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几杯红酒下肚,夏雪的脸快要和酒一样红了。她望着蓝婷那副不卑不亢、坦然自若的模样,越看越觉得心里不舒服,越看心里越是醋意翻腾,禁不住心头火起,向蓝婷发难了。她问:“蓝姐,你现在是不是和尚总挺熟的?”蓝婷不知道夏雪对她有了猜疑,笑着问道:“什么是现在和过去?什么叫熟与不熟?尚总是你带我认识的,你和尚总是什么关系?我再熟还能熟过你?”夏雪咧嘴一笑,说道:“蓝姐,不会吧,我看你现在和尚总的关系很密切呀!这几年你是春风得意,官运亨通,若不是背后有人替你使劲儿,你和姐夫大概不会被提拔得这么快吧?再说了,我看蓝姐现在花钱也是一掏一把的,又集资了新楼房,和那几年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就连马烽见了你都毕躬毕敬、殷勤得很那。”蓝婷的心咯噔一下,她咀嚼着夏雪话里的含义,很快就明白夏雪是误会了,以为她瞒着她傍上了尚小朋。她也咯咯一笑,故意气夏雪道:“夏雪,难怪人们都说女人好吃醋呢,我看你就是个十足的大醋坛子。说实话,尚总可是北原最有气质、最有品位的男人,人长得英俊,风流潇洒,举手投足间充满了男人的阳刚之气。尤其是他说话的时候,那种磁性的声音非常吸引人哪!况且他事业如日中天,是北原最有成就的企业家。你说,这样的好男人哪个女人能不动心?”蓝婷的话让夏雪非常愤怒,她冷笑着,眼神里注入了一些仇视。她说:“蓝姐,这么说我的猜测是真的了?”蓝婷依然笑着,并且笑得格外灿烂。她说:“什么真的假的?夏雪,你究竟想对我说什么?哦!我明白了,你是怕我抢走你的尚总吧?哎呀!我怎么敢呢,要是夺了你的心爱,我还算个当姐的吗?再说了,你比我年轻,比我漂亮,嗓子又那么甜,尚总被你这个狐狸精迷着,能看上我?我要真在你俩中间插一腿,他给你买车怎么不给我买?大醋坛子,别胡思乱想了,还是喝酒吧。”夏雪不相信蓝婷的话,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为了能独享尚小朋的宠爱,她不惜撕破脸皮要和蓝婷反目为仇了。她说:“蓝姐,难怪你比我有出息呢。我这人傻乎乎地没心眼,人家给两块糖就把我哄了。你可是有心计的人,尽干大事,蔫儿猫逮大耗子啊!其实,你也不必装模做样地装圣女了,咱姐妹一个团里出来的,谁不知道谁肚子里的那点货?论跳舞你是没说的,可做文联副主席就不同了,你有那么高的文化吗?你要当得了,那我也当得了。放眼北原,除了尚小朋,谁还有如此的能耐?副处级呀!一步登天,那得市委书记点头才行。”夏雪说着伸出手来,胸有成竹地说道:“蓝姐,如果你真和尚小朋没有瓜葛,那你把手机拿出来,我看看你的手机上有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蓝婷真是有苦难言。夏雪咄咄逼人的气势让她非常恼火,但她又不得不忍着,因为夏雪是尚小朋的情人。她也真想一气之下说出她和丰书记之间的秘密,好让夏雪嫉妒嫉妒,但咬了咬牙,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她记着尚小朋的话,这天大的秘密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蓝婷想了半天,决定还是把这个烫手的山竽扔给尚小朋吧。于是,她绷起脸对夏雪说:“夏雪,你也不用看我的手机,我的手机上是有尚总的电话号码,我和尚总也的确有些来往,但绝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咱们姐妹一场,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和你闹个面红耳赤,坏了咱们姐妹的情份。不过,我可以坦诚地告诉你,我是有个情人,至于那个人是谁,我不能说。你要实在想知道就去问尚总,他会……”蓝婷话音未落,尚小朋推门进来了,他看看蓝婷,又看看夏雪,说道:“问我什么呀?小蓝,你们来了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夏雪,喝了多少酒?怎么小蓝啥事没有,你却面红耳赤的?就你那开车技术,一会儿还能开得了车?要不就别喝了,要喝一会儿开个房间,酒醒了再走。”

别看夏雪生气的时候真能和蓝婷撕破脸皮,但在尚小朋面前却不敢过于放纵。她冲着尚小朋嫣然一笑说:“尚总,酒醒了我们也不走了,今天晚上就住在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