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踪谍影有情天 正文 十二 北京城就是繁华热闹

梅戈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URL] 李重九吃完了晚饭,蔡五又进来收拾碗筷,看李重九坐在屋里有些发闷,他就笑着问李重九:“李先生,您不出去逛逛?现在街上可热闹了,您要没事我看不如就出去走走!” 李重九听着外面依然热闹、人声鼎沸的大街,有点儿顾虑地答道:“还是不出去了,万一进了宣武门遇上点儿事再耽搁了工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




李重九吃完了晚饭,蔡五又进来收拾碗筷,看李重九坐在屋里有些发闷,他就笑着问李重九:“李先生,您不出去逛逛?现在街上可热闹了,您要没事我看不如就出去走走!”

李重九听着外面依然热闹、人声鼎沸的大街,有点儿顾虑地答道:“还是不出去了,万一进了宣武门遇上点儿事再耽搁了工夫,赶上城门关了就麻烦了!”

蔡五听罢哈哈一笑:“李先生,那都是什么时候的黄历了?现在大总统为了显示国泰民安,早就对步军统领衙门下了命令,这城门是早就彻夜不关了,甭说内城,就是外城的城门也都是整宿儿整宿儿地开着,不过就是夜里头派几名警察守着罢了!”

“真的?”李重九的眼睛亮了一下。

“我还能诓您?”蔡五故意拉长了声调。

李重九哈哈一乐:“好,好事,真是好事,不过今儿夜里就算了,赶了几天的路,俺想早点儿歇着,好能多睡一会儿,要逛,明儿白天再去逛吧!”

蔡五笑着回了声:“那也好,那您就先歇着吧!”端着碗筷他就走出了李重九住的屋子。

看蔡五走了,李重九关好屋门别上栓,把自己的包袱就提到了桌子上。

打开包袱,李重九先把那些大洋敛出来数了数,一共是七十六块,他拿出来十六块放到一边,然后把其余的六十块分成两摞,三十块一摞,找了两张纸分别卷了起来。

数完了大洋,李重九把兜里的纸票子也掏了出来,和着包袱里的纸票子他又开始数钞票。这些钞票比较零碎,大约是四百块钱出头,李重九也没细数,只把那些五块的挑出来单放在了一边,剩下的一大叠一元的,他就又随手一卷,塞在了那些换洗衣服里。

找出那块在当铺里拿的包袱皮,李重九用短刀把它全拉成了碎块,最后他又摸出洋火儿,把这些碎布头子一把火全烧了。好在这是悦来客店最后边的一个院,李重九干这些也没人知道,等把乱七八糟的事全弄完,他举着那只好看的玉碗又瞧了瞧,除了觉得这碗很圆润外,李重九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

把玩完这玉碗,李重九又没事了,把桌上的东西一收拾,他打开门窗通了通风,就在这时,蔡五笑嘻嘻地端着一盆水进来了:“李先生,您洗洗脸洗洗脚,走了几天也够累的了!”

李重九忙道了声辛苦,蔡五把脸盆搁到了凳子上:“李先生,您先洗脸,我这就再给您端洗脚水去,烫脚的水得热,我就没一起都端来!”说着,蔡五就向外走。

李重九道:“蔡五哥,太麻烦您了!”

蔡五一笑:“咱吃的就是这碗饭,麻烦什么?!您稍候吧!”说完,蔡五走出了屋门。

等蔡五再端着洗脚水回来,李重九已经洗好了脸,蔡五笑道:“李先生,您真是麻利人儿,这才多大工夫?您这脸就洗好了!”

李重九笑了笑,接过蔡五手里的洗脚水,脱了鞋一边洗脚一边问:“蔡五哥,这北京城,这时候哪儿最有热闹看啊?俺想明儿到处逛逛看看!”

