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办公室撤销的前前后后(组图)

德国空军元帅 收藏 17 3614
导读: [face=宋体]1965年,关心政府机构的人们惊讶地发现:在新的国务院建制中,总理办公室突然消失了!许多人纳闷,不知道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总理为什么要取消总理办公室这1高效运行的政府机构?   总理办公室是伴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脚步和这个国家政府首脑忙碌的脚步走过来的。   新中国一成立,政府总理和所有的副总理几乎都处于“日理万机”当中。这么1个泱泱大国,没有1个专门的办事机构来协助总理、副总理们处理日常事务,显然是不行了。为此中央决定建立总理办公室。总理办公室直属于政务院(1954年9月改

1965年,关心政府机构的人们惊讶地发现:在新的国务院建制中,总理办公室突然消失了!许多人纳闷,不知道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总理为什么要取消总理办公室这1高效运行的政府机构?

总理办公室是伴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脚步和这个国家政府首脑忙碌的脚步走过来的。

新中国一成立,政府总理和所有的副总理几乎都处于“日理万机”当中。这么1个泱泱大国,没有1个专门的办事机构来协助总理、副总理们处理日常事务,显然是不行了。为此中央决定建立总理办公室。总理办公室直属于政务院(1954年9月改为国务院),最早由政务院副秘书长齐燕铭分管,齐燕铭兼总理办公室主任,副主任是李琦,下设综合组、财经组、外事组、秘书组、行政组。服务的对象是周恩来总理和其他几位副总理以及秘书长。总理办公室人数最多的时候是1956年,达到近20人。

随着政府有效运行机制的建立和行政体制逐渐理顺,为适应国家政治经济的进一步发展,1957年底,总理办公室进行了第1次大的精简,近一半的人员调出去支援各条战线,留下包括正副主任在内的9位秘书,分别负责联系国务院各口的工作。从这时起,总理办公室不再分管其他副总理的日常事务,专为周恩来总理服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齐燕铭


这次精简后,国务院副秘书长齐燕铭不再兼任总理办公室主任。他卸任前,为周恩来物色了1个办公室主任—中共中央统战部秘书长童小鹏。童小鹏被调任总理办公室主任,具备了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周恩来对他比较熟悉,二是他对统战工作比较熟悉。这样,1958年4月,总理办公室的人员各就各位:主任负责总理办公室的全面工作,副主任(许明)协助主任工作,其他几位秘书分别负责联系外交、政法、军事、经济、财政、文教、统战等方面的工作。

周恩来与秘书们在工作上都是直线联系。由于一国总理的日理万机,周恩来的秘书们也是最忙的。每天总理办公室收到各部门、地方的请示报告、文件资料、情况简报、统计报表等不计其数。如果是特急件,秘书们会立即报送周恩来。其它件,秘书们第1步先为总理充当“过滤器”,按轻重缓急分门别类,有的写出摘要,有的拟出提纲,等待周恩来夜里回办公室审阅和批示。大多数时候,周恩来白天忙于参加或主持各种会议,接待外宾或约请有关方面人士谈工作,会见各种专业会议的代表,还经常找机会去看望与我党长期合作共事的党外人士。一般到了晚上9、10点钟以后,他才能批阅那些堆放在办公桌上的大量文件。

作为一国之总理,周恩来也是总理办公室的“神经中枢”,千头万绪的工作,最后都要归到他那里。因此他除了凌晨几个小时的睡眠以外,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许多时候甚至不分昼夜地工作。他要面对十几个秘书,处理方方面面的工作。但在周恩来细密、踏实、有条不紊的工作作风影响下,秘书们将交到自己手里的繁多事项,及时、快速、高效地办理,做到事事有回话,件件能落实,从不疏忽,从不贻误。

尽管秘书们都是各部门抽调来的精英,但由于政府工作的复杂性和重要性,周恩来对秘书们要求很严。从办公室主任到每位秘书,他经常叮嘱大家要熟悉全局工作,不要“铁路警察各管一段”。1959年12月5日深夜,周恩来在阅完1封来信后,在信封背面批了这样几句话给办公室主任童小鹏:

童主任:

我批办各件,请你于每日在家时上午12时前,晚间11时左右来办公室看1次,以便熟悉全局,利于检查、联系和协调各口的工作。

此件请给各秘书同志一看,并对值班干事规定几条守则。

周恩来

十二.五

周恩来的秘书深深感到,在总理办公室工作,既要熟悉自己负责联系的某些部门的工作,懂得相关的专业知识;又要熟悉全局工作,学会做多面手。总理办公室既是国务院的1个“中枢神经系统”,也是个极为锻炼人的地方。

进入1964年下半年,随着国民经济调整的深入,如何进一步加大调整的力度,使各方面工作真正适应新的发展要求?从改革的意义上进一步精简机构的任务再1次提到日程上来。主持国民经济调整工作的周恩来对这1问题进行了更多的思考。经过几年的调整和精简,国务院的机构和部门大都按要求完成了精简人员和精简机构的任务,但仍有一些部门和省市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精简工作越做越难。为此,周恩来绞尽脑汁。一方面,他在各种场合不断地强调要搞“机关革命化”,对待调整问题“要有革命思想”;另一方面,他甚至又1次动了从自己身边减人的念头—第2次精简总理办公室。这2种考虑,是取消总理办公室的重要动因。

借制订国民经济第3个五年计划之机,从计划工作入手,周恩来不断强调“革命化”的思想。

1964年夏天,中共中央决定趁在北戴河办公、休养之机,召开全国计划会议,商议制订来年年度计划、三五计划和长期规划等问题。会前,周恩来于7月29日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就计划问题提出了6点意见,核心思想是传达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的意思:“要有革命思想”。

从计划问题想到体制问题,由此想到庞大的体制带来的官僚主义现象,对此,周恩来忧心忡忡。他强烈地感觉到,不进一步改革体制,对庞大的机构进行精简,官僚主义发展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遏制。

这年的全国计划会议集中讨论了计划工作如何革命化的问题。会议承认,计划工作的主要错误是教条主义、分散主义和官僚主义。会议提出了彻底改革我国计划工作及其方法的十几条意见,还讨论通过了1965年计划纲要草案(一)。

本文内容于 8/7/2009 4:08:51 PM 被德国空军元帅编辑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