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铁壁(4)

山鹰2007 收藏 2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摩萨!”硝烟弥漫中,距离敌人300米外的魏鸿飞的急切、奋力高吼在炒豆似的一片嘈杂中,声声入耳。受到‘战友’英勇行为鼓舞的敌人虽然没打乱攻击序列,但更加奋力向我山凹及无名高地顶冲来。在他们的眼睛里,只见到自己4个‘特工战友’正奋勇向缓坡短壕里死战的5班5个战友发起最后的突击;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摩萨!”硝烟弥漫中,距离敌人300米外的魏鸿飞的急切、奋力高吼在炒豆似的一片嘈杂中,声声入耳。受到‘战友’英勇行为鼓舞的敌人虽然没打乱攻击序列,但更加奋力向我山凹及无名高地顶冲来。在他们的眼睛里,只见到自己4个‘特工战友’正奋勇向缓坡短壕里死战的5班5个战友发起最后的突击;山凹里遍地我们的尸体与碎肉在猎猎燃烧的灌木与茅草堆里,无声散落遍地。

而在此刻在山前我三排正面对敌人正面敢死队决死突击,在敌人枪炮掀起的死亡风暴里动弹不得。胜利仿佛就在眼前!

“手雷!”但见魏鸿飞和3名6班战友冲到了眼前,5班代陈治纲一声高吼,趁着5班2支56班机猛烈射击压得6班战友抬不起头时,果断拔出77-1砸了下!随之挺起56突步向缓坡下方冲去!

“轰!轰……”伴着三声手雷轰然爆炸,6班兄弟们立马发出一声声惨烈的哀号。与之同时,5班两支冲6班射击的56班机迅即调过枪口向敌人持续冲来的敌人猛烈喷发起来。迅速将眼见冲到了山凹口的敌人先头扫倒。并迅速分工一支56班机扫射封锁凹口,另一支56班机持续以精确的火力向300米开外被放倒的敌人攒射。再好的防弹衣也经不住持续的子弹侵袭。不过须夷,冲在最前头的两组敌人即被我5班56班机持续精准的的火力报销。敌人有序向我发起进攻的攻击序列顿似打了结,死死被我5班两条56班机摁在距离便道末端山凹逐渐开阔处不足5、60米的地方迟滞不前。依然顽固不化的有序投入战斗,在山道口3、400米距离上与缓坡上,我具有短壕和土坎掩蔽的5班2支56班机惨烈对射,眨眼再度伤亡2组突击的敌人。气得敌人哇哇大叫没辙。

刹那相持间,山凹另一头,5班代陈治纲带着剩下2名5班战友冲到近了6班兄弟们藏身山石后。

“喝!”魏鸿飞骤然从山石后闪了出来,怒喝一声。声如巨雷,气贯长虹,迅即操枪一个短点,迅即干倒5班一名战友。被其点射的小陈一声惨叫失足滚下了缓坡!

“杀!杀!”近在咫尺的陈治纲和小毛赫然发出一声怒喝挺起刺刀向着已经在倚在山石上摇摇欲坠的魏鸿飞冲杀过去。两柄59军刺在幽深的夜色中浸透着森然的寒意,迅驰如电一般向魏鸿飞突刺过去!

“斯咧!”魏鸿飞骤然发出一声兽性似的嘶嚎。挺起同样上好的刺刀的56突步,毫无畏惧的向5班兄弟们突杀过去。电光火石之间,迅即一撂枪,荡开小毛刺来的一枪,顺势一推,迅即捅倒小毛。小毛发出一声短促惨烈的嚎叫,侧倒。与之同时,陈志纲的刺刀也毫无阻碍的迅即刺中了魏鸿飞。魏鸿飞一手死死抓着紧贴在其肋侧的刺刀和枪口,黑中不自觉冲同样经不住一脸狰狞笑容的陈治纲微微一笑,迅即撤破嗓子奋尽全身气力,像受伤的凶兽一般嗥了一声:“啊——”

两人合力,迅即带倒在地;两个人像两头争春的公兽似的,对掐上,滚在一起,扭成一团。“轰!”骤然间伴着一声令敌人心碎的悲怆炸响,硝烟散去,两条活生生的身影眨眼消失在敌人的眼前……

“脱次吉!(冲啊!)”榜样的感召总是无穷尽的;机枪挡道,一度受挫,被‘自己战友’英雄行为感召的敌特攻分队再按耐心头热血,仇恨与对胜利的渴求;彻底杀红了眼的敌人再不顾忌攻击序列,向我山凹口拼死冲来!前仆后继,以命相搏,密集的子弹在漆黑的夜空中对射交错,打在我方短壕上惊起的是腾腾灰尘,打在敌人身上,随火星迸发而出的是一汩汩殷红。弹壳如密集的雨点般坠地发出声声清澈近乎盖过了四际冲天的爆炸;弹雨更似秋日的飞蝗,铺天盖地乱窜,在扑翅,在乱窜,令人惊悸的尖锐声颤动着山凹里每一丝硝烟弥漫的空气。十数个敌人就这般在猝然而发的滔天弹雨中倒落,去光荣的晋见胡志明。但更多的敌人却趁我2支56班机更换弹鼓的片刻之间加快速度向我山凹口冲击过来!

