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血战石堡城(六)

零一零 收藏 0 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兀论样郭看着这些士气达到顶峰的唐军士兵,再看看城墙上有点被唐军舍生忘死精神震慑住的自己方士兵,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是的,一直谈笑应对的兀论样郭大相开始觉得事情仿佛已有点游离在了他的掌控范围之外。


“传令!命快马速到城外,让聂·达赞顿素代本不要顾虑湟水上游和洪济城黄河下游的大唐骑兵了,令其带领基地剩余的七千骑兵,火速增援石堡城。”兀论样郭果断地下了命令。在其后的战事的进展证明了兀论样郭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及时太英明了。


兀论样郭看了看军心有点涣散的士兵,他走到城墙上大声的高呼:“难道只有大唐士兵是英雄,而我们的士兵是孬种吗?石堡城既然在之前能经受住十多万大唐精锐的轮番攻击而屹立不倒,足以证明了我吐蕃王朝的士兵,也是真真正正的英雄!当英雄遇上英雄怎么办?那就以鲜血、以手脚、以头颅来回击他们吧,我的勇士们!”


兀论样郭的一番话,惊醒了被高秀岩震慑住的吐蕃士兵。


这时,唐军的投石车和床弩车已对石堡城发动了攻击。在哥舒翰的命令下,唐军的车兵不惜石料和弩箭的快速损耗,满天的石块和弩箭以全所未有的密度向石堡城飞了过来。随着高秀岩的大同军冲到了城墙下搭起了云梯向城头发起了攻击,唐军的箭塔也冒着被砸烂的危险前移到距离城墙很近的地方,射杀着城墙上的吐蕃弓箭手和防守的士兵。有些甚至射出大量的火箭,不少被射中的吐蕃士兵和房屋着起了火,石堡城一时火光冲天,亦传来着火士兵的阵阵的惨叫声。


兀论样郭见此情景忙下令:“命令所有剩余的投石器集中力量打击唐军的箭塔,让弓箭手也把注意力集中在箭塔上的弓箭手上,箭塔的威协太大了,我们要不惜任何代价压制住箭塔。另外调部分后备军过来补充城墙一线守军。其余的后备军把主力埋伏在石堡大街靠近东城门两侧,万一城墙被突破,便给与雷霆一声。”


在吐蕃的投石器把打击重点放在了唐军的箭塔上后,很快就有不少的箭塔被摧毁,但唐军这次是豁出去了,损坏一架上一架,而吐蕃的投石器很快就被更多的唐军投石车反击摧毁了。在吐蕃的弓箭手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箭塔上后,高秀岩的攻城部队受到的压力骤减,很快便有不少唐军趁势冲上了城头,与城墙上的吐蕃守军展开了激战,战斗进入到白热化。


“大相,城墙有失陷的危险,请求大相把指挥所后移。”石堡城军代本杰瓦却央见唐军有突破的迹象,便请求兀论样郭把指挥所后移,一旦唐军攻占城墙,兀论样郭就危险了。


“慢!我相信我们的勇士不会轻易让唐军击败的。”这句话很快被属下传出去了,城墙上的守军听后为之一震,加上城中后备军也补充上来了,很快就把攻上了城头的唐军杀掉。


高秀岩这时就在城下,见唐军攻势又受阻,一咬牙,把几个想拦他的亲兵打倒在地,亲自上了云梯向上攻。高秀岩边爬边躲开了吐蕃士兵往下扔的石块,很快就爬到了城头上,一挥剑,把一个想刺他的吐蕃兵砍成了两段,一跃便跳上了城墙上,再一轮宝剑,把攻击过来的吐蕃兵逼开。大同军见主帅亲自攻城更攻上了城头,士气大振,无一不拼死向上攻击前进,而吐蕃兵刚打退了一次唐军的进攻,这时还没缓过气来,一下子就被唐军所突破,在高秀岩突破的城墙段为中心,唐军在高秀岩的带领下不断地扩大了战果,而上来的唐军也越来越多,双方在城墙上进行了异常激烈的战斗,但唐军却是越来越占上风了。张守瑜见高秀岩已成功突上城墙,被指挥河源军在高秀岩打开的缺口往城头爬上去。而哥舒翰见到城墙已被唐军占领一段,便马上组织白水军准备跟进,在河源军之后突进城内。只要白水军能突进城内,石堡城就可以说得手了。


