强也就没客气,老老实实地在他家吃了一顿午饭。

这土六子菜做得不错,尤其是西红柿摊鸡蛋,火候掌握的非常好,出锅上桌后还能看见成块的西红柿,不像许多人做好这菜上桌后就只看见鸡蛋找不着西红柿了。他这西红柿摊鸡蛋,咸淡也适口,让我和邢立强是吃的一点儿没剩。

土六子看我们俩吃的那么香,一边吃就一边问我俩还要不要再做一个,我连连摆手道:“行了,六哥,这就挺好,再做一个就该浪费了,咱们这菜又不是不够吃,你可别再做了!”

邢立强也是边吃着东西边拦着土六子不让他去做。

土六子见我们说的很实在也就没勉强,三个人是边吃边又聊了些社会上的事,这一顿饭吃的三个人是高高兴兴,既没不够,也没浪费。

等我们吃完饭刷了碗,又有几个人来找土六子,这几个人我和邢立强都不认识,土六子是一一给我们做了介绍。

因为不熟,看他们说话我呆着就感觉有点儿别扭,而且看这几个人找土六子也象是有什么事,所以又坐了十几分钟后,我向邢立强一使眼色,两个人同时都站了起来。

土六子一看我和邢立强都站了起来,就不再和那几个人说话反问我们俩:“你们俩这是要走吗?要没什么事就在这儿玩吧,下午我不出去!”

我瞧了一眼邢立强,对土六子笑着道:“六哥,我们俩也是没什么事,就是想出去逛逛!”

看样子这几个人找土六子还是真有什么事,所以土六子听我把话说完也就没再拦我和邢立强,他对那几个人说了声:“我送送我这两兄弟!”就也站了起来。

那几个来找土六子的人见状也都站了起来,我和邢立强连忙向他们客气道:“哥儿几个,你们坐,我们都是六哥的兄弟,你们不用客气!”

那几个人笑着道:“好说,好说,有时间咱们哥儿们再聊!”

我冲他们又招招手,对土六子道:“六哥,你在家招呼这哥儿几个吧,我和力强又不是外人,用不着送,我们俩自己走就行了!”

土六子这时已经推开椅子,一边向外走一边对我和邢立强笑道:“你们俩这半年都是稀客,尤其是力强,从咱们认识到现在,恐怕只来过我这里一两次吧?!”

邢立强看土六子把这事都记得这么清楚,感动道:“是,六哥,以前我跟韩永来过一回,这是我第二次来,不过以后有时间我会常来看六哥!”

土六子呵呵一笑,走到大门口伸手给我们俩拉开屋门:“远送我就远送了,有时间你们哥儿俩就过来,六哥喜欢和你们做朋友!”

我和邢立强也紧着不让土六子送了,土六子还是呵呵一笑,嘱咐我们俩有时间多来,我和邢立强答应了,转身离开了土六子家。


从土六子家出来骑上车还没骑出多远,我正想着两本手抄本里的情节,邢立强突然对我道:“韩永,你还想看那书吗?不知怎么地,我还想看!”

这两本书我其实也挺想再看看,现在听邢立强这么一问,我猛然惊醒道:“你意思是咱们也抄两本?!以后想什么时候看就随时能看是吗?”

“是啊!”邢立强骑在车上哈哈一笑:“这书不是叫手抄本吗?别人能抄,咱们就也能抄,何况这书又不像《水浒》、《红楼梦》似的是大部头,我看咱俩最多有个三四天就能抄完,我说的还是慢的,时间抓点儿紧,我看今天开始抄,最迟后天就能抄完!”

一言点醒梦中人,我马上脱口而出就说了一个好字,这好字话音才落,邢立强已经一拐把,带着我就又向土六子家骑去。

到了土六子家楼下,我对邢立强说了一声:“你等我!”腾腾腾地就跑上了楼。

邢立强在我后面应了一句:“没事儿,你不用那么急!”

等我跑到楼上敲开土六子家的门,土六子一看是我就笑了,他也没往屋里让我,站在门口就跟我说道:“我猜你们就得回来!看完这书不想自己抄一本留着的少,所以我一听敲门就把书拿过来了!”说着话,土六子就把两本手抄本从身后拿过来递给了我,“记住,抄完马上就给我拿过来,这书在我手里时间不短了,你们抄完了我就得赶紧还了!”

我接过土六子手里的书,兴奋的点了点头,土六子道:“那我就不再留你了,那哥儿几个找我有事!你们先回去吧,过几天把书给我拿回来就行!”

我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六哥!”

土六子道:“兄弟,咱们谁跟谁?快下去吧,别让力强等急喽!”

我冲土六子一笑,转身跑下了楼。

正扶着车把站着的邢立强一看我满脸是笑地走出来,就也兴奋地问道:“书拿来了?”

我点点头,邢立强把车把一掉:“走,去我们家抄去!”

我没和他多废话,紧跑了两步,跳上了车后架。


快到邢立强家的楼下,我们俩刚要从楼后转到楼前,就听见宋建国在楼前喊着邢立强的名字,邢立强大声回了一声:“别喊了,这儿呢!瞎喊什么喊!”就这么一句话的时间,我们俩就骑到了宋建国旁边。

宋建国一看我们俩回来了,就笑着问道:“你们俩上哪儿了?我上午就来了一趟了,看邢立强家没在家就去找韩永,韩峰说韩永早晨就出来了,你们俩到真能到处跑!”

邢立强嘿嘿一笑:“韩永组织我学习去了!”

宋建国不听这话则以,一听这话哈哈笑了起来:“别逗了你,力强,你说什么我都信,我就不信你会愿意去学习,在学校你是没办法,不然……”宋建国说到这里没再接着说,但那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邢立强也笑着道:“你别瞧不起人,我这回真学的很认真,还准备在家认真做笔记呢,不信你问韩永!是不是?韩永!”

宋建国见他说的煞有其事,不由得就有点儿相信,转过头来就问我:“真的?韩永!”

我这时也想逗逗宋建国,就点点头道:“是真的!邢立强这回转性了!”

我这么一说,宋建国又不信了:“邢立强不是那种人!”

邢立强这时开始锁车:“信不信你一会儿就知道了,走,上楼!”

宋建国也把车一锁,喊了声:“好!”

我们仨,邢立强在前,我居中,宋建国走在最后,一起向楼上走。这时他将信将疑地又问了我一句:“邢立强说的真的假的?看你们俩倒真像煞有其事!”

我一笑:“一会儿上去你就明白了!”

宋建国哦了一声,邢立强在前面道:“我说什么你还不信,今天就证明证明给你看!”

“好啊!”宋建国在后面回了一句:“我今天到要看看你怎么证明给我看!”

邢立强一边掏家里的钥匙一边头也没回地说道:“要不咱俩打一个赌?”

宋建国刚想说行啊,可一想邢立强是轻易不打赌的那种人,话到嘴边就又咽了回去。


(未完待续)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