一听李重九问这个,蔡五的兴致又来了,他在屋当地一站,指手划脚地就说开了:“要说这北京城老百姓玩儿的地方,那首先就得是天桥,那里是吃的、玩的、乐的,什么什么都是一应俱全,你就是去个几天,那各种玩艺儿你也是看不完、吃不完、乐不完,不过这地方,还有东安市场,您都不用忙着去,那是天天都能去的地方,再者还有个中央公园,是去年才开辟的,就是以前皇帝家的社稷坛,可去那里的人多是文明人,象教授、大学生什么的最爱去,我觉得您也未必对那里感兴趣。现在您要是只想去玩玩儿、乐呵乐呵,看看小戏什么的,我建议您去什刹海,那里荷花淀旁每年端午过后开市的荷花市场,能玩儿、能看、能吃的玩艺儿一点儿也不比天桥少,再者我让您去那里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您明儿出去进宣武门可以先去石驸马大街筹安会那儿看看转转,那是可长眼界啦,别的不说,就是每天,几乎全北京漂亮的马车都要往那儿聚一趟,这些日子,数那儿和新华门热闹,您从那儿转完了,马上就可以沿着西长安街去新华门,看看那些请愿的,您不是打听那妓女请愿团吗?她们是每天都去,那乐子,是比什么都好看!”蔡五讲到高兴处,几乎是忘乎所以,“看完了新华门请愿的您就向东走,到了南长街,沿着街您就向北走,……”蔡五是详详细细地把怎么去石驸马大街、怎么去新华门,怎么去什刹海都一一跟李重九交待了一个清楚。

李重九这时是早已经洗好了脚,看蔡五这么热情周到,他从枕头底下摸出两块大洋递给了蔡五:“五哥,俺每次来您都招待的这么周到热情,这两块钱您拿着,买双鞋穿!”

蔡五一看李重九一伸手就赏了两块大洋,眼睛里惊喜地立刻就放出了光,他两手紧搓着,声音也变了调:“李先生,您这是咋说的?我怎么好意思给您干点儿事就讨赏?”

李重九呵呵一笑:“五哥,您做店里的伙计也不容易,没日没夜的家也很少回,何况俺每次来,您都招待的特周到客气,这钱您拿着就是了!”

蔡五还是不敢接:“李先生,您要赏我,赏个一毛两毛,或者几个大子儿就行了,这两块钱!太多了!我哪里敢接啊?!我一个月累死累活也才挣几块钱啊!”

李重九走上前,把钱硬塞进蔡五的手里:“五哥,咱们不见外,这钱您先拿着,我还有别的事要麻烦您!”

蔡五推脱着:“李先生,有话您就说,只要我蔡五能办的,我蔡五一定给您去办!这钱您还是收回吧,太多了,我不敢接!”

李重九把钱硬塞到蔡五的手里,用巴掌攥着他的拳头道:“五哥,您要不收这钱,就是看不起俺,俺这事可就不敢托您了!”

蔡五脸上无奈,心里却是非常高兴,他两手一抱拳道:“李先生,有话您就说!”

李重九向后退回两步诚恳地说道:“蔡五哥,俺这次来跟您也说了,就是想在北京城做个小买卖,可俺来北京,实在是人生地不熟,所以就想托五哥您,帮着看看找找铺面,地方如果找好了,重九是还有谢忱!”

一听是找铺面这事,蔡五是满口答应:“李先生,如果是别的事,蔡五不敢乱说,要是这事,您就交给蔡五吧,蔡五一定给您办好!”

李重九对着蔡五作了一个揖:“那俺就先谢谢蔡五哥了!”

蔡五还了礼,大大咧咧地笑道:“好说,好说,您等着听信儿就是了!”

