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二十章二

喀喇魂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size][/URL] 2 荒凉的沙漠里,叛匪驱赶着人质的黑影由大变小,从人们的视线中渐渐消失了,被千年沙漠所埋没。 此刻,往日静如水潭的小村子,像潮水涌起巨浪,再也不能平静,村里的乡亲们都涌到了村口,被抓走乡亲的家人悲痛万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


2


荒凉的沙漠里,叛匪驱赶着人质的黑影由大变小,从人们的视线中渐渐消失了,被千年沙漠所埋没。

此刻,往日静如水潭的小村子,像潮水涌起巨浪,再也不能平静,村里的乡亲们都涌到了村口,被抓走乡亲的家人悲痛万分,哭天喊地;有的人被匪徒的惨无人道的行为激怒,开口大骂;年轻力壮的人悲愤填膺,拿着棍棒、砍土曼,要追上去和匪徒拼命;有更多的人来到亲人解放军面前,用期待的目光望着全副武装的战士们,盼着他们去解救被扣为人质的乡亲。

村口处的乡亲们处在一片混乱中,前来执行任务的六连全体指战员和乡亲们一样,每一个战士的心情像惊涛骇浪中断了风帆的叶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在连队最高指挥员连长郭志群和指导员姜良驹身上。

郭志群面对复杂的场面和严峻的事实,平时没有忧愁,敢打敢拼的硬汉子,此刻,像变成另一个人,愁眉苦脸,无计可施。他接受剿匪艰巨任务时,只想到把平时训练的军事战术和技能用到真正的战场上,痛痛快快地消灭几个敌人,为革命立下战功,无愧于穿了这么多年绿军装。出发前,虽然考虑到了很多困难,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万万没有想到困难如此的复杂和严峻,敌人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打,打不得。拼,拼不得。撤,更是撤不得,撤,等于是临阵脱逃。当他看到战士们等待着他做出决定的眼光时,慌了神,乱了手脚。他蹲在沙地上,用手抱着头,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平时在连队说一不二的他,这时候一点主见也没有。此时,他如此多愁善感,柔肠寡断。事实证明,一个真正的革命军人,过硬的军事技术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思想素质,这两点是缺一不可的,才是战胜敌人,争取胜利。

在这严峻的时刻,指导员姜良驹的脸是异常严肃的,额头处明显地刻着一个“川”字,他明明知道乡亲们盼望着什么,战士们在等待着什么,他了解身边的搭挡郭志强,吃苦耐劳,管理严格,是一位优秀的军事干部,但他文化水平低,遇到棘手的问题时,失去了自控和理智,这时候,一切重担都落在自己一个人肩上了。姜良驹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复杂的情况,还没有想出对付目前复杂问题的好办法,他心中和战士们一样焦急和不安,但他没有慌乱,在目前的形势下,等待、急躁、蛮干、发火,都是枉费的。他经过冷静的思考,眼下他能做到的是稳定战士们的思想,安抚乡亲们的情绪,派出战士向上级汇报剿匪的实际情况,然后,依靠集体的智慧再考虑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姜良驹对身边的警卫员说:“马上通知党支部成员到我这里开紧急会议。”

“是。”警卫员跑步通知去了。

姜良驹来到翻译梅久香身边,在这紧迫的情形下,两位战友和老乡,谁也没有开口,当二人的眼光遇在一起时,都迸发出坚毅、刚强、互相信任的目光。

临时党支部紧急碰头会开始了。

党支部成员在二十到三十之间的年龄,都是和平时期成长的军人,从没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想不出好办法,沉默不语,有些沮丧。

会议保持沉默,沉默中包涵着焦虑。

姜良驹说:“同志们: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在这复杂的情况和局面下,临时把支部成员召集在一起,开一个简短碰头会,统一一下大家思想认识。我理解大家此刻心里都非常焦虑和急躁,我和你们一样,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解救群众,去消灭敌人。越是在这种复杂和困难的时候,作为一名指挥员,作为一名共产党党员,越是要冷静,决不能蛮干,决不能气馁,更不能退却。首先要振作精神,面对凶恶的敌人,要发挥每一个人的智慧和力量,想出对策和匪徒周旋,最终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完成党和人民赋予我们的神圣任务。”

平时少言寡语的翻译梅久香,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他发言说:“目前,在战场上的失利,是暂时的。最重要的是人民群众不能理解我们,最可悲的是我们的行动降低了解放军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威信,对我们失去了信任感。我认为:首先要安抚乡亲们,然后用我们的实际行动去救回被匪徒抓走的乡亲,彻底消灭这一伙为非作歹的匪徒,尽快挽回我们在群众中的造成的不良影响。”

支委们简短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表明了态度。

郭志群听了同志们的发言,顿时,头脑清醒许多,在复杂的情况下,面对困难,作为一名战场上的指挥员,失去信心,直接影响到战士的思想情绪,他好像从噩梦中惊醒,为自己在困难面前失常的表现感到羞耻。他振作精神,用信任的目光望了望姜良驹,不好意思地说:“我同意指导员和梅翻译的见解和看法,在没有想出更好办法前,先尾随敌人,决不能让匪徒的阴谋得逞。下一步如何行动,再进一步研究决定。”

姜良驹说:“时间紧迫,散会。梅翻译,跟我来。”

姜良驹和梅久香一起来到一个沙土上,身后紧跟着两名警卫员战士。这里是村口的至高点,站在上面,下面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

姜良驹大声说:“乡亲们,静一静。”

梅久香用鼓舞的口气说:“老姜,你说吧,我会一字不漏地翻译。”

村口,战士们在沙地上排好队伍,几天来,战士们磨打滚爬和急行军,军容有些不整,但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乡亲们乱哄哄地站在一起,听到姜良驹的喊声,顿时安静下来,人人抬起头,望着站在沙包上的解放军指挥员。

“父老乡亲们,叛匪在我们眼皮底下,明目张胆地抓走了你们的亲人,不,也是我们的亲人,其中也有我们的战士。此刻,每一个士兵的心情和你们一样,万分悲痛。我们身为解放军战士,人民的子弟兵,消灭匪徒,保护群众是我们的光荣使命,战士们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消灭这伙害群之马。可是,敌人是十分残暴和狡猾的,他们把乡亲们的身躯当作挡箭牌,我们不忍心开枪,如果盲目地硬拼,这样一来,会伤及到无辜亲人的生命。我们没有马上采取军事行动,是要稳住敌人,这些亡命之徒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不能让他们有过激的举动,残害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敌人的猖狂是暂时的,他们的末日就在眼前。乡亲们,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你们,出发去追击敌人,我代表全体指战员向你们保证,全连齐心协力,奋勇作战,前面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受到多大的挫折,一定把亲人安全无恙地救回来,把匪徒一个不漏地消灭掉,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梅久香亮开嗓门,把姜良驹的话同声译成维语,两种不同的语言在村口的上空回荡,在战士们和百姓中的心中回荡。

姜良驹说完,快步走下沙丘,来到战士们面前。他用坚毅的目光扫射了队伍,大声问道:“同志们,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坚决完成任务!”战士们齐声回答,声音震耳欲聋。

“出发!”

一声令下,战士们开始向匪徒逃跑的方向进发。

村口的乡亲们听了姜良驹的一番话,心里豁亮许多,他们强忍悲痛,用信任和期待的眼神,目送着离去的六连全体指战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