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刘亚虎和刘亚伟研究完作战方案后,双方随即调动部队进入了各个预设战场。刘亚伟的部队在界湖镇内外设两道防线,组成梯次火力跟进;八路军临沂游击支队派出三个分队,刘亚峰率领一个分队守卫界湖镇左翼,马高率领一个分队守卫界湖镇右翼,与刘亚伟形成交叉火力;刘亚虎带领一个轻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亚虎和刘亚伟研究完作战方案后,双方随即调动部队进入了各个预设战场。刘亚伟的部队在界湖镇内外设两道防线,组成梯次火力跟进;八路军临沂游击支队派出三个分队,刘亚峰率领一个分队守卫界湖镇左翼,马高率领一个分队守卫界湖镇右翼,与刘亚伟形成交叉火力;刘亚虎带领一个轻装分队在距离界湖镇七华里的东王乡村设伏,在夜幕降临后,利用熟悉地形的点,从后翼突袭酒井的重炮阵地。

刘亚虎判断酒井此战势必倾巢出动,为了更有把握地打好这一仗,同时减少战斗伤亡,安排薛景梅写了一封亲笔信,派高二宝连夜化妆去岩石崮联系薛景熙,请他在界湖镇打得最激烈地时刻佯攻沂水县城,制造混乱;或者袭击日军运送弹药的车队,在酒井背后插上一刀。

界湖镇战斗在三天后的早晨打响了。刘亚虎的判断完全正确,酒井这次下了血本,沂水县的鬼子和伪军几乎倾巢出动,大举进攻界湖镇。周边据点的鬼子和伪军也都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随时准备组成增援梯队。

战斗一开始就进入的白热化状态。鬼子几次突破前沿阵地,又几次被打了回去。由于两侧的八路军对鬼子造成的近距离杀伤巨大,酒井不得不由齐头并进改为多路进攻。战斗持续到晌午过后,双方才暂时偃旗息鼓,各自调整部署。

这时,沂水县城方向传来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片刻后,酒井接到报告,岩石崮的土匪袭击了刚开出县城东门的运送弹药的车队,他们快马快抢,袭击后就不知去向。

酒井火冒三丈,命令部队再次加紧攻击界湖镇,他发狠要在拿下界湖镇后好好去收拾岩石崮的这股土匪。

酒井为了尽快拿下界湖镇,将在重炮部队四周警戒的一个中队的鬼子调到前线加入进攻。侦查员高二宝跑来告诉刘亚虎这个情况,刘亚虎按照计划是夜袭鬼子的重炮阵地,见战场形势发生了变化,考虑到尽快减少前方的压力,决定立即进攻鬼子的重炮阵地。

酒井正指挥部队激战正酣,突然身后的重炮阵地传来激烈地枪声和爆炸声,回头见重炮阵地浓烟滚滚,知道这是八路军的杰作,偷袭了他的炮兵阵地。他恼羞成怒地命令一部分部队继续保持对界湖镇的攻击态势,自己亲自率领大队人马扑向重炮阵地。刘亚虎一边命令炸毁大炮,一边带着一部分队伍阻击增援之敌。

按照双方研究部署的作战方案,八路军袭击日军的重炮阵地后,刘亚伟将率领国军进行反冲锋。刘亚伟见酒井亲率部队救援重炮阵地,兴奋地放下望远镜,摩拳擦掌地命令部队出击。这时,作战参谋接到上峰电话,命令他们不得出击阵地。刘亚伟心急如焚,快步回到指挥所,抓过电话连连请求不能错过这个最佳战机。上峰厉声命令刘亚伟执行命令,停止作战,并异常严厉地告诫他如不听从指挥必将以战场纪律处置。刘亚伟知道,上峰这是故意让日军和八路军互相消耗,只得万分悲痛地遥望着身陷囫囵的刘亚虎,泪水滚滚,仰天长啸。薛景梅见此情景,蹲下身躯抱头痛哭,嘴里不停地喊着窝囊。