这时兀论样郭也知道城墙有失陷的危险了,他非常果断地下命令,把防御中心从城墙转移到贯通东西城门的石堡大街,现在他非常清楚,石堡城能否守住,就看达赞顿素的骑兵能否及时赶到了。随即下令指挥所后移至城主府,城主府建在高处,可俯视整在石堡城的情况。


历经五天的激烈争夺,唐军终于攻占了石堡城的城头。大唐的军旗龙旗高高地飘扬在石堡城的城墙上空,石堡城前的唐军士兵顿时欢呼声不断,甚至有些士兵已开始在庆祝了。


哥舒翰远远看到唐军终于攻破了城墙,也用力地挥了挥拳头。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虽攻破了城墙,但石堡城还没破,城内传出的巨大的打斗声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这时河源军大部分也已登上城头了,每上多一个人,胜利的天平就向唐军多偏上一分,哥舒翰催促着白水军赶快跟进。


高秀岩在张守瑜带兵上了城墙后便把城墙上的防御交给河源军,而他则带着剩余的一千多名大同军沿着石堡大街向东门攻击前进,只要再拿下东门,封死吐蕃军从东门的援军,石堡城就被攻陷了。


但当高秀岩才突进一百多米,两旁便射出了无数的箭矢,把不少人射到在地,随即,从两旁的房子里,小巷里杀出早已埋伏多时的两千多吐蕃后备军,把高秀岩的突击部队包围了起来,双方在石堡大街上激战了起来。


一则高秀岩的部队已攻击了近一天的时间,此时虽仍能奋力拼杀,但还是有点力有不继。而埋伏的吐蕃军以逸待劳,且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此消彼长之下,高秀岩的部队完全处在了下风,被吐蕃军分割城了数段,人数也越打越少。在城墙上的张守瑜见势不妙,赶紧让副使周逸率领七百河源军增援高秀岩,他则指挥还没登上城头的河源军士兵赶紧登城。


当周逸率军赶到时,大同军已死剩下以高秀岩为中心的五百多人,但吐蕃后备军也只剩下一千多人,两军马上又展开了激战。


已撤离到城主府的兀论样郭清楚地看着这一幕。正当身边的杰瓦却央问兀论样郭需不需要把城墙上撤下来的几百名士兵前往增援之时,却看见兀论样郭突然把头转向了石堡城东门的方向。很快,杰瓦却央便听到了骑兵团“轰隆轰隆”的奔跑声,而东门的城外一片烟尘弥漫,聂·达赞顿素的七千骑兵赶到了。


唐军离攻占石堡城只有仅仅的两百米,但这两百米却成了天堑。在张守瑜带领后续的八百名河源军加入到对剩余五百多吐蕃军围歼时,河源军只离东城门两百米,但此时达赞顿素的骑兵已冲进石堡城,骑兵面对着轻步兵,只是一场屠杀而已。很快攻入城内的河源军和残余的大同军被消灭干净,连张守瑜和高秀岩亦死于吐蕃骑兵的刀下。


而此时,白水军登上城头的只有几百人而已,而这几百人在七千的吐蕃骑兵的砍杀下亦只是稍稍的抵抗了一下就兵败。唐军攻占了石堡城的城墙才一个时辰不到,就被吐蕃援军赶也下来。哥舒翰在远处看得几乎要吐血,但却又无可奈何,这时天色已晚,只有鸣金收兵。


这天的一战,惊天地,泣鬼神。大同军和河源军除挑出的一千多人,其余全军覆没,包括两军兵马使高秀岩和张守瑜,两人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如三天内攻不下石堡城,便宁愿战死在石堡城也不会回来乞求活命。哥舒翰心如刀割,老是觉得是自己害死了两位如此顶天立地的汉子。但他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而已,如果,吐蕃援军慢一点到;如果,白水军再快一点。但这时已经没有如果了,石堡城依然在吐蕃手中,但英雄却已逝去了。


兀论样郭看到高秀岩和张守瑜的尸体时,觉得震撼得不得了。只见张守瑜身上多达三十多道伤痕,而高秀岩更甚,竟然有八十多道,而且很多伤痕是很深的,很难理解高秀岩在受了这么多重伤后还在坚持作战,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兀论样郭沉默地注视着虽已死去尤瞪着双眼的高秀岩好久,才伸手为高秀岩合上了眼。


“厚葬两位将军,也善待死在城中的唐军士兵,他们是真正的勇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