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平崛起之六 火中取栗(中澳国家关系分析)

现实的世界是大国的世界,是大国利益分割包围的世界.抱着和平崛起梦想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艰难的国家利益博弈打破着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早已经瓜分殆尽的世界格局.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世界早已经在战略上连横合纵让中国的周边军事存在的险象环生,剑拔弩张,北方的俄罗斯虎视耽耽,南方的印度试图把藏南当作事实的国土占领,而东部海上的日本台湾以及朝鲜半岛在东北亚和中国的传统战略缓冲朝鲜军事冷对峙的韩国则事实上一步步在文化上蚕食着中国,在海洋领土上逐步在美日韩军事同盟和美日台准军事同盟的对峙下一步步吞噬着中国的现实国家海洋利益。而东部的中亚早已经被美国运用颜色革命和所谓的与政治挂钩的经济援助而牢牢控制,面对着那个早已经沦为资源出口国在金融危机中艰难支撑的俄罗斯,早已经在美俄的大国博弈中手无缚鸡之力,在北半球中美俄的战略大三角格局之中,俄罗斯已经沦为G2世界格局中美对抗的现实砝码,而在这个对峙格局之下,中国周边那些小国和做着所谓的大国梦想的国家们,在中国的南海步步的破坏着中国在太平洋南海诸岛的现实利益,而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之下,我们的经济战役也在那些国家对和平崛起的警惕下而显示的力不从心,于是,我们在西太平洋看到了南沙群岛微妙的中国 东盟 以及美日台海上同盟的战略对峙在后者的联合之下演变成了对我南沙群岛的事实占领,并且有扩张之势,而在那个梦想在21世纪梦想成为南太平洋的大国的澳大利亚则不断加大军费投资,扩张海洋巡航能力,在美澳军事同盟之下艰难的走着日本当年的崛起之路,而在中国妄图摆脱世界工厂的全球化低端位置的经济博弈中,这个号称经济自由化的世界上唯一占据一个大洲的国家却不断言而失信,从力拓事件的以澳大利亚为代表的西方同盟的集体发声指责中国司法人权不公开,再到巴西妄图在中澳铁矿石谈判中利用日韩的暗箱交换操作在对中国的钢铁产业获取着不无耻的既得的经济利益,再到中亚陆地上,从哈萨克斯坦对上合组织的冷漠再到所谓的吉尔吉斯斯坦所谓的玛纳斯军事基地一波三折,再到那个叫嚣着实现大蒙古铁木真梦想的外蒙古,在中国的周边,无论是从陆地到海洋,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他们都妄图把中国的和平崛起扼杀于襁褓之中,维护他们本不应该获得的中国国家领土资源利益,他们相互合作,服务于美国全球遏止中国战略,他们却又彼此矛盾,在谁对中国领土行使主权上彼此争夺,事实占领与历史纠葛,口舌之争与苟且相合,他们火中取栗却无视愤怒求一战隐忍不发的中国人民。却无视现实的中国早已经不是那个东亚病夫的历史现实,当他们把手伸出去的时刻,注定是要也一定会受到中国人民和历史的无情惩罚。

如果从经济存在的角度去分析澳大利亚,早资本主义世界早期事实上这是一个依靠资源出口为主导的典型的自然资源供给型国家,由于不到2000万的人口数量的规模要远小于其他大陆,即使位于全球化产业的低端锁链,提供着农业加工品和自然资源的澳大利亚依然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典型的富裕国家.这个号称为坐在矿车上的国家和骑在羊身上的国家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居安思危,在上个世纪70年代进行了资本主义工业化的改革,把之前的单纯依靠农业和服务业,转变成为了依靠制造业和服务业,把单纯的资源出口国和内向依靠英联邦和美国输入工业制成品转变成为了以产业加工和服务性行业为主导,以制造业,服务业和采矿业以及农业四大支柱支撑的出口外向型经济,在发展对外出口的工业上,澳大利亚很好的处理了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现实矛盾,注重发展高新技术支撑的科技产业和旅游观光产业,而现实中的澳大利亚,经历了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进程而不甘于位于产业制造链的末端,在艰难的完成着第三拨产业的调整.而事实上,澳大利亚希望在第三次产业调整从一个以资源出口,到高新技术支撑的制造业以及服务行业的为主导的二流资本主义准强国,转变成为一个太平洋上的以资本控制和资本运做对外进行资本游离扩张的资本主义世界强国.而事实上,这些要求和即定的国策是符合满足美英资本主义国家的现实利益需要,因为美国需要在太平洋的南部,在中国在有限的时间内打破南海第一岛链的时候,能够获得一个相对强大的盟友,而现实中的澳大利亚的国力还不可能发挥类似于日本在太平洋的拱卫美国海洋利益的作用.而事实上,要进行军事的扶植,必须要对澳大利亚进行经济上的改造,使之具有自我的独立的军工体系.需要澳大利亚在重工业制造和多产业链的制造中有所进步,而这一切又全部依靠澳大利亚的第三次经济改革进程.

