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工程机械专修学院最爱的发屋

王蓝蓝 收藏 0 18
导读:“安安发屋”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安安不仅人长得好,像一枝高雅的郁金香,手艺更是一流。最让人佩服的是她干起活儿来一丝不苟的服务态度。你瞧她,剪子在你头上飞舞,发出有节奏的咔嚓声;电推子在你耳边唱歌,像一只小蜜蜂在忙着采花;剃刀在你面上走过,像育花工人铲除花间的杂草。更让人叫绝的是,一切活儿都干完了,她还要拿起电推子在你头四周转悠一番,查找不整齐的头发,像侦察机侦察敌情似的。此时,安安一颗热情服务的心和着她身上特有的女人味道,早浸透了你的心,使你似喝了一瓶有后劲的老酒,浑身都醉了。

“安安发屋”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安安不仅人长得好,像一枝高雅的郁金香,手艺更是一流。最让人佩服的是她干起活儿来一丝不苟的服务态度。你瞧她,剪子在你头上飞舞,发出有节奏的咔嚓声;电推子在你耳边唱歌,像一只小蜜蜂在忙着采花;剃刀在你面上走过,像育花工人铲除花间的杂草。更让人叫绝的是,一切活儿都干完了,她还要拿起电推子在你头四周转悠一番,查找不整齐的头发,像侦察机侦察敌情似的。此时,安安一颗热情服务的心和着她身上特有的女人味道,早浸透了你的心,使你似喝了一瓶有后劲的老酒,浑身都醉了。

当我接到出国讲学的邀请函,首先想到的就是去安安发屋理理发,然后精精神神走出国门。吃过早饭,我就踏进了安安发屋。不想,还有比我更早的人,除一位坐在理发椅上理了一半,还有一位坐在沙发上等候。见我来了,安安忙停下手里的活儿,为我沏了一杯香茶,还递过来一本新杂志,说:“张老师,请您稍等一会儿!”

我翻开杂志看了一篇文章,坐在理发椅上的客人已接近尾声。我揉了揉眼睛,不想再读杂志,就观看安安为客人理发。此时,安安拿着电推子,在客人头上一圈儿一圈儿盘旋,客人闭着眼睛享受着最后的圆满。

送走第一个客人,第二个客人坐上理发椅时,我突然有了观看安安理发全过程的欲望,觉得观看她理发也是一种享受,于是,她的剪、推、剃就一个步骤不落地映入我的眼帘。又到最后时刻了,安安再次拿起推子,在客人头上盘旋,一圈儿一圈儿,却不曾理下一根头发。其实,她前面的工作,早就做得全部到位了。

送走这个客人,我坐上理发椅,突然问安安:“最后一道工序是不是多余的?本来已理得很好的了,为什么还要用推子一圈儿一圈儿在客人头上空转呢?”

安安笑了一下,和蔼可亲地说:“这道工序看似多余,其实是十分必要的。追求完美是每个人的本性,客人头上虽没有了乱发,可心理上是不是还有乱发?这是在熨平他的心理呢!”

安安的话像缕缕春风,吹绽我的心花。好善良的安安,好聪明的安安!

当她为我理完发,又到最后一道工序时,安安问我:“这事儿给您说透了,还……”

她的话没说完,我就说:“算了,我心里早没了乱发。”

然而,离开安安发屋,我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何必把话说透,而少了一道最后享受的工序呢!

我真不知今后还来不来安安发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