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九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听了沈剑和李家荣的分析,又听了兰馨对范县情况的讲述,看着那大幅地图上所标示的内容,大家都明白了沈剑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的含义,没有更多的争议,都想听沈剑告诉大家具体要怎么办。

沈剑知道这个会议的目的达到了,就又站起来,接过兰馨手里的竹棍,指点着地图说道:

“我们去西面当然不是躲避鬼子,就如我们从江南渡江过来并没有躲避鬼子一样,我们一定要寻找有利的机会,尽我们的力量给鬼子打击,尽可能地减轻国军压力,虽然可能力量会很弱小,甚至弱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我们尽心尽力了,我们就在这样的过程中锻炼队伍,为到达范县后更有力地打鬼子做最好的磨刀工作!”

然后,沈剑抬起手腕看看表,说道:“现在已经是8点43分了,我们不能在这里呆太长时间,如果大家没有什么问题了,就准备返回桥头镇去,路上就可以开始给弟兄们做工作,回到桥头镇修整两天,过完年,初三以前我们就往西面出发!”

大家完全明白了他们锋芒铁血队的掌舵者的意图,他们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希望,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再讨论了,于是,沈剑开始布置返回桥头镇的工作。

散会20分钟后,全队已经收拾完,秩序井然地迅速离开,又几乎不留痕迹地往桥头镇方向而去。

傍晚时分,锋芒铁血队来到五里墩外的山坡上,看着残阳中死寂的村落和山坡上、村头边那一片片坟茔,全队没有一个人说话的声音,除了一下子慢了起来显得沉重的脚步声。

早前的此时,哪一家不是在忙着做晚饭?每家屋顶上都应该是炊烟袅袅,满村都应该是孩子的欢笑!就要过年了,往年的此时哪一家院子里房檐下窗户旁不挂两块腊肉香肠?

这一路上,战士们已经从他们的班长那里知道了部队面临的现状,以及将要走的道路。本来很多战士心里还很舍不得家乡,可是,走到这里,看到这样凄凉悲惨的家乡,心中涌起的是悲凉、痛苦、愤恨和怒火!战士们心中都燃起了一团熊熊的烈火,没有什么留恋的,跟着沈剑队长杀向鬼子报仇雪恨去!

迈着整齐而坚定的步伐,锋芒铁血队回到了他们的桥头镇。

朱世杰和文婉商量着把文婉姐妹住的那间房,朱世杰自己和沈剑与何利住的三间屋子都腾出来给李家荣一家和赵传贤夫妇,又让后勤分队的几个战士来收拾了朱家宅院里几间常年空着没有人住的厢房,把吴上元也调入宅院里来与何利同住,两个人兼任勤务和警卫工作,然后朱世杰留下来陪李家荣和赵传贤说话,文婉去后勤分队安排全队过年和在桥头镇最后几天的工作。

沈剑和兰馨就没有回到朱家宅院去,一起和战士们吃完饭后,沈剑让谭效虎按照先前的安排再加强一倍桥头镇的警戒,吩咐李小刚和兰馨安排特别分队在桥头镇周围5公里范围设置多处暗哨,其余各分队抓紧时间休息。

然后,沈剑带着谭效虎、兰馨和李小刚一起去看望了五个受伤的特别分队战士后,才与兰馨一起回到朱家宅院里。

沈剑看到赵传贤已经回房间休息了,文婉也刚回来,收拾了姐俩的房间后,出来到堂屋里和朱世杰、李家荣在喝茶说话等他们。

文婉看到沈剑身后的何利和吴上元,赶紧让他俩把放在何利背着的皮包里的大地图拿出来挂在堂屋的墙上,再把那幅小的放在桌子上。确定吴上元也调入指挥部来做警卫、通讯工作后,回到桥头镇,沈剑就让何利到仓库里去领了一个皮包来,把自己皮包里的一些文件物品让他放了一部分。

精通日语的朱世杰拿起笔,在那幅大地图前一边问着熟悉地理的文婉和李家荣,一边把李家荣没有翻译完的地名又标注着,高处朱世杰写不到的地方,兰馨已经站在板凳上也拿着笔在准备着了。

沈剑看着四个人在忙活着,自己一时插不上手,就从皮包里掏出纸和笔来,低下头去研究桌上的那幅小地图。

看这堂屋里的几个人的阵势,何利和吴上元知道,他们肯定会商议到很晚,于是,两个人跑到后院厨房去了。

这一晚上,基本上确定了如下方案:

一是尽快对部队进行整编,留下那些与周围的小山村有关系、或者觉得故土难离而对于远离思想犹豫的战士,以及伤、病等身体条件不太适合长期进行游动作战的战士,让他们作为抗日的种子,融入这周围的环境里去,带领乡亲们以其他形式展开对日本鬼子的斗争。

二是再向周围山村购买可以用于驮运物资的牲畜,清理仓库,把便于携带的武器弹药尽可能地根据运力带走。其余物资根据具体情况,有的物资派值得信任的人埋藏起来,以给留下来的战士们在未来某个急需的时候起出来使用;有些分发给附近能够赶过来的乡民;有些就地销毁。总之绝不留下一丝一毫给鬼子!