如果从经济存在的角度分析,在中澳的经济关系中,从历史的互补现在已经事实上转变成为了彼此矛盾的问题双方.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和WTO贸易进程推到世界角落的今天,没有一个国家甘心处在经济全球化的低端,没有人只愿意甘心做一个受别人资本控制和技术垄断的世界市场,中国由于其庞大的人口和持续增长的消费能力为世界提供了一个世界工厂加世界市场的二元机遇,这种二元机遇的背景之下,我们看到众多国家众多公司实现着在中国的本土化进行,套用美国总统克林顿的一句对中国经济描述的名言,只要你有资本或者技术,只要你有足够的体力飞到中国,那么你就一定会发财.这句对中国经济现实的描述虽然不尽合理,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中国制造透支化的本质,牺牲了生命健康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的GDP是不可能也不会持续下去,所以我们要和平崛起,我们要进行金融变革.我们要进行长三角和珠三角的高新技术和改造和产业制造的整体东移的北部湾计划以及以及要维护并且建立香港和上海的双金融中心,我们在对外市场上由于中国自身储蓄率的偏高,在找寻资本运做和技术垄断的市场上已经选择了东盟和中国的西部以及广大的非洲,中国崛起的首要也是重中之重是资本崛起,而资本崛起的首要是技术革新和找寻一个相对落后的低端市场来进行资本运做方便于国家资本控制阶层的成长.而事实上,中国都作到了.

但是这一切,都于澳大利亚的国家现实矛盾彼此冲突并且相互挚肘.事实上.澳大利亚一直希望在其进行第三次技术革新和技术升级中找寻一个资本控制和技术垄断的市场.但是望着资本主义世界早已经山头林立瓜分好的势力范围来说和那个只有2000万的人口的小的不能再小的还不如一个台湾的消费市场来说,实现陆克文这个号称中国通的总理的建设一个强大的澳大利亚的目标又谈何容易.在国内经济转型的道路上,在迈向资本控制和技术控制的资本扩张模式上.澳大利亚不可能也不会把竞争的目标引入拉美,因为那是属于美国的早已经划分好的资源进口和产品销售市场,而如果向南对澳大利亚来说,南极洲除去企鹅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可以行走的动物,而事实上,只有向西和向北两个方向可以探索,向西对非洲进行资本控制,这和中国对非洲的经济政策可以说是现实矛盾,挑战着中国在非洲的既得的现实利益,而且非洲人也不见得愿意在心理上接受这个曾经是六个州殖民地组建的英联邦国家.而如果向被,进军东盟,那么事实上和中国的北部湾计划建立大东亚自由贸易区1+1的经济合作现实矛盾.而中国的崛起和俄罗斯的资源出口的同质性已经同样希望能够大国崛起的经济定位让澳大利亚还没有想到就已经失去了资本扩张的机会,而在APEC峰会上,澳大利亚曾经有个所谓的经济蓝图,对中国俄罗斯的经济壁垒政策大加指责,但是只是被当地的报纸形容为苍蝇式的嗡嗡就可以看的出澳大利亚的经济转型所面对的现实和国际市场的压力,而对于一个军事上需要保护军队只有6万的国家,进行已军事威慑为主要的资本扩张不过是天方夜潭.

