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二十章五

喀喇魂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size][/URL] 5 “老不死的,磨磨蹭蹭,快走。” 自从解放军战士解救出妇女、儿童和年纪大的乡亲后,匪徒押着人质,继续向沙漠逃窜,行进的速度明显加快了。村长玉素匍走在前面,数他的年龄最大,身上带着伤,走起路来很吃力。这时,一个匪徒走过来,他四十多岁,满脸大麻子,像被冰雹打过的紫茄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


5


“老不死的,磨磨蹭蹭,快走。”

自从解放军战士解救出妇女、儿童和年纪大的乡亲后,匪徒押着人质,继续向沙漠逃窜,行进的速度明显加快了。村长玉素匍走在前面,数他的年龄最大,身上带着伤,走起路来很吃力。这时,一个匪徒走过来,他四十多岁,满脸大麻子,像被冰雹打过的紫茄子,一张嘴露出二颗大板牙,他骂咧咧地举起皮鞭,恶歹歹地抽在老人身上。

跟在村长玉素匍身后的战士哈元杰,一路上忍着怒火,这时候,他实在不忍心看着老人家再受鞭打,愤怒地喊道:“住手!欺负一个受伤的老人,不怕电击雷劈,遭到报应。”

“好小子,敢赌咒老子,你活的不耐烦了。”

麻脸匪徒被哈元杰的话激怒了,恶狠狠地举起皮鞭,雨点般地落在他的身上。哈元杰没有躲闪,没有吭声,顿时,衣服上渗出一道道血迹,他忍着怒火,忍着疼痛,怒视的双眼冒出火似的,怒冲冲地盯着匪徒,仿佛要把他的相貌刻在脑子里,把仇恨记在心里,用不了多久,血债要用血来偿还。

在被抓的乡亲中只有村长玉素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他见解放军战士为了解脱自己,舍生忘死,被匪徒殴打,立即停下脚步,向阿尔根的父亲和同村的乡亲们使了一个眼色,大家哗然都围上来。

“不许行凶打人!”

“再欺负人,我们都不走了。”

“放下鞭子。”

乡亲们都非常气愤,纷纷谴责麻脸匪徒的罪行。

跟在队伍后面的匪徒头目牙生﹒巴拉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前面的队伍突然停下来,他走的累了,坐在沙地上休息,叫外甥牙孜过去瞧瞧。

“住手。”牙孜赶过来,麻脸匪徒正在鞭打哈元杰,制止说:“不要打了,把人都打残了,走不出大沙漠,你还想不想活命。”牙孜被解放军放回来,经过教育,变的老实多了。

“这小子咒我。”匪徒脸上的麻点都气歪了。

“行了,别惹出事非,还是逃命要紧。快散开,继续向西南方向走。”

麻脸匪徒的年龄比牙孜大,资格也老,在他面前指手画脚逞威风,心里虽不服气,但还是怕牙孜三分,因为他是牙生﹒巴拉提的外甥,只好放下皮鞭,押着乡亲们继续上路。

战士哈元杰忍着伤疼,默默地跟在村长玉素匍的身后,在歇息的时候,他趁匪徒不注意,掰开指导员亲手送给他的馒头,里面藏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只写着三个字:保护、依靠、突围,他看完后,纸条和馒头塞进嘴里,嚼了嚼,一起咽下肚。

回族战士哈元杰是侦察班班长,他入伍三年多,年年被评为五好战士,光荣地加入了共产党。他聪明,勇敢,胆子特别大,平时爱看一些刺激、激烈的战斗故事。记的他刚上小学那年,听说村西墓地里经常闹鬼,到了天黑,和他同龄的伙伴不敢外出玩耍。哈元杰却不怕,到了晚上,他一个人跑到村西观看,墓地里发出一道道蓝光,有人说是魔鬼眼睛发出的光,他不信邪,带上弹弓、刀子,向坟墓走过去,快接近蓝光时,心里突突跳,他紧握刀子,硬着头皮一步一步的走近,到了跟前一看,原来是一堆死人骨头发出的磷光,他找来铁锨,把坟墓修好,从此,墓地里再不闹鬼了。

路上,哈元杰一直琢磨纸条上的六个字,很快他就领会了姜指导员的旨意:保护好乡亲们的生命安全,依靠群众,准备突围,迎接部队的进攻。

村长玉素匍看到解放军战士为了保护群众,不顾自己的安危,替自己挨了匪徒一顿鞭子,心里有些歉意。他回过头,关心地问:“疼吗?”

哈元杰说:“大叔,一点小伤,没事。”

玉素匍小声说:“你不用担心,卡吾孜虽然知道你的身份,但他是一个胆小鬼,我吓唬几句,他不赶向匪徒告密。”

“我和你们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大叔,卡吾孜是你们村的群众,他也是被匪徒逼的,我们要把他争取过来,乡亲们才能不受伤害,匪徒的阴谋才不能得逞。”

玉素匍看见卡吾孜走过来,说:“好,晚上咱们再商量,小心,匪徒走过来了。”他急忙转过头,一声不响地挪动着脚步。

卡吾孜闷闷不乐地走在队伍中间,心里更不平静,一直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在牙生﹒巴拉提的威逼、强迫下,他不得不跟着匪徒一起逃窜。其实,他也是人质,只不过比别的人质自由些,没有被绑着,行动随便些。他被迫离家出走,妻子儿女不要了,十几亩薄田荒废了,他不知道这么一走,何时才能回家,何时才能和家人团聚。第一天晚上,他趁着牙生﹒巴拉提睡熟的时候,悄悄地想蹓走,刚走出不远,他犹豫了。他想到由于自己胆小怕事,牙生﹒巴拉提逼着干了一些坏事,乡亲们恨他,解放军不会饶他,这样逃回家,虽逃出虎口,乡亲们和解放军照样不会饶恕自己,想到这些,他心里十分矛盾,又止住了脚步返回来,暂时断了逃跑的念头。

卡吾孜一夜没有睡实,想了很多很多,他虽胆小怕事,但是他头脑灵活,善于见风使舵,下定决心要摆脱牙生﹒巴拉提的控制,一个人逃走,不是明智的选择。要逃,也要带上几个乡亲们一起逃,这样,即能逃出虎口,本村的乡亲们又能原谅自己,可以减轻自己的罪过,他第一个想到了村长玉素匍。

这时,卡吾孜仍然装着老实的样子,快走几步,来到了玉素匍的身边,他左右看了看,其他的匪徒没有在附近,趁机给村长松了松绳索,套近乎地说:“大哥,你受苦了。”

玉素匍最看不起卡吾孜八面玲珑,委曲求全的处事哲学,在匪徒的威胁面前,吓的屁滚尿流,一付可怜的奴才相。

玉素匍没好气地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卡吾孜没有在意,说:“大哥,你身后的年轻人,不像是咱村的,我怎么没见过他。”

玉素匍严厉地说:“他是我的亲戚。卡吾孜,如果他有什么不测的话,我饶不了你。看你是同村的乡亲,我警告你,不要坏事做绝,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那是,那是。”

“匪徒给你什么好处,为他们卖命。”

“牙生﹒巴拉提是一个亡命之徒,我不干,就杀了我和我的全家,被他们逼得没法子。”

“软骨头。”

“大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天黑我再来。”

卡吾孜看见有一个匪徒走过来,急忙躲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