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告别刘向后,我们被安排在了一间跟部队上差不多的营房中,并另外给天使安排了一间单人房。

晚饭过后,队长在房间给我们分配任务,按照刘向所说的,这几天来海盗每天清晨和傍晚都会袭击基地一次,袭击程度很小,一般来说都是打一两发火箭弹或迫击炮弹。

“明天凌晨一点钟,我们出去布置暗哨看有没有机会逮住这几只老鼠,因为海盗袭击地点每次都不相同,我们人数有限,所以这次都是单人行动,每个人负责基地周围的一块区域,发现异常立刻报告。”队长边说边指着一张挂在墙壁上的基地附近地形图为大家布置岗哨位置。

我分到的位置位于基地南边正门方向,伏击地点是大约距离基地300米外一处破败的民房中,总起来说这个位置是个比较清闲的地方,因为敌人如果在这个方向发射炮弹的话很容易被从正门出来的搜索队找到,危险系数很高。

安排好任务后我们和衣倒床便睡,现在我也逐渐习惯了控制自己的睡眠时间,执行任务时可以连续两天不睡觉,一旦安全后也能快速进入睡眠。

凌晨零点40分,军用手表突突地震动起来,我一骨碌爬了起来,看看大家也都相继醒来,快速检查了一下武器装备后,各自向着布置好的暗哨潜了过去。

出了正门,经过两个塔哨,我来到了自己的暗哨位置,这片民房已经废弃了很久,整个房顶早已坍塌,四周的墙壁也破败不堪,我观察了一下地形后选择了一处背对基地的石墙后,石墙倒塌后出现了一大块缺口,从这个方向可以很方便地观察前方大约七十度的视野,完全盖过了我所负责的警戒面。

轻轻叩了叩无线电,向队长发信号道:“菜鸟就位!”

现在我已经坦然地接受了这个外号,自己跟那帮怪物差距太大,实力摆在面前,你不服不行。

用石块简单布置了一下,构成一个简单的掩体后,我趴在了冰凉的地面上,拿出红外夜视望远镜开始静静地观察掩体外的情况,剩下的就是漫长的等待了。

夜视望远镜中,所有的景物都蒙上了一层灰黑色,有热量反应的区域则呈现出淡红色,从我现在这个位置向南五六百米范围内都空荡荡地,偶尔有几间民房也都已经废弃,可能建基地时已经考虑到了安全因素,大部分民房都已拆除,这使得想要偷袭基地难度更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空寂的野外除了偶尔有几只野猫一类的夜行动物跑过外,没有任何异常。

就连人最容易瞌睡的凌晨四点左右都过去了,眼前还是一片沉寂,无线电中也很安静,没有任何危险信号,东方逐渐泛白,然后慢慢转红,太阳仿佛将云彩烧着了一般。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到了这片饱受战火的混乱地区,索马里迎来了新的一天,至此基地一直没有受到攻击。

收拾好武器装备,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回了基地,回到营房,看到战鹰队其他成员也陆续走了回来,杀手正在往身上抹着药酒,我往他身上一看,好家伙,到处都是隆起的红肿大包,看来这小子凌晨过的不怎么安稳。

“杀手,看来索马里的蚊子还是挺欢迎你的,一来就给你送了这么多见面礼。”我笑着说道。

“干,这里的蚊子他妈的简直比美国小妞还火爆,一般的驱蚊药根本不起作用!”杀手臭臭的表情说道,他被安排的暗哨地点是在一处低洼的草丛中,没有蚊子才怪。

这时队长走了进来,见大家都到齐了开口说道:“情况有点奇怪,今天清晨海盗们例行的袭击没有到来,大家有什么看法?”

“不会是海盗们知道我们来了,不敢来骚扰了吧?”铁塔说道。

“不太可能,别说他们不知道我们来了,就算知道战鹰队也没那么大脸面,足以威慑住这群穷凶极恶的海盗。”队长摇头说道。

白毛狼抓抓头说道:“那会不会是他们的弹药不足了,毕竟要持续每天用炮弹袭击,即使用的都是很便宜的火箭弹和迫击炮,但还是经不起消耗的。”

“这倒有些可能,但连续三天的袭击,可以说海盗一点便宜都没占到,我想他们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队长想了想后说道。

