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八,朱玉祥知道画眉被秦天喜卖了3

北方老驼 收藏 3 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回到驻地,朱玉祥越琢磨越觉得冷长生和自己的过命兄弟冷强有些相似之处,尤其那双眼睛和眉宇间的英气,与年轻时的冷强简直是活脱脱地。何况冷长生也姓冷呢。他猛然记起葛金介绍冷长生时,说冷长生的父母都被鬼子杀害了,不由得打个冷战,让警卫员把冷长生叫到团部问道:“冷长生,你家是什么地方的?”

“报告朱司令,我家在油坊镇西北不远的花村。”

朱玉祥盯着冷长生的眼睛问:“你爹叫冷强?”

冷长生惊愕地望着朱玉祥,“朱司令认识我爹?”

朱玉祥点点头,“我不但认识你爹,还和你爹是过命的兄弟呢!”

冷长生听说朱玉祥和他爹是过命的兄弟,就像遇见了亲人,含泪把他娘惨死在鬼子刺刀之下,他爹身受重伤,拉响手榴弹和鬼子同归于尽,他妹妹被一个姓胡的伪军团长救了的经过向朱玉祥讲述了一遍。朱玉祥听得双目喷火,悲愤难当,抚着冷长生的肩说:“长生,你爹不愧是条响当当的硬汉子。你一定要把这天大的仇记住,以后多杀鬼子,为你爹娘报仇!”

冷长生咬紧了牙关说:“朱司令放心,我冷长生绝不做孬种!”

“好!有种,像冷强的儿子。长生啊,照你妹妹的描述,那个救她的胡团长必定是胡广义了。嗯,那小子虽然走错了路,但到了关键时候还知道‘义’字当先,也还算条汉子。”朱玉祥想起胡广义最终幡然醒悟,却又不幸惨死在黄明轩手里,心中感叹万分。

自从率驼峰山支队打回怀宁,朱玉祥早就想抽空到花村看看画眉,可又担心画眉是自己亲生女儿的消息传到鬼子那里给画眉带来危险,忍了忍一直没有去。他忽地记起自己与冷强给冷长生和画眉定过娃娃亲,便问冷长生说:“长生,你知道你们村的秦天喜吧,他家现在过得怎么样了?他闺女画眉还好吧?”

冷长生不知道朱玉祥便是画眉的亲爹,听朱玉祥问起秦天喜,便竹筒倒豆子,愤愤地将秦天喜抽大烟先卖了院子,又卖了秦文秦武,再卖了枣花婶子,最后把画眉卖给油坊镇大财主岳林做了小老婆的经过对朱玉祥细细讲了。朱玉祥听得热血往脑袋上涌,眼睛瞪得铃铛一般,“你说的都是真的?”

冷长生见朱玉祥怒目圆睁,一脸杀气,怯生生地说:“朱司令,我向天发誓,我说的句句是实。我参加游击队时,天喜叔才收了岳家的聘礼。原本说是要把画眉嫁给岳家少爷的,后来我抽空回家看我妹子,我妹子告诉我说岳家多给了天喜叔五十块大洋,天喜叔便让画眉给岳林做了小老婆。”

“秦天喜这个猪狗不如、没人性的畜生,他等着,老子非打断他的腿不可。”朱玉祥肺都快气炸了,咬牙切齿地咆哮起来。

冷长生对朱玉祥的震怒困惑不解:朱司令和画眉家非亲非故的,为什么会对画眉家的事如此关心?他猛地记起那些年村里曾传言天喜叔和驼峰山的土匪有关系,又知道朱玉祥在驼峰山当过土匪司令,脑子真有些糊涂了。听朱玉祥说要去花村找秦天喜算账,连忙说:“朱司令,听我妹子说,天喜叔拿了岳家聘礼的当天便离开了花村,不知道去啥地方了。”

朱玉祥没想到秦天喜居然把自己的亲生女儿给卖了,也顾不得秦天喜是自己的妻哥了,恨不得立刻把他抓回来,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他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地上转了几圈,猛然大吼一声:“警卫员!给老子搞点酒来!”

“是呀!打了胜仗,是应该喝点酒庆贺一下。”应声进来的却是王政委,王政委身后跟着葛金。

王政委是走过长征的老革命,为人和蔼,说话总是笑眯眯地,他常对朱玉祥说:“老朱呀,你知道李司令为什么派我和你做搭档呢?就因为你是急性子,我是慢性子;你是火爆脾气,我是软硬不吃。这一急一缓,一刚一柔搭配在一起,也算是咱游击支队的绝配了。”

朱玉祥对王政委很敬重,也经常说:“王政委,你是老革命了,我当了半辈子的土匪,野惯了,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可要多批评指点呀!”