在中国崛起来到世界GDP第三的世界经济大国的位置的时候,澳大利亚还在经历着美国市场委琐所带来的出口萎缩进而导致的全面的国家经济衰退以及美国金融危机所传导来的经济有毒衍生品的危害,而当澳大利亚的总理不断坐着飞机去美国纽约和华盛顿寻求对策的时候,小布什望着那个早已经烂透了美国经济依然拿出3亿美金来支持澳大利亚的金融危机就可以看出美澳面向新世纪的军事同盟关系不是虚言一句.作为美国传统盟友和加拿大一样位置的资本主义资源出口富国,澳大利亚必须也一定服从美国的全球政策.当奥巴马不段的访俄访欧,希拉里不断访亚去非的时候,澳大利亚必须在行动上作出服从于美国全球战略调整的的现实的对中国的强硬策略.金融危机的现实让中国人认识到,美国那个随便开动的印刷机可以让中国手里握有的美国债券变成废纸一张,而事实上占据着2.35万亿美圆的外汇储备事实上不如换成有形的资本股份和购买一部分触极国家经济安全的技术能源.于是,我们看到在中国在金融危机饿背景之下.不断利用资金输入他国来实现着我国的战略能源和资源的稳定.俄罗斯那条拖了又拖的远东石油管道的开工,和中国伊朗以及中国委内瑞拉的新石油合作计划让中国实现了自身的基础能源的四条安全通道.而事实上,在战略资源铁矿石的资本扩张中,中国于澳大利亚的资本运做中,中国遇到的是空前的压力.这种现实层面的以资本运做为主导的资源的冷扩张事实上触及了澳大利亚对自身经济安全格局和对自身经济命脉的深深担忧,再加上经济存在发展和中国的本质的深刻的竞争矛盾,决定了澳大利亚不会也不可能做出倒向中国的现实策略.

时间来到2009年7月初,上海市国家安全局逮捕了澳大利亚力拓集团上海办事处的4名员工,其中包括该办事处总经理、力拓铁矿石部门持有澳大利亚护照的中国业务负责人胡士泰和另外持有中国护照的3名中国籍的服务于力拓集团的工作人员.罪名为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一石激起千层浪,2009年7月15日,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KevinRudd)昨日在澳大利亚堪培拉明确表示,将尽其所能帮助被中国拘捕的力拓员工,并将把“力拓间谍案”的双边交涉提高至最高级别。而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世界纷纷把舆论的同情和现实的关怀给予澳大利亚,指责中国司法迫害和人权沦陷.而对于澳大利亚那四名员工做了什么却闭口不谈.而那个身上流淌着中国血液的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在2009年7月15日表示,将在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会晤时提及澳大利亚公司雇员在华被拘留一事,要求中国增加执法的透明度和公正性,以及保证对外商投资及合作的开放度.

力拓案件不过是中国在于世界资本主义主要强国在大国崛起过程的中一个焦点而已,中国事实上早已经在不合理的世界铁矿石价格下生存了接近20年,由于中国的铁矿石属于低端品质就决定了加工成本和工艺的技术高含量要求.这也就决定了中国铁矿石的进口策略.而如果中国选择从巴西进口铁矿石,庞大的海洋运输成本让成本居高不下,而如果从澳大利亚进口则可以省掉将近一半.澳大利亚力拓集团一直利用其海域和成本上的有利优势周旋于中日韩三国之间,而以中国的市场最为庞大.这场以中国钢协为主导的铁矿石降价谈判却久攻不下,澳方利用焦炭和其他资源方面的优惠让日本韩国接受了接近33.6%的协议价格,而对中国,则采取一分不让和抓住中国铁矿石的实际储备而大肆拖延的时间战术妄图逼迫中国接受城下之盟,而事实上,在中铝185亿入主力拓被澳大利亚政府运用经济安全理由和澳大利亚国内的集体指责之后而以力拓和必和力拓这个澳大理亚的最终合并而告吹所标志的中国铁矿石战略资源扩张的挫折之后,以及所谓的四个有着中国钢铁企业人脉背景的曾经在中国钢铁企业有过工作经历的流着中国血液的中国产的人运用自己的交际工作背景不断的搜集我国钢铁企业经济情报的和中国国家企业里那些蛀虫沆瀣一气的时候,也就决定了中国必须也一定采取有效措施从自身作起,来防止澳大利亚的进一步的不合理的要求.而在这个国有经济支撑国家命脉的中国,对中国国有企业商业犯罪就等同于对国家利益安全的现实威胁,而随后在计算机上发现的中国钢铁生产企业的情报和中国宝钢的贪腐案件在再次证明了这种亡羊补牢手段的现实意义.

