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印 卷二 第六章(1)

无极土 收藏 4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2.html[/size][/URL] 文学院综合厅,当地时间3月16日上午9点30分。 爱丁堡大学内的建筑大多有百年以上的历史,每一栋建筑都如同一个凝固的音符,而整个校园则变成了一曲华丽的乐章,文学院所在的地方是其中的一个章节。 爱丁堡有八个学院,文学院是最早也是规模最大的一个学院,考古系是文学院中最重要的学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2.html


文学院综合厅,当地时间3月16日上午9点30分。

爱丁堡大学内的建筑大多有百年以上的历史,每一栋建筑都如同一个凝固的音符,而整个校园则变成了一曲华丽的乐章,文学院所在的地方是其中的一个章节。

爱丁堡有八个学院,文学院是最早也是规模最大的一个学院,考古系是文学院中最重要的学系之一,此时考古系的许多学生都集中在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综合厅内,准备听一场精彩的论文答辩。

姜无为就是这场论文答辩的主角,他的论文吸引了众多感兴趣的教授和学生,东方的神秘本来对大家非常有吸引力,而姜无为的论文涉及到的又是东方文化中最玄秘的部分,道教文化中的太极八卦,阴阳五行等内容,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不知所踪,更何况西方人。

规定的答辩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依然没有主持答辩的谢曼教授的身影,许多同学忍不住窃窃私语,因为谢曼教授的严谨和守时在学院中是出了名的,现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么会迟到?

姜无为的心里也惴惴不安起来,他比其他同学更加了解教授,如果不是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意外事情,教授绝对不会迟到。另外两名参加答辩会的教授也忍不住在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教授的踪影。

令人奇怪的是去寻找教授的工作人员也没有露面,打电话询问一下教授应该很快,至少也该说明一下原因,让这么多人无故等待真的是非常不礼貌。

就在大家疑惑不解的时候,大厅入口处忽然涌进来十几名身传隔离服的,而且是那种带透明面罩的全密闭式隔离服,其中有几个人还携带武器,给人的感觉好像是遇到了生化袭击。

大家都用惊异的目光注视着进来的人,只见其中一个人走上主席台,拿起话筒向在场的人简明扼要地宣布了三件事情,希望所有的人配合。

一是答辩会取消,因为谢曼教授遇害了。二是教授很可能是死于一种异常凶猛的新型流感病毒,所以整个学院被封锁隔离了,任何人在这个期间内不能离开校园。三是这两天内与教授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向校方报告,然后进行医学隔离观察……

听到主席台上的人宣布谢曼教授遇害了,姜无为的心仿佛被刀捅了一下,全身都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怎么会这样?自己昨天晚上还与教授探讨到十一点,现在怎么会突然遇害了,是什么人为什么杀害了教授?姜无为一连暗自问了几个问题。

姜无为的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三年前去世的欧阳教授,这两位教授都是自己最敬重的导师,竟然都是遇害身亡,欧阳教授去世后给自己留下三封信,让自己去完成他的遗命。谢曼教授该不会也留下什么东西给自己吧?姜无为的猜测有应验了,谢曼教授还真的给他留下了东西,不过这次不是书信,而是神秘的密码。

姜无为应该是最后一个见过谢曼教授的人,听主席台上的人宣布完三个事项后,他马上举手,把自己昨晚在教授书房里的事情讲了一下。

随后过来两个穿隔离服的人,给姜无为戴上口罩,马上把他带上外面的救护车里,拉着他驶向郊外专门的隔离医院。

隔离医院位于爱丁堡市郊,这里原来是一座风景秀美的山顶古堡,后来由政府改为了传染病医院,平常就很少有人来这里,现在更是戒备森严,闲杂人员都不得靠近。

望着车窗外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警察,姜无为忽然意识到问题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救护车驶入古堡大门后,坚实的城门立刻关闭了,有种进入监狱的感觉。

进入病房后姜无为就被告知,在解除医学隔离前不能走出病房,其实病房是全密闭式的低压病房,里面的空气都出不去,人就是想出去也不可能。

姜无为的衣服被医院收去进行消毒处理,他换上了医院提供的病人穿的病员衣,然后坐在床上开始思考起来,事情来得太突然,没有给他留下思考的余地,他现在开始思考发生的一切。

姜无为思考问题的时候手也不停下,他的身上任何时候都带着一副扑克牌,只要是闲下来或者思考问题的时候,总是无意识地把扑克拿在手里把玩,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

只见他静静地坐在床边,眼睛看着窗外,而手里却不停摆弄着的一副扑克,崭新的扑克牌快速地像纸扇一样散开、合起来,一会儿又分成两摞,交替地上下翻飞,如同变魔术一般让人眼花缭乱,他根本不看一下手里的扑克,好像玩牌的人不是自己。

姜无为玩耍扑克的天赋来自于母亲,他母亲是精于扑克魔术的表演大师,扑克对于姜无为来说不仅是玩具,同时又是非常厉害的武器,简单的一张扑克牌曾经多次救过他的性命。

没过多久,病房的门忽然打开,从外面进来两个穿隔离服的人,看着两个人全副武装的模样,姜无为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仿佛刚刚发生了一场核战争。

进来的两个人头上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只能看到目镜后面的一双眼睛。走在前面的人自报家门,“我叫哈维,英国军情五处的,有些事情需要跟你谈一下。”

军情五处?姜无为的心里打了一个问号。这个因007而声名显赫的情报机构同美国情报局的职责相同,在全球范围内对付针对英国的颠覆和恐怖活动,军情五处并不隶属于军队,而是归属外英国交部领导。

姜无为感觉有些奇怪,如果是调查教授的遇害应该是警察的事情,怎么会是军情五处的人?这么说谢曼教授的遇害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有可能是恐怖分子所为。想到这里姜无为轻轻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