王政委知道朱玉祥虽然加入了八路军,但一直为土匪出身而自卑。便笑呵呵地说:“老朱呀!你别谦虚,说实话,你在阎老西手下当营长的时候,我还穿着开裆裤呢。要不是你被逼上梁山做了土匪,现在也能熬个师长旅长的了。”

“王政委,你就别取笑我了,就我这火爆性子驴脾气,还师长旅长的呢?要不是李司令救了我,我他娘的怕是早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

刚刚打了胜仗,尤其是打死了高桥,王政委也很高兴。可见朱玉祥脸色铁青,满脸怒气,冷长生怯生生地站在一旁,便问冷长生说:“冷长生,刚到了主力部队,就惹朱司令生气了?”

“和他没关系。”朱玉祥脸色缓和了些,朝冷长生挥挥手,“冷长生,你先去吧!我和王政委研究过了,你炸死高桥立了功。论功行赏,我仍然让你当班长。”

王政委坐下,点着烟袋吸两口,“老朱,酒先别急着喝,葛队长送来消息,说岳林岳先生出事了。”

朱玉祥听到岳林的名字就来气,也不问岳林出什么事了,暴躁地拍一把桌子,“出事了?出事了好呀!那个老混蛋,他要是死了,倒省得老子去找他的麻烦了。”

王政委和葛金都是一怔,不清楚朱玉祥怎么突然愤恨起了岳林。前段时间,岳林为部队筹集了二百匹战马,朱玉祥还夸岳林爱国,识大局,说要抽时间亲自登门向岳林表示谢意呢。

朱玉祥见王政委和葛金都用惊异的目光望着自己,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叹息一声,无精打采地问:“岳林怎么了?”

葛金说:“朱司令,城里的同志送出情报,黄明轩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了岳林为部队资助军马的事,把岳林抓进警察局下入大牢了。”

尽管朱玉祥对岳林娶画眉做了小老婆愤恨不已,但也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秦天喜。和王政委、葛金研究了一番,认为岳林既然是因为给八路军筹集军马才被黄明轩抓进警察局的,八路军就不能不管,但也不能直接去救岳林,否则,岳林就无法继续在油坊镇呆下去了。三人一致认为黄明轩死心塌地地投靠鬼子,为虎作伥,这些年犯下不少滔天罪行,不如找个机会把这个狗汉奸给锄了。尤其葛金,他爹葛慧生就是死在黄明轩手里的,更是恨不能立刻取了黄明轩的狗头,祭奠他爹的亡灵。

朱玉祥和黄明轩打了十几年交道,知道黄明轩狡猾奸诈,反复无常,提议先由游击队派人进城摸清情况,然后由冷长生带一个班配合游击队行动。能除掉黄明轩最好,即便除不掉,也算给了黄明轩一个警告,好让他知道八路军心里有本帐,是不会放过他这个作恶多端的铁杆汉奸的。

第二天,葛金派侦察员进城侦察,发现黄明轩不顾高桥刚刚中了八路军的伏击,竟然大胆地走出警察局,带人拾掇开胡广义住过的那处院子。葛金不知道黄明轩此举的目的,但猜测黄明轩一定会来往于警察局和那处院子之间,或许晚上还可能住在那里,便通知冷长生和游击队的锄奸小组混进城,埋伏于警察局和那处院子之间,一旦发现黄明轩,便将其乱枪击毙。

可是,锄奸小组进城布置好埋伏后,黄明轩竟然一直呆在那处院子里再没出来。院子还上了双岗,戒备森严,就连晚饭也是饭馆的伙计送进去的。锄奸小组一直等到天黑,侦察员再去侦察,见黄明轩果然在那院子里住了。院子里灯火通明,在院墙外都可以听得见伪警察们划拳行令的喊叫声。

葛金决定在半夜时分摸进院子,给黄明轩来个关门打狗。

到了半夜,锄奸小组按计划行动,由冷长生的班负责掩护,葛金率锄奸小组翻墙跳进院子打开院门。没曾想,狡猾的黄明轩在屋顶上布置了暗哨,暗哨发现了锄奸小组的行动,枪一响,屋里的伪警察便从窗口向外射击。葛金偷袭不成,又不甘心无功而返,便和屋里的伪警察对射起来。

这时,担任掩护的冷长生跑来,说警察局的伪警察向这边增援过来了,要葛金赶快撤退。葛金记起冷长生用手榴弹炸死高桥的事,心念一动,指着一扇枪声稀疏的窗口对冷长生说:“长生,黄明轩肯定藏在那间屋子里,给他一颗手榴弹尝尝。”

冷长生答应一声,将一颗手榴弹扔过去,可手榴弹却砸在窗棂子上掉了下来。冷长生懊恼地骂自己一声,又掏出一颗手榴弹,定了定神扔出去。这回,手榴弹不偏不斜,飞进窗口后爆炸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