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8章

hawk735 收藏 8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URL] 第8章 道路之上人影攒动,用兵败如山来形容大势已去的国军,可谓是毫不过分。邢维民在慌乱如潮的人流中苦苦穿行,历经一个多小时,这才勉强前行了半里。 他停住脚步,汗水从鬓角滴滴垂落。眼望那些兵民不分,争相逃命的国人,无奈地仰天长叹。 “弟兄们!借个道儿!我们要去打鬼子!”于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第8章

道路之上人影攒动,用兵败如山来形容大势已去的国军,可谓是毫不过分。邢维民在慌乱如潮的人流中苦苦穿行,历经一个多小时,这才勉强前行了半里。

他停住脚步,汗水从鬓角滴滴垂落。眼望那些兵民不分,争相逃命的国人,无奈地仰天长叹。

“弟兄们!借个道儿!我们要去打鬼子!”于占江话音未落,行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

“打个屁鬼子?你不走就滚到一边儿,别在这碍事!”一个兵痞推他一把,没命地从他身边挤过去。

“你奶奶的!”于占江正欲破口大骂,老邢一把拉住他。

“别惹事,咱们要对付的是鬼子。”

“呸!”狠狠吐出一口浓痰,于占江悻悻骂道,“中国人就他妈这咒性!”

回身看看义愤填膺的部下,邢维民满脸焦虑。

“麻子,你现在骂什么都没用,人家没功夫跟你闲扯这个淡!”于七将步枪换肩,付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就算长官的破敌妙计再怎么高明,碰上这些捣蛋的,”瞥瞥眼前那些难民,于七一咧嘴,“也他妈什么都不是。”

“先甭说别的,老七,我咋总觉得长官的想定有点不靠谱呢?”

“你还用觉得?这本来就不靠谱嘛!凭这几条贱命就想干掉人家联队长?呵呵!你当人家警戒部队都是吃干饭的?”

“也是哈……不过长官对咱们不薄,不管咋样,都别扔下他一个人。”

渣滓们瞧着邢维民的眼神儿很复杂,他们不知道跟着这样官儿究竟是福是祸。按理说,老邢能被上官儿高看一眼,这本来是好事,没准儿混成了他的嫡系,还能借借光,混个一官半职什么的。可问题就在于,邢维民并不买上官儿的账,非但不买账……嗯!幸亏他不买账,否则这些渣滓没准儿都要去东北挖煤,或是被小鬼子的大狼狗啃得一干二净。

“算了,别瞎合计了,”搂着于七的肩膀,于占江苦笑一声,“既然这条命是人家给救的,那以后就跟着他吧。呵!升官发财是甭想了,能给口饭吃就行。”

“于七!”

“有!”于七瞧着邢维民,脚跟不由自主磕在一起。

“咱们离开大路!”说着,邢维民万分惆怅地看看这些同胞。

避开喧闹的人流,众人爬上一座高岗,解开衣襟,让徐徐的晚风尽情吹拂着胸前的汗水。

“长官,您在看什么?”走到邢维民身边,于七将水壶递给他。

“这是一群鬼。”指指公路,邢维民感慨道,“虽说现在他们还有口气,可要不了多久,等鬼子一到,他们就会成为一具具尸体。唉!原来生和死,居然会离得这么近……”

“长官,这不是您该操心的事儿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各人有各人的造化。”

“几百年前,有一个湖广填四川的说法,也许几年之后,四川填中原这句话,也将不是空穴来风。作为一名军人,眼见大好河山沦落于斯,却又束手无策,唉!中国呀中国,我该怎么做,才能救你于水火?”

众人低着头,默然无语。


入夜时分,天空沥沥飘起细雨,冰凉的雨滴混着粘稠的汗液灌进脖子,有着说不出的腻歪。

走进一片树林,众人将枪口冲下提在手中,雨流在枪管上凝成水滴,颤巍巍地,“叮咚”一声溅落在脚下的水泊中,引一阵细微的涟漪……

“原地待命,不要动!”老邢挥挥手,双掌顺势向下压了压,众人小心翼翼蹲下身子。

目光所至之处,树叶“沙沙”作响,不停摆动,隐隐还传来阵阵的喘息声。

抽出匕首,老邢侧过身子,向声源悄悄迂回包抄过去。

一个黑影猛然蹿出树林,老邢横握的匕首迅速一翻,来者下颌一头撞在他顶出的食指上。“哎呦!”一声,黑影一个倒栽葱翻在泥地上,水花四溢。

“是你?”拧开手电,老邢仔细看了看,不由一愣,“宋菲?”

喷出满嘴的泥,宋菲捂着脖子痛苦地蜷起身,缺了一只鞋的小脚,在泥水中艰难地蹬踏……

“你怎么跑这来了?”

