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88岁教授被杀死分尸 住家保姆失踪(图)

上海88岁教授被杀死分尸 住家保姆失踪(图)


案发地是长宁区古北路某单元楼,工作人员在现场安排车辆运走尸体



邵望予,88岁,祖籍宁波象山,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的教授,WTO上海研究中心教授,国际贸易与WTO研究专家。主编过《国际贸易方式实务教程》、《国际咨询知识》、《国际服务贸易·实务与合同》等专著。妻子去世后,邵望予平时与保姆同住。昨日被发现在家中死亡。


保姆其人


房惠芳,56岁,江苏溧阳人,育有一子一女,十多年前开始为邵望予家工作。2007年,邵望予妻子去世后,邵望予卖原有房产,租了对外贸易学院教师老公寓居住。房惠芳同行搬入,同住在租借的一室一厅房中,照顾老人生活。


同楼503室的住户张女士表示,房惠芳曾在2008年前后发生过精神问题,在医院住院做过短期治疗。出院后房惠芳重回邵望予家中服务。目前房惠芳有重大作案嫌疑,但行踪不明。


东方早报记者 龙毅 实习生 尹莹


8月6日中午,长宁区古北路530弄某单元楼前,一具黄色布袋包裹的遗体被警方抬出。围观的邻居们轻轻叹息:“可怜啊,邵老师。”


就在这个单元楼里,发生一起惨案。一名88岁的老翁在租住的家中被杀,尸体被发现时身首分离,惨不忍睹。据介绍,被害的老人名叫邵望予,88岁,是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的一名退休教授。


上海警方表示,死者系独居老人,平时与保姆同住。目前,该保姆不知去向,警方正全力侦破。


老教授女儿在国外


老人居住的这座单元楼是一座10多层的老式高层,马赛克外墙略显斑驳,楼房后的一片空地,是原来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的校园操场。这幢高层原是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的教师公寓,每层楼7户人家,大多为一室一厅的小房子。目前上海对外贸易学院校区已经搬迁至松江地区,这幢楼房中居住的多为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的老职工。


据了解,老教授的户口还落在这幢高层中,但事发的507室,却是老人租住的房屋。平时还有一个保姆照顾老人的生活。


“邵老原来自己有一套房子的,后来卖掉了,就搬到这里借住。”住在4楼的一位居民说,邵望予老人平时身体硬朗,但亲人不在身边。居民说,邵望予卖掉房子后,就特意搬回了这幢楼。“这里住的都是外贸学院的,都是老熟人了,他喜欢和老熟人见见面。”一名外贸学院的老员工说,邵望予的老伴去世多年,几年前儿子在澳大利亚遭遇车祸身亡,而女儿目前已在美国定居,身边没什么亲人,有空的时候邵望予就到相熟的邻居处聊聊天。


据介绍,邵望予远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从事对外贸易工作,此后在学院教授国际贸易方面课程,并发表过不少论文。“他租的房子每个月租金1800元,不过他自己说这些钱还是绰绰有余。”一名老员工说,当初考虑女儿已在国外定居,邵教授就将在陕西南路巨鹿路附近的房子卖了,搬到古北路,邵望予自己算过,靠着卖房子的200多万元房款,即使加上房租、保姆每月1200元的费用,也能舒服地度过余生。


发现尸体时财物无恙


昨天上午10时30分许,一老年男子被发现死于邵教授租住的家中。据目击者称,发现尸体时,老人遗体头部与身体分离。“我在楼下,听说了不敢上去看。毕竟是常常聊天的人,一下子就没了,太可怜。”与邵教授相识的老员工表示。


邻居介绍,平时照顾邵望予生活的这名女保姆50多岁,她几乎每天都要和老教授一起出门散散步。但是从前天开始,就再也没见到过老教授外出。由于老人居住的这幢高楼几乎住的都是外贸学院的退休职工,9楼一名学院的退休职工,担任了退管会负责人,担负起平时关心楼内退休住户的各种情况和问题。


邻居表示,前天,退管会负责人王菻曾前往邵望予居住的507室敲门,但无人回应。昨天上午,该楼506的两名青年女子感觉邵教授家似乎有些异样,于是便发消息告诉了王菻,随后王菻与楼组长潘先生来到邵望予家敲门,但仍然无人应门。担心邵教授发生意外的王菻随即向邻居借了梯子,爬上门前的天窗往房间里看,但却只看到邵教授躺在房间的地上,只露出了两只脚。


王菻与潘先生立刻报警,并通知找来锁匠打开大门,进门后却发现邵教授浑身是血倒在地上。据称,事发现场邵教授家中的财物无恙,但与其同住的保姆却已消失。


前天有人听见呼救声


小区居民回忆,前天早晨,小区中突然传出一声尖锐的“救命”声。一名楼下骑车的住户表示,听见声响后,他以为是70号楼发出的,还前往楼下看了看,但随后没有再传出任何声音。“因为声音尖得太像小孩子,所以也就没管了。”住户说。


居民表示,此后便没有见过邵望予再出现过。监控录像显示,下午3点42分,保姆身着红裤子,背着一个挎包乘坐电梯,离开了小区,此后再未出现。


有邻居表示,保姆很少和楼内的人员交谈,显得“有些古怪”,但邵教授和保姆的关系相处得很好。“他们生活很规律,每天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出门散步,一起买菜。”居民说,平时邵教授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保姆,天气热的时候,居民多次看见邵教授到外面买饭给保姆。


据邻居介绍,邵教授生前曾在聊天中提起,售房后他将200多万元存款存入了三张银行卡中,并承诺给保姆一笔钱。有传言,老人此前已经将30万元通过转账的方式,存入了保姆的银行账户中。


目前,上海警方正在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北京曾禁止同房保姆


一个空巢耄耋老教授,本想安度晚年,却惨死家中,事后保姆突然消失,让周围的居民欷歔不已。


随着城市的发展,老龄化问题加剧,如何让老年人安度晚年也成为一个较大的社会问题。据上海老龄委2004年一项关于空巢老人的调查统计,当时上海市已经有250万位老人,其中空巢老人100万位,而随后几年上海还将进入老年人口高速增长时期。为此,采取了各种措施,为老人专门建立一个数据库,设法关怀老人。


但社会中也有不少独居老人,为了安度晚年生活,卖房养老请保姆照顾起居,还能有个交流的伙伴。此前,媒体报道北京还出现过同房保姆现象,这种“特护保姆”长期居住在独居老人家中,扮演了老人老伴的角色,但双方在法律上没有结婚,仍为雇佣的关系。报道引起了读者对于伦理道德和带来的财产纠纷等问题的争论。


此后(2006年),北京市工商局召集消协、家政服务协会、法律专家、家政服务员维权组织等有关代表,召开了《北京市家政服务合同》范本公开论证会,合同范本规定,不得安排保姆与成年异性共住一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