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二十章四

喀喇魂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size][/URL] 4 “站住,再前进一步,就开枪了。”匪徒发现后面有人跟来,急忙端起枪,大声喊道。 姜良驹和梅久香抬头挺胸,威风凛凛地出现在匪徒面前,在他俩身后,二名战士押着匪徒牙孜和另一名俘虏。 “不要开枪,舅舅,是我呀,牙孜。” 匪徒头目牙﹒生巴拉提听到亲外甥牙孜的喊声,马上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


4


“站住,再前进一步,就开枪了。”匪徒发现后面有人跟来,急忙端起枪,大声喊道。

姜良驹和梅久香抬头挺胸,威风凛凛地出现在匪徒面前,在他俩身后,二名战士押着匪徒牙孜和另一名俘虏。

“不要开枪,舅舅,是我呀,牙孜。”

匪徒头目牙﹒生巴拉提听到亲外甥牙孜的喊声,马上制止匪徒开枪。他想起自己为了试探解放军的虚实,让牙孜打头阵,前天夜间佯攻突围时,自己的外甥被解放军抓住当了俘虏,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身边缺了一个亲信和得力助手,心里总不是滋味。他看到远处的沙滩上站着四、五个当兵的押着牙孜,又用警惕的眼神四周观察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的动静,才放下心。匪徒和被劫的乡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都能站在原地,等待事态的发展。

梅久香用维族话说:“牙生﹒巴拉提,你听着,敢不敢站出来和我们谈判。”

“怕个毬,走,老子不当缩头乌龟。”

牙生﹒巴拉提双手提着盒子枪,壮着胆子走出来,身后紧跟着二个保镖,卡吾孜不敢怠慢,胆战心惊地跟在后面。在相隔十多米地方停下来。

姜良驹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对手,他高个子,圆脑袋,满脸横肉,下巴和两腮处长满胡须,高鼻梁,鼻子上端两边深眼窝里镶着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贼溜溜地乱转,露出奸诈、凶悍的光,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凶恶、残忍,心狠手辣的家伙。

姜良驹压制着胸中的怒火,严厉地说:“牙生﹒巴拉提,你竖起耳朵听着:我们人民解放军是坚不可摧的强大的军队,任何困难吓不倒我们,任何敌人都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你们已是四面楚歌,走投无路。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放下武器,立即投降;一条是负于顽抗,继续与人民为敌,两条路任你选,任你挑。”

姜良驹声音宏亮,梅久香翻译准确,老练的牙生﹒巴拉提并没有被姜良驹的气势所威慑。

牙生﹒巴拉提奸笑着说:“嘿嘿,你们把我当成二、三岁的巴郎,会被你们的几句话所吓倒吗。我被你们逼得已经没有退路了,你们听着,赶快离的远远的,否则,老子就是见了阎王,也要拉上几个人一起陪葬。”

梅久香看到牙生﹒巴拉提气势嚣张,简直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没有给姜良驹翻译,直接用维语对牙生﹒巴拉提说:“我们前来谈判,是为了减轻你的罪恶。一是用你的外甥牙孜和俘虏交换人质中的妇女、儿童和老人,二是不许虐待和欺压被你们扣押的乡亲们,让我们给他们送一些食品和水。”

“不行,一个换一个。”

“我们解放军说一不二,不会讨价还价。”

这时,俘虏牙孜沉不住气了,他哭丧着脸说:“亲不亲,娘家舅。看在我妈的情份上,救救我,舅舅,就答应他们吧。”

牙生﹒巴拉提听到外甥的哀求,有些犹豫了。这时,站在身后的卡吾孜小声说:“大哥,我看这些妇女和老人是咱们的累赘,带着他们,照这样的速度,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大沙漠,摆脱解放军的追踪。”

牙生﹒巴拉提觉得卡吾孜的话有道理,他想到自己就这么一个外甥,扔下他不管,对不起亲姐姐,顿时,他口气软了:说:“卡吾孜,快去,把妇女和老人带过来。”

卡吾孜转身要走,又被牙生﹒巴拉提叫住了,说:“村长那个老家伙给我留下。”

“留下他有什么用?”

“让你留下你就留下,少啰嗦。”

“是,是。”

卡吾孜很快从人质中挑出四位老人,二名妇女和一个孩子。他走到村长玉素匍面前,低声说:“大哥,不是我不想放你,巴拉提我惹不得,先委屈你几天,我一定想办法救你。”当他看到村长身后的战士哈元杰时,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他是哪家的后生,刚要开口问,玉素匍老人用眼睛瞪了他一眼,说:“卡吾孜,不要把坏事做绝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还磨蹭什么,快把人送过去。”卡吾孜急忙答应,转身走了。

当被救出的老人、妇女带着孩子回到战士身边时,姜良驹的心里才有了一丝宽慰。

梅久香亲自上前松开绑在牙孜身上的绳索,说:“牙孜,现在你可以走了,记住你的许诺,想要活命,就老老实实地做人。”

俘虏牙孜点头哈腰,应了一声,急急忙忙地跑了过去,来到牙生﹒巴拉提的跟前。外甥救过舅舅,舅舅用人质换回外甥,恩怨扯平了。

牙生﹒巴拉提带着匪徒转身要走。梅久香大声说:“等一等,我们要把带来的食品和水发给乡亲们。”

“把东西留下。”

“我们要亲自交到乡亲们手中。”

“不行。”

“你们别想走。”

牙生﹒巴拉提顿时火冒三丈,原形毕露,拔出手枪,喊到:“兄弟们,抄家伙。”顿时,沙滩上响起了拉枪栓的声音。

姜良驹、梅久香面对敌人的枪口,没有退缩,没有畏惧,依然挺拔地站在面前。姜良驹一挥手,立即,从不远的沙地里,瞬间,冒出百余名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从四面包围过来,吓的匪徒个个傻眼了。

姜良驹大声说:“牙生﹒巴拉提,如果你想多活二天的话,就让我们把食品亲自交到乡亲们手中。”

站在牙生﹒巴拉提身旁的牙孜说:“舅舅,解放军可不是好惹的,答应他们吧。”

卡吾孜也帮腔说:“大哥,好汉不吃眼前亏呀。”

牙生﹒巴拉提被这突然而降的阵势镇住了,大大杀了他的嚣张气焰。强装镇静地说:“我答应。不过,发完了食品和水,你们马上撤离远远的,再追击不放,发现你们跟踪我们,我他妈的可就不客气了。”说完,他用手枪捅了捅阿尔根的父亲。

二名战士背着馒头和水,紧跟在指导员和梅久香的身后,来到了被绑架的乡亲跟前,亲手把一个个白面馒头交到亲人的手里。

“乡亲们,让你们受苦了。”

“请相信我们,一定会救你们脱离虎口的。”

当姜良驹来到战士哈元杰面前时,一句也没说,向他递过一个信任的眼神,把一个馒头紧紧地塞到他的手里。哈元杰看了指导员一眼,点点头。姜良驹怕引起匪徒的怀疑,马上离开了。

一会儿,姜良驹和梅久香把食品和水发给乡亲们,然后,他命令战士们让开一条路,心情沉重地望着匪徒押着剩下的乡亲们,又一次消逝在沙漠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