吐出胸中的闷气,剧烈干呕几下,宋菲揉着脖子,大口吞咽着唾液。捶捶她后背,邢维民将水壶递至她面前。

抬手打开水壶,宋菲冷眼恶狠狠蹬着老邢。

“我要是不拿手指顶你,你的脖子就会因为惯性,从刀刃上划过。”伸出温暖的手掌,拉住她手臂,“我扶你起来。”

蛮腰扭了几扭,挣脱他手掌,宋菲低头瞧了瞧,突然,她忍不住哀号一声:“天哪!又溅了这么多泥点子?”捂住花猫一般的泥脸,宋菲肩头耸动不已。

瞥瞥她手背,老邢突然注意到在她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红宝石戒指。“她嫁人了?”站起身,退到一旁,侧耳听听宋菲身后:淫雨凄凄,润物无声……

抹抹泪,宋菲噘着小嘴,细声细气说了句:“唉!我可真霉呀……”

眨眨眼,老怪摸到她身边,低声问道:“你后面有鬼子吗?”

“不知道,”摇着头,宋菲叹了口气,“卫生队全完了,要不是我跑得快,就和那些女兵一样,被鬼子……”

握住刀把的手,不由紧了一紧。老邢血丝虬结的眼内,射出浓浓的杀意。

众人一齐望向他,目光中饱含着期待。

沉吟片刻,看看林外那无边无际的黑暗,老邢无奈地闭上双眼。

“长官……”于七低声喊道。

“撤!”默默收起匕首,老邢转过身,从众人身边一声不吭地走过…...

这是一个幸福的命令,除了老邢,众人都暗自松了口气。宋菲低着头,悄然跟在邢维民身后,就像初次见面时那样,小鸟依人般,要多乖就有多乖。

“看不出,你这女子挺能跑的?”一个老兵走到宋菲身边,借着闪电,瞧了瞧她的脖子,“你流血嘞!呵呵!蛮使劲的嘛!”

再次噘噘小嘴,宋菲扭过头去不理他。不可否认,这个女孩的确是人见人爱,那些在黑夜里经常掉队的老兵,因为她的出现,居然破天荒没走丢一个。

宋菲的可爱,还不只表现在她的小鸟依人。她说话的时候,总是背着手,微微低着头,轻轻摇曳纤细修长的身子,用上眼睑的余光,可怜兮兮望着你。那副我见尤怜的表情,令所有铁石心肠的男人,能在顷刻间崩溃他的意志。

这些渣滓的意志就快要崩溃了,此时已没人顾得上他们的长官,而是纷纷跑到宋菲旁边,扶住她在泥泞中左摇右摆的身体。

“嗯!”忍不住轻咳一声,老邢按亮手电照照他的兵—— 一个个魂不守舍。“于占江!”老邢忍无可忍。

“有!”

“你给我过来!”

“是!”

虽说是规规矩矩站在长官面前,可于占江眼角的余光,仍不由自主瞥向一团漆黑中的宋菲。

“计划有变,我们要换个打法。”将手电递给于占江,老邢蹲下身,在湿泥上画起地图。

“长官,您稍等。”扭过头,于占江喊道,“老丁!丁胖子!过来帮个忙!”

“好咧!”和宋菲搭讪的老兵跑过来,接过电筒,为二人罩上雨披。

“这是黄河渡口,”指指西边曲线上的一个点,然后引伸向东,“这是龙湾镇,也是师部的驻地。不过人已经跑光了,估计没有多久,鬼子就会占领它。”在龙湾镇和渡口之间画个圈,“这是我们的位置,距离龙湾镇大约有五里地,鬼子突破沙河防线后,行进的速度很快。他们凭借半机械化的优势,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抢在我们之前,进入龙湾镇。”

于占江一脸雾水。

“可这个意外出现了。”瞧瞧不远处被众星捧月的宋菲,老邢又道:“道路泥泞,还要押解那些被俘获的妇女,因此他们的进军速度就会大打折扣……”

“长官,您的意思是……”

点点黄河渡口,“鬼子人困马乏,再加上难民挡道,若想连夜突破黄河防线,这根本不可能。所以我断定,他们打到黄河边上,就会自动停下来。”

于占江还是没明白老邢想要干什么。

“鬼子一旦驻扎,第一件事儿,肯定是避雨。你看看这周围,除了龙湾镇,还有什么地方可以避雨?”

“长官,您是想……”

“直接去找鬼子的联队长,这不现实,凭咱们这几个人,就算知道他在哪儿,也必能接近。不过……虽然不能接近鬼子,但是可以等他过来。就在龙湾镇,叫他自己送上门,打他个措手不及!”

于占江没吭声。

“我们被难民阻碍了速度,原本是不可能抢在鬼子前面的,所以我曾经几度想放弃行动。可是……呵呵!你们见了女人的衰样和这满地的泥水提醒了我:只要肯拼命,还是有机会率先进入龙湾镇的。”

拍拍手上的泥,老邢追问一句:“听明白了么?”

“明白!可是……”于占江挠挠头,“下雨天路不好走这我能理解,为啥……又扯上了女人?”

老邢没有立刻回答,扭头向宋菲努努嘴,微微一笑:“你们见了女人都迈不动步,更何况是那些管不住自己一亩三分地儿的鬼子?”

意简言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