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年代亚洲最重要的三大女艺人酒井法子3号晚神秘消失,已经消失4天,最近在亚洲范围闹的满城风雨,日本新闻社说:连大洋彼岸的中国人,都在急切的关注此重大事件!因为酒井法子对70/80后的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而且06至08年还连续几年出任过亲中大使来中国多次。最早来中国内地是在90年代初!可谓是中国老朋友,本来准备参演二战题材影片“梦墙”,结果被右翼恐吓威胁杀害其子,被迫放弃了这项演出计划!法子一直维持着慈母和谐家庭形象,也许早就出问题。现在日本全国警察和老百姓,都在全力搜寻法子下落,已经在东京法子朋友处找到其10岁孩子,但是法子本人,仍然下落不明。在日本,男尊女卑的思想及现状我认为是一直持续。那么,现代的日本女性,其社会地位又是怎样呢?


日本战后宪法明文规定,男女在法律上、在社会和家庭里地位平等。但是正如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一样,男女平等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当然,当代日本女性的地位比起从前,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她们不再固守家庭,很多都有工作。不过,“就业本身并不代表妇女地位的转变,它可能成为一种附加角色,意味着妇女承担双份劳动压力。”事实正是如此,日本女性要在事业上取得成就,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与牺牲。在受教育上,男女比较平等,所以男女的学历水平差不多。现在,日本社会中独身或离婚的日本女性也较常见,社会也一般持宽容态度。但有一点很不公平:日本法律规定女性离婚后半年内不许结婚,男人则没有这个限制。有一些调查数据显示,日本女性地位处于亚洲最低水平。


历史的发展来看,女性的地位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变化的。在漫长的父权制统治的历史时期,女性的生活范围局限于家庭,而衡量人的价值的标准却是看谁创造了社会价值,这样的标准把女性的家务劳动价值给一笔勾销了。所以长期以来,女性不能创造社会价值,因而女性的地位教授从属的,这样的观念一直顺理成章地被男人和女人接受着。日本是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从文化意义上来说,也是一个传统文化的惯性非常大的国家。这个文化传统便是被称为日本传统文化之象征的家族制和家庭制,以及在家庭生活中占据中心甚或统治地位的男权。在男性占据统治地位的传统家庭中,一家之长——父亲或丈夫们具有很高的权威,而母亲、妻子和女儿却只能是他们的子民。日本男女的分工相对明确,丈夫在外为家庭赚钱,他们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花费在工作上,很少承担家务劳动,也很少照顾孩子;而妻子作为“全日制家庭主妇”呆在家中,为丈夫、为孩子、为家庭默默奉献着一切,即便在日本现代社会里,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无论多么优秀,她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一旦结了婚也只能舍去父姓而从夫姓,并辞去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在失去经济能力的同时还会失去本应获得的社会地位。正是这种非常典型的维持日本现代家庭生活的体系,且日益普遍,尤其在城市,而且家庭条件越好的家庭,妻子在家的倾向就越大。这种文化传统已经内化为人们的心理特征,结婚后出门在外工作的女性会被认为婚姻的失败和自己的失败,而并不被看作自己独立的资本;同样,谁的妻子如果在婚后还在工作,这个男人往往会被认为是个失败的男人,不能养活自己妻子和家庭的失败者。


日本的文化传统把女性束缚在家中,事实证明,婚姻是个变数,不论女性对家庭做出了多么大的贡献和牺牲,却不能永远保证婚姻的存在。一旦婚姻的大厦坍塌了,女性的地位也会烟消云散。从这个角度看,日本女性的地位没有牢固的根基。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急剧增加,日本女性也开始意识到她们在社会公众领域内男女地位不平等的状况。她们要求获得社会地位,要求工作的权力。这使婚后的日本女性的就业率有所提高,不过日本女性的就业出现M型曲线的特点,就是很多女性婚后或者生育后放弃她们的工作权力,在孩子入学后再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但是,在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后,日本的已婚妇女一般只能找到一份半日制的工作,而且这份工作的工薪很低。日本的现代女性为了逃避传统家庭文化带来的伤害,女性中出现越来越多的单身贵族,她们开始公开提倡晚婚甚至不婚,少育甚至不育,或者干脆移民海外,以获得发展自己才能的工作机会。日本女性虽然生活在富足的物质生活中,但她们的社会地位却大不如许多经济落后的国家,在日本,经常能够听到日本女性对中国女性和男子平等地参与生产和工作的称赞,羡慕之情溢于言表。这就是文化造就了日本女性的地位和生活状态。


本文内容于 8/7/2009 10:08:48 AM 被命运的邂逅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