三是后勤分队炊事班制作大量便于携带和贮存的食物,仓库里有意留下来的罐头全部带走。年夜饭和这几天的伙食以新鲜食品为主,香肠腊肉等都留在今后的转移途中出现困难时候应急。

四是特别分队要结合训练根据李家荣医生的布置,在周围采、摘、挖各种草药,后勤分队医护班抓紧制作各种用途的药剂,并且为特别分队制作大批用于麻痹和致死的两种毒箭。运输班的巧匠们赶紧设计制作便于牲畜和人力长途运输的器具,尤其在特别分队的配合下赶制一些新武器。

五是在桥头镇的这三天里,各分队的训练不能停顿,只不过体能方面的减少些,技巧方面的加强。而尤其要加强的是日语口语的学习,特别分队更是要求作为在短期内要基本掌握的强制性任务来完成。

六是部队出发前,必须劝说周围山村的乡民暂时离开乡村,躲避鬼子可能来到的报复。

部队西进的路线也基本上确定下来:

再走琅琊山方向,但是从山脚下就折向西北往皇甫山,然后过长丰往凤台八公山方向过淮河。这一路上,特别分队要主动出去寻找战机,只要有适合的,就狠狠地收拾鬼子一下子!

因为沈剑和李家荣认为,国军中血性男儿总是占多数的,武器装备虽然不敌鬼子,但是也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弃自己的家园!看地图,他们觉得蚌埠、凤阳方向地势较为平坦,便于鬼子进攻而劣于防守,但是,西北方向的卢桥、长丰,以及它们后面的淮南,都是靠着大片丘陵山地,应该是便于防守的,国军应该会在那里设置一条稳固的固守阵地!

虽然锋芒铁血队不想加入国军,只想自主灵活地打鬼子。但是,打击鬼子是中国人共同的目标,他们就应该不仅仅是寻机打击鬼子,而应该选择能够策应国军的防守的打击鬼子的时机。

第二天已经是公历1938年1月29号,农历是丁丑年腊月二十八,明天就是除夕,那就是正式过年了!

这个锋芒铁血队是准备在过了正月初一以后就离开西去了,这三天就是他们在桥头镇最后的几天吧。

早饭后,首先是全体战士在训练场开会,沈剑做了简短的报告,然后各分队开始动员整编,两个小时后,一份全队人员变动名单交到了沈剑手中。

因伤病不适合跟随部队出发的有6人,包括特别分队在滁州负重伤的曹相奎,因为故土难离的17人,包括那朱顺发和朱瑞,不过,这两个人在那次贪图钱财被兰馨收拾以后,是真的改了,但是他们心里却始终有阴影,两个人商量着干脆留下来的好,当然沈剑他们也不会留了。

这样,加上李家荣的加入,全队还有209人。

后勤分队的事情文婉已经和朱世杰都商量好了,朱世杰去安排督促。文婉则专门陪着李家荣和赵传贤他们的家人说话,给她们讲自己和兰馨的情况,讲队里三个姑娘的遭遇,讲冲出南京城时候见到的女性所经历的苦难,也讲中国女性两千多年来所受到的身体摧残和精神盘剥。

事实和经历,情感和理性,让那三个从来没有从这样一个角度看人生和想问题的两代女人感慨万千,眼泪流了擦,擦了流。

李家荣则陪着赵传贤说话,又一起去参观这桥头镇和镇里严肃紧张而又有序井然的训练,赵传贤一连串的“没想到”表达着他心中的感慨和激动。他看到了普普通通的中国百姓内心里的正义和坚强,看到了他们的淳朴和不屈,也似乎看到了中华民族精神的闪现。

赵传贤和李家荣商讨着未来,觉得自己为抗日做得太少太少了,可惜才明白了些,锋芒铁血队就要离开。

李家荣笑着说道:“赵会长怎么糊涂了,我不是给你讲了锋芒铁血队取名的由来吗?‘铁血主义报祖国’,祖国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祖国,热血是我们每个中国人身体中流淌着的,也可以说是精神上的多些。可是,这‘铁’却肯定是物质的,我们手里杀鬼子的武器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啊,只要是物质的东西,就必然需要制作、买卖和运输,商会的作用岂能少得了?我的赵会长,你想为祖国出力,哪里只是为锋芒铁血队做多少呢?只要有心,什么地方、什么方式不可以为祖国出力?只要是为抗日出力了,就没有任何可惜的!”

赵传贤双手握住李家荣的肩膀,使劲点点头,说道:“老弟,我全明白了!等李家琪来后,我会和他一起把我的夫人和你的母亲、妻儿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我就去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报祖国’!我当然不只是对锋芒铁血队支持,但是,太多的经历让我不敢相信那些所谓的‘爱国者’,我还是从内心里信任锋芒铁血队!即使你们不给我留下联络的线索,我也会用我的方式,跟随着你们到桐柏山区去,用我可以调动的力量支持你们的报国行动!”

李家荣没有想到赵传贤会这样想和准备这样做,但是,他明白赵传贤的心情,理解他要这样做的原因。

他自己走过的十多年报国路,不也有相似之处吗?如果不是对沈剑所带领的锋芒铁血队发自内心的信任和敬佩,他怎么可能在快40岁不惑之年抛别家人义无反顾地跟这么一个小小的民间武装去什么‘铁血主义’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