敌距无名高地-611山凹口50米!

顾东雷急唤道:“排长……”

“坚持住!”发现敌人尚未完全暴露在我有效射击范围里的老梁,硬着头皮要蓄势待发的战友们按住。

敌距无名高地-611山凹口40米!

顾东雷再急唤道:“排长……”

没听见胡金铨回声的老梁依然硬起心肠,强令道:“坚持住!”

敌距无名高地-611山凹口30米!

暗中潜伏下来的陈治纲急道:”进入敌爆破武器射程!排长,不能再等了!再等小乐、小耿有危险!”

没听见胡金铨回声老梁皱紧眉头,急道:“小乐,小耿,交替掩护后撤!所有人不许动!”

正此时,便道上又一组敌人跳过前面倒扑在的战友。顶着我小乐和小耿两只枪的火力攒射,无惧伤亡的举起了手里的AKM和RPO;两发枪榴弹,一发云爆弹即将如离弦之箭,向着正向其射击的小乐和小耿轰击过去。但即在他们扬头一看之时,一枚77手雷正拖着长长的青烟,当空划出条美妙的抛物线!

“轰!”再好的防弹衣也挡不了任何一种就近爆炸的手榴弹,刹那间惊魂的那三个敌人立时将枪榴弹打了偏,威力巨大RPO-A更是不争气的放了空,打在山崖震惊全场。当然那枚手雷也不怎的,准头不足,力道有余,砸在了山壁上反弹下了悬崖下,在枪炮大作的战场之上了无声息。

灰头土脑的马击壤兴高采烈的重新蹲回坑里,恬不知耻的冲老梁笑道:“排长,帅不?您别夸,初学乍练的还请你多包涵啊。将来我一定听话好好练……”

换来的自然是老梁的一计暴锤。

“轰隆!”正此时,蓦地天边似打了道狂雷;巨大的音量似一叠惊涛骇浪盖过了四周的声声巨响。天崩地裂,山岳战栗,峭拔雄峻的611山体霍然应声剧烈一颤,仿佛发生了6级地震似的,急剧摇晃之间,将所有立在地上的敌我掀翻在地。方向611东南绝壁,疯狂冲锋的敌人倒在地上本能一回头,即见身后的东坡便道当空化作一泓石流飞腾滚落,坚实的611山石壁被暴虐的力道生生撕扯出道硕大的口子,将贯通东坡与北山凹的便道断成2截。硕大狭长的口子就如人脸上恐长着怖狰狞的伤疤,泛出淋淋鲜血。

瞬间被我们捧到了云端,胜利仿佛即在眼前的敌人却被我们狠狠摔进了18层地狱。演了那么多戏,耗费了那么多弹药和表情,为的就是要把这股敌人斩尽杀绝。无需老梁命令,憋足一口气的6班一挺KПBT 14.5mm高射机枪兴奋的喘息起来,一条摄人心魄的灼热弹链,似掠走生命的皮鞭一般肆意挥洒,挞伐,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呈祭于死神的盛筵之上。

被我们逼上绝路的敌人即在发现后路被断,高射机枪正如秋风扫叶,在狭长的便道上,由远及近,向已经全数从山体拐角亮出身暴露在我有效射程中的敌人队伍飓风似的横扫过来。退无可退的敌人霍然在绝望中爆发出无可比拟的勇气,痛苦的绝望与对生的渴求令其丧心病狂的以自己前方倒扑在地,重伤不起的自己战友为肉盾,向我无名高地山顶猛冲过来。

敌人前锋距离山凹口开阔处不足30米,挡在他们面前的我两支56班机由于惧怕敌人的枪榴弹与火箭筒轰击,正交替掩护向山顶退却,火力自然稀松不少。而为了杀尽来敌,我6班一挺KПBT正从便道上敌人队伍的尾部逐一杀戮,并未对敌人前锋进行杀伤,自负身具重装防弹衣的敌人前锋顶着渐渐飘忽56班机子弹,疯吼着加快速度向我冲来,或许他们眼睛里仍看到了胜利与生存的希望……

敌距无名高地-611山凹口20米!