刘亚虎被酒井率部包围,几无脱逃的可能,只得带领部队拼死一战。刘亚峰和马高急切间几次想救援刘亚虎,却被鬼子密集的火力攻击纠缠得无法脱离阵地,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刘亚虎和一个支队被鬼子包了饺子。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刘亚虎率领的一个支队伤亡殆尽。刘亚虎身负重伤,和高二宝被一群逼到一块巨石后面,再无退路。高二宝一手抱住刘亚虎,一手拿着手枪不时地射向围上来的鬼子。

“二宝,咱们今天要光荣在这里了。”刘亚虎艰难地说,胸前的弹洞涌出汩汩鲜血。

“政委,咱们不窝囊,打死了那么多鬼子,死也值了。”高二宝继续向鬼子射击。

鬼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高二宝打光了枪膛里的子弹,急切间拔出了腰里最后一颗手榴弹,拧开保险盖,拉出了导火索。

“二宝,这个手榴弹得留着,我们不能当鬼子的俘虏。”刘亚虎喘着粗气,拦住了高二宝的手臂。

一群鬼子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凶狠的目光也已经看的清清楚楚。高二宝和刘亚虎镇定地看着鬼子们,坐直了身子,互相拥抱着拉响了手榴弹。随着一声巨响,俩人倒在了血泊中。

酒井走到近前,看了看刘亚虎和高二宝的尸体,命令部队转入继续进攻,务必在天黑前拿下界湖镇。刘亚伟的部队突然撤出了战斗,使得鬼子将主要兵力投入到对两侧八路军阵地的攻击中。刘亚峰和马高的阵地岌岌可危。危机关头,沂水县城方向再次响起了激烈地枪声,随之燃起了冲天大火,指挥部向酒井报告,岩石崮的土匪又在西门外攻击了一支日军巡逻队,并四处放火。

酒井眼见着胜利无望,大本营连续告急,气急败坏地命令部队撤回县城。他对界湖镇的国军突然停火,放弃了最佳战机感到奇怪。尽管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还是多少有些担心国军会借机和岩石崮的土匪抄了自己的后路。于是留下一千余鬼子和伪军继续火力拖住八路军的两个支队,自己率部先期返回县城。一路上,他想着目前日军在山东的被动局势,以后再难组织起对界湖镇的大规模进攻,原本以为可以一鼓作气消灭八路军和国军在沂水县的主力,可关键时刻却被一个土匪搅了局,他不由得将一腔怒火发泄在了岩石崮土匪的身上,狂叫着一定要彻底剿灭岩石崮的土匪。

刘亚峰是在战斗前一天率部进入阵地的,还没来得及和刘亚伟见面。他开心万分地想,等战斗结束了再去看望刘亚伟,兄弟之间这么多年没见了,能联手打一场鬼子后再次见面是一件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啊。可令他意料不到的是,当刘亚虎袭击了鬼子炮兵阵地,眼见胜利在望时,战场形势却发生了空前的逆转,刘亚伟的部队竟然停止了战斗。这种不可思议的逆转,是刘亚峰做梦也想不到的,他想去大声质问刘亚伟,可又根本无法脱离阵地,又没有电话联系,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刘亚虎和一个支队的战友被鬼子消灭。刘亚峰悲愤交加,他两眼血红,脖子上青筋毕露,如同受伤的野兽一样发出凄厉的嗥叫。

酒井回到县城后才命令余下的部队撤出战场。刘亚峰和马高急忙跃出阵地,快步来到鬼子炮兵阵地,就地安葬牺牲的战友们,却怎么也找不到刘亚虎的尸体,直到黎明时分依旧没有找到。刘亚峰几近疯狂,大吼着要去找刘亚伟算账,被马高死命地拦住。

“支队长,天就要大亮了。现在敌我态势不明,国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们也不清楚。这种时刻,你作为指挥员一定要冷静啊。”马高急得声音变了调。

“刘亚伟,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刘亚峰激动地不能自抑。

“支队长,你冷静一点。再不撤退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你要对几百个兄弟负责。”马高急切万分。

刘亚峰想起自己肩负的责任,终于冷静了一些,刘亚虎死了,他作为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员,他必须要对这支部队负责。刘亚峰想到这儿,强忍悲痛擦干泪水,率领部队撤回了榆树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