“海盗们抢劫的油轮及各国过往船只,支付这点弹药还是没问题的,据我了解他们很重面子,要是就这样停手一点不像他们的作风。”杀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目前的反常表现,我想也不会那么简单,有可能是他们转变了进攻方式,或者,他们有更大的阴谋!所以,我们更加不能掉以轻心!明天凌晨继续监视。”队长环视一下我们后说道。

吃过早饭后,我们各自爬到床上补觉,白天的时候视野开阔,维和部队出动频繁,很少会出事,所以我们放心地睡去,补充好体力为晚上的行动做准备。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了中午,醒来后见大家都早已起床,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在战鹰队中每次都是我睡的最多,精神却还没有他们好,唉,差距啊~

起床洗刷一下后,我也取出自己的巴特雷狙击步枪,卸开擦上特定枪油进行维护,现在每天维护枪支也已成为我每日的必修课,闻着熟悉的枪油味总能让我沉醉。

下午的时候我在基地四处走了走,这个基地很大,飞机场、弹药库、停车场、指挥部、营房、配电室、医疗室一应俱全。

不断有车辆从门口进进出出,停机坪上武直九、武直十也起起飞飞,整个基地一片繁忙的景象。

晚饭的时候,队长沉着脸走了进来,一边吃饭一边说道:“情况确实奇怪,今天傍晚基地也没有遭到任何武装袭击,就连外边的海盗从昨天开始也消停了很多,一直没有什么动静,越是这样我越感到不安啊。”

“哈哈,我看他们还真是被咱们战鹰队给震住了,见了我们夹着尾巴就跑了!”铁塔憨厚地笑了笑说道。

“人家还不一定知道什么是战鹰队呢?凭什么害怕?”杀手的一句话让我们陷入了沉思。

情况确实不对劲,要说海盗们害怕那纯粹是玩笑,战鹰队一直以来都是活动在亚洲一带,就算海盗们知道也不会把这个十人小队放在眼里,这点自知之明我们还是有的,但问题是目前的形式如何来解释呢?暴风雨前的平静让人更加难受!

各自怀着心事回到营房,我们躺在床上继续休息,为凌晨的行动补充精力,这一睡我竟然做了场噩梦,梦中战鹰队被大批持着各式武器的海盗们围在了一起,光着膀子的海盗们猖獗地哈哈大笑着扣动了扳机,一时间血肉横飞,同伴们纷纷倒在了血泊中。

我一激灵从噩梦中惊醒,抹掉额头上的冷汗,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零点十分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出发,重新闭上眼睛我没能再睡着,抱着狙击步枪用手掌反复摩擦着冰冷的枪管来平复内心紧张的情绪,闻着浓烈的枪油味才渐渐让紧张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零点四十分,我跟其他人整理好武器装备重新走进了黑夜之中,继续执行伏击任务。

来到昨天的掩体趴下,有了昨天杀手的教训,我往身上暴露的皮肤处涂满了驱蚊药,虽然我所在的暗哨比较干净一些,蚊虫很少,但涂些驱蚊药还是能起到预防作用的。

手表分针一圈圈划过,我掏出一粒提神药刮开放入嘴中,压在舌头下慢慢将它含化,舌尖传来的浓烈的苦涩一下将大脑中的睡意驱散,继而是薄荷特有的清凉,感觉吸入肺里的空气都伴着清凉。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难道今天晚上又要白等?长长吸了口气,让薄荷的清凉传遍全身,我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指,换了个姿势继续趴在地上。

摸出胸口的佛像来,手指还能感觉到它散发出的体温,我轻轻亲了它一口将它重新放入胸口,就在我将视线重新回到望远镜中时,几个小红点吸引了我的注意。

赶忙将望远镜倍数调大,我终于看清了那几个红点,在夜视仪下前方丛林中慢慢摸出四个人形物,向着丛林前的一处废弃民房摸了过去。

那个废弃的民房我昨天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民房前是几棵高大的柚木树,宽大的枝叶能起到很好的隐蔽作用,后边不远则是大片的丛林,很方便发起袭击后快速撤离。

鱼儿终于要咬钩了!我轻轻敲了敲无线电向队长他们发出信号,然后将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对准了那个方向。

现在距离太远,要是发起攻击很容易打草惊蛇,努力控制住内心激动的心情,通过夜视红外瞄准镜,我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一共四个人,他们慢慢摸到废弃的民房后静静地趴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应该是在观察基地里的情况,对方还挺小心,片刻之后四人开始忙活起来,从动作上来看应该是在校正坐标,给迫击炮装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