刚爬上缓坡,山凹逐渐开阔处的敌人霍然见得山凹底距离自己2、300米处,一处处散兵坑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在敌人ЛABP夜视镜的碧绿眼眸中,6支火箭筒在微光中,猝然猛烈喷发出6道绿油油的鬼火。6枚火箭弹顿若离弦之箭向愕然惊异冲在最前列的4组敌人齐射轰击了过去。

“轰!”的一声,红光乍现,飞土四溅当中,尚未来得及惊声尖叫的敌人眨眼即湮没在83mm与62mm火箭弹掀起的金属流离。大地霍然一震,12具鲜活的肢体顿似砸开的西红柿,令残肢碎肉裹着土块碎石,在骤起的凌厉罡风中抛撒遍地;令粘稠,甘咸,温热的红汁飚射后续敌人的满脸。死亡与鲜血并没有吓坏已然身铭死志,妄图死中求活的敌人。反倒把暗藏敌人本质里的那股凶蛮与暴戾,见了自己人鲜血的敌人更似疯狗一般,红着眼向我猛扑过来。一发发枪榴弹直向看不到的缓坡上抛射;一簇簇子弹在暗夜里疯狂攒射,一组又一组敌人抵住重伤或已倒毙的自己战友身体喊杀着向我冲来。在山凹口逐渐开阔处前扑后拥,越聚越多。没伤着的奋勇向上冲,伤着拼死向上爬;倒毙的还好,重伤的同样任凭着惊恐哭嚎,挣扎依然被后面人毫无怜悯的死死拎在手里,掩在身前作肉盾,发疯向前冲。凶蛮、决绝固然可畏,但在已把敌人的姓名攥入股掌之中的我们看来,那不过是敌人最后的疯狂与挣扎。

敌距无名高地-611山凹口10米!

便道已至尽头,缓坡处地势已逐渐放宽起来。前面就是山凹的开阔处,山石、灌木、短壕、散兵坑、土包,应有尽有,胜利与生的希望就在敌人前锋眼前不过10米的地方!

冲在最前头的1组敌人他们透过夜视仪,他们看见了不过200米外凹底及缓坡上,6班战友据守的3处散兵坑。 “斯咧!”瞬间爆发出一声似兴奋似愤怒的嗥叫声,毫无迟疑的扔下挡在身前自己兄弟的尸首,飞快举起了手里的BG-15枪榴与RPG-18火箭筒,准备向刚蹲回坑里正紧张装弹的6班6名战友干过去!

也是就在敌人刚在山凹口一冒头,5班代陈治纲立马扒开了伪装在缓坡环形火力阵地前的一簇簇灌木和茅草。正在敌人扔下自己兄弟尸体,抬眼举起武器瞄向6班兄弟们时。又一管14.5mm KПBT黑洞洞的枪口,闪烁着狰狞的杀气,罩向了1点钟方向距离300多米外毫无知觉敌人身上。

“打!”随着5班代陈治纲一声令下。又一挺KПBT高射机枪似饿鬼般露出锐利的獠牙,兴奋的粗喘气来。撕油布似痛快声跌宕山凹,如刀锋般冰冷锋利的掠空声唱起一首令敌心悸胆寒的二重唱;一条灼红透亮的火色弹链似狂飚,张扬着死神的狰狞,向敌人先头席卷过去!风卷残云,草薙禽狝,脆弱而美好的生命在暴戾恣睢中徒劳的喑呜抽缀,血光四溅,蓬蓬温血遂同残肢碎肉兵解,在幽暗的夜色,星星的野火掩映下,渲染出一抹暗淡妖冶,再将一片惨绝人寰呈祭死神的面前,令冰冷,尖细,满足,短促的狞笑声持久回荡在山凹之间……

一支高射机枪凶猛射击的火力密度并不足以尽数将敌人堵在山凹口,令所有敌人让我尽数灭绝。相反,但见后无退路,前无生机的敌人见得冲在前头的2组人眨眼立毙当场,更加勇悍无畏的向我冲锋过来。深沉的夜,殷红的篝火映衬着的是敌人人一双双血色眼眸,张口奋力的兽嗥,人头攒动,无惧生死的冲锋;直若极度饥饿中,欲择人噬之的恶魔。纵然KПBT就在他们的眼前飙射着蓬蓬的枪焰;纵然呼啸的14.5mm子弹灼眼的弹链就在他们的面前飞窜,打得自己战友血花怒绽,碎肉满天,已经彻底陷入绝望中最后疯狂的敌人依然似飞蛾扑火一般向着无名高地-611山凹口,向着山凹开阔处,奋不顾身,一往无前。凶蛮顽抗的敌人或许依然认为那是胜利与生命别无选择的唯一方向,但我们迅即就用自己的行动实践摆在敌人眼前的是我们早已布设好的死亡陷阱!