李重九跟着又说了两句客气话,蔡五是拍着胸脯全满应满许了。

两个人在屋里又扯了一阵儿闲话,蔡五也问了问李重九大概想找个什么铺面,看李重九坐在炕头直发困,蔡五告辞欢天喜地地端着两盆水走出了客房。

等李重九第二天一觉醒来,客店里的厨房是早给客人们预备好了早点。

李重九洗漱完毕,在店里吃了一屉烧卖、两个小火烧,喝了一碗豆腐脑,然后出来进了宣武门就奔了石驸马大街。

但可惜他来的太早了,筹安会的大门前还没有什么人,只有四五辆马车停在筹安会的门前,出出进进的也没几个人。李重九左右看了看,五六名警察正聚在门前一个阴凉处在闲聊天,样子是非常悠闲,看李重九在这里来回走,那些警察也只是看了看他没吱声。

李重九在筹安会外面站了一会儿,没看到蔡五说的那种热闹场面,不过就是这样,李重九也算没白来,也算开了眼界,筹安会里面什么样先甭说,来筹安会的都是什么人也先甭说,就说筹安会门口的这几辆马车,也是一辆赛一辆的华贵,辆辆都是描金走银,雕花镂金,甭看车的主人,就看那赶车的把式儿,一个个也是年轻英俊,穿戴不俗,那样子,那神气,李重九看的是连连啧嘴、暗暗称赞。

看着李重九老在筹安会门前蹓跶不走,那些警察里过来了一个,朝着李重九就问道:“嗨,小伙子,有事吗?老在这里晃悠什么?”

李重九忙陪着笑脸回了一句:“俺刚从外地来,听人说这门前天天都停着好多好看的马车,俺没事儿就过来看看!”说完,李重九又故意傻笑了两声。

那警察一听是这么回事,笑着骂了一句:“你个土包子,敢情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大人们有这时候上衙门办公的吗?你要想看马车,下半晌儿再来吧,那时大人们才来呢!这时候来的都是一般的办事员,何况也来不了几个,现在你先赶快走吧!”

李重九忙应了声是,顺着大街就向东走去。


沿着西长安街还没到新华门,李重九就感觉出了这里的热闹,除了那满街筒子看热闹的老百姓,那请愿团也是多了去了,什么平民请愿团、佛教请愿团、叫花子请愿团……各种名目的请愿团是海了,还都打着横幅。李重九看着这些五花八门的请愿团就想笑,这些请愿团怎么看着总让人有不伦不类的感觉啊!

他正沿着大街跟着人流向东走,一名警察拦住他问道:“你是什么请愿团的?”

李重九忙回道:“俺不是请愿团的,是来看热闹的!”

警察把手里的警棍一挥:“看你就不像请愿团的!不是请愿团的到路边去走,这大街是专门留给请愿团的!”

李重九听了忙向路边走,这时就听得街边看热闹的老百姓喊起来:“快看啊,妓女请愿团又来了!”“快来看啊,那不是妓女请愿团的花凤蝶吗?听说是袁大公子的相好!”“谁说不是啊?!这妓女请愿团就是花凤蝶听袁大公子弄起来的!”……

李重九顺着人们指点的方向就去看,只见在长安街上,新华门前,几百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正在一个描眉画眼、妖里妖气的女人的指挥下在高呼口号:“我们妓女坚决拥戴大总统袁世凯当中华帝国的皇帝!”“今后一切权利都归皇帝陛下!”“帝位传之万世,中华帝国万万岁!”……

看着这丑剧,李重九觉得一阵恶心,他不想再看这群魔乱舞,这是什么世道啊?!

大步离开那拥挤不堪、引人作呕的新华门,李重九沿着南长街去了什刹海。

等到了这什刹海,李重九重新呼吸到那新鲜的空气,看见那无数正常的人,他才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人间。

这时虽然已是将近中午,可什刹海前荷花塘边的荷花市场还是人山人海,耍杂耍儿卖艺的、卖各种小吃的、说相声唱小戏的、卖旧衣服旧书的、……真可以说是百戏杂陈、百货云集,看着这些人间的真实生活,李重九觉得自己刚才仿佛就是做了一个梦!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