而如果从历史和政治去看待这个曾经的英联邦国家,在地理发发现上,它被发现,而它的开发是在1788年被英国当作囚犯流放之所在,第一块英国殖民地的建立是在1788年1月26日的澳大利亚杰克逊港,而伴随着日不落帝国的海上扩张和现实的人口压力,英国人在1790年就在发现这个广袤的土地之后进行了第一次自由移民,而时间一直来到1901,六大殖民地全民投票决定了成立独立的联邦,这个没有陆地邻国的唯一占据一个大洲的国家开始兴起,而伴随着二战英国日不落帝国的衰弱和美国新世界体系的建立,澳大利亚也从英澳特殊关系转向了澳美军事同盟,而这种事实上关系曾经引发了5年前,澳大利亚是脱离英国联邦成为独立一国类似于美国选举自己的总统的共和制度还是实行英国制度下议会路线之争夺,这种本质上的既得利益集团的议会共和和全民投票实现普遍民主的总统制度让澳大利亚的资本扩张阶层如硭在背,当时澳大利亚的一位左派人士曾经这样反对着总统制,如果要建立一个类似于中国的机制的政权,大家可以随便选择总统,而这也可以体现在2000年奥运会举办之后,由于中国的和平崛起在经济层面和国家软实力层面对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现实挑战.于是我们看到了在外交上,一个联合西方其他国家步步紧逼的澳大利亚的排斥中国政策和现实层面上对中国反抗澳大利亚建立的不公平的资源贸易体系行动的大加指责.而那个伴随着澳大利亚政府不断鼓励人口出生所进行的新国土开发计划并行的是澳大利亚军事扩张的野心,公布于2009年5月2日,那个让中国明白会说中国话拿尽中国利益的所维护的不过是澳大利亚利益的所谓的澳大利亚的总理陆克文提出了标题名为在亚太世纪保卫澳大利亚:2030年的武装力量》的未来建军蓝图,提出了700亿的军事预算并将预算增长的目标直指中国的和平崛起.这个以陆海空三军实力同时提高并偏重于海军的报告一出台,就让澳大利亚准备摆脱美国而独立成为海洋大国向北辐射中国南海,向南进占南极的海洋大国野心昭然若揭,而事实上,在中国的南海问题上,澳大利亚已经动了手,准备支持那些东亚小国,并提升澳越关系,企图在中国的南海问题上插上一脚,火中取栗

最后的结尾来自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时间为2006年4月3日于澳大利亚总理华德举行的欢迎宴会,标题为《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促进世界和平与繁荣》

中国正在走的是一条和平发展道路。它的精髓是,中国既通过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来发展自己,又以自身的发展来促进世界和平;中国主要依靠自身力量和改革创新实现发展,同时坚持对外开放;中国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同世界各国开展交流与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中国的发展是和平的发展、开放的发展、合作的发展。 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的必然选择。

第一,这是由中国历史文化传统所决定的。中华民族历来讲信修睦、崇尚和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利而不害,为而不争”,反映出中华民族“天下情怀与道德理性”的品格。

第二,这是由中国自身发展需要所决定的。加快经济社会发展,建设现代化国家,是中国人民正在为之奋斗的历史性任务。要实现这个任务,我们必须与各国相互信任、和睦相处。

第三,这是由当今世界发展潮流所决定的。求和平、促发展、谋合作是各国人民的共同追求。中国是国际社会一员,要实现自己的发展,也要顺应天下大势,与各国共同承担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

和平发展是全人类的共同事业,构建和谐世界是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实现人与人的和睦,人与自然的和谐,国与国之间的和平相处,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贵国前总理孟席斯先生曾经告诫:奋斗、追寻、探索,永不放弃!我们愿与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国际社会携手合作,建设持久和平与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

澳大利亚有着丰富的资源、发达的经济和先进的技术,中国有着众多的人口、巨大的市场和发展潜力,经济互补性很强。目前,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和增长速度最快的海外游客来源国。随着中国在澳大利亚第二家孔子学院的建立和“中国文化澳洲行”的成功举办,中澳人文联系将会更加紧密。中澳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而是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建立中澳长期稳定的友好合作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方从战略高度看待中澳关系,愿与澳大利亚成为好朋友、好伙伴。

今天,我同霍华德总理进行富有成果的会谈,就发展中澳21世纪互利共赢的全面合作关系达成广泛共识。我们一致同意加强政治交往和战略对话,增强互信;扩大在贸易、投资、能源、矿产资源等领域的合作和加快中澳自贸谈判进程,实现互利共赢;促进文化、教育、旅游等领域的交流,增进人民之间的了解与友谊;促进区域合作健康有序发展,共同维护亚太地区的繁荣与稳定。我相信,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中澳全面合作关系必将取得丰硕成果!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