敌先锋到达无名高地-611山凹口!

“斯咧!”趁我5班迅速更换弹匣之时4组敌人迅即嗥叫着冲至山凹开阔处。飞奔中,手里的AKM,PПK74一刻不停的向着6班散兵坑和5班环形火力阵地方向乱射,并妄图四散开来,向我防御阵地发起多路突击,杀出一条血路来。与之同时,后续2组敌人也到达山凹缓坡边缘,无惧生死的止步,举起了手里的一次用便携式火箭筒和BG-15枪榴,向我山凹与无名高地缓坡上的散兵坑与环形火力阵地瞄准过来。由于突击上前的4组敌人精准火力过猛,我5班兄弟们一时被压得抬不起头来;6班一挺高射机枪正追尾绞杀敌大队后卫,一挺高射机枪正紧急跟换弹匣,无法射击压制。刹那间,攻守之势再度易手,战友们再度身处极度危险之中!

“上!”随着老梁一声暴喝,8号A型工事近侧,蓦地浅埋在散兵坑中剩余5名5班战友迅即掀开‘王八壳’亮出了2排最后的杀手锏。此时,敌我处相距最近处不足20米,老梁与马击壤几乎都可以在零零的火光中清晰分辨出敌人前锋每个敌人刹那错愕中,狰狞可怖的面容!

“杀!”应着兄弟们的高嗥,敌我迅即间爆发出的浑厚喊杀之声恫遏经云。近乎同时,12个敌人向我们举起了AKM,AKP,PПK74;而我们对上敌人的却是对山凹口成扇形分布66式反步兵定向爆破地雷!

举枪、瞄准、扣动扳机,自然没得直接扣动手持双电脉冲起爆器快。骤然间,“轰……”的一声,山凹里仿佛霎那闪过10余道霹雳,硝烟密布里,密集的钢珠、破片恍若一蓬钢雨骤然形成高于地面1米1到60度的水平弧面,以扇形集束弹道喷射而出。威猛劲道的凌厉罡风即如道道无形的死亡镰刀,贴地凌空疾掠,侧耳尖啸着向18个敌人横切过去。疾风骤雨式的弹片临体,股股喷泉式的血光四溅,收割稻麦式的一挥即倒;不过眨眼工夫,寄予着剩下敌人所有生的渴求就这般被我无情破碎了。

正此时,彻底陷入绝望的后续20余敌人发出一声困兽似的绝望嘶吼,猛冲中霍然驻足,手里的枪或火箭筒毫无半分迟疑的对向了从地下冒出,骤然横亘于其生路面前的老梁诸人!

横竖都也想拉个垫背?作梦!

“去死!”被敌人压着憋足了气的魏鸿飞和其他5班战友但闻我66式定向雷一响,敌人子弹一停,霎那从散兵坑中亮出身子,也不论瞄不瞄准。对正山凹口大致方向6门69、70式火箭筒迅即作响!

“轰……”虽然迅速开会,火箭弹飞跃200余米精度欠佳。但6发火箭弹集中于三米宽的便道侧近爆炸开来,其杀伤力是骇人听闻的。红光乍现,火花四溅,飞石激射中,地动山摇中,所有几乎同时开火的敌人都将枪榴弹、火箭弹,打了个空。刹那间,就在队前的10数个敌人或湮没在骤起的凌厉罡风裹挟密集弹片、飞石中或被爆破直接扫落出去在深不见底黑漆漆的深渊当中,空留得厉鬼似的惨号渐渐缥缈。硝烟弥散里,仅剩下10余敌人发出一声声凶兽溺死之时悲愤、不甘、愤怒、绝望的嗥叫声。

“杀光!”随着老梁一声令下,刹那57重机(缴获),KПBT高射机,56突步,56班机,喷射而出的十数条弹链瞬间就向顿失了最后利器,挤在狭长便道上,瑟瑟发抖,待我屠戮的剩余10几个残敌攒射过去。枪焰在漆黑的夜中迸发;子弹在弥漫的硝烟中横飞;血肉在夜空中四射激溅;生命在愤恨与不甘中无可奈何的消逝。

不过一息间,依然负隅顽抗、垂死挣扎的最后10余敌人即在我2排密集的枪林弹雨里,尽绝毙命。是役,我6连2排以2个班劣势兵力,凭借险恶的地形和高超的‘演技’再度全歼敌人2个排。是使敌妄图两翼围攻我无名高地顶的企图化为泡影;此时北坡山前打得一片火热,腾出手来的2排战友在迅速清理战场后向我无名高地顶前山靠来。一场给与敌人更惨痛的杀戮亦于同时一片杀气腾腾中悄然运作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