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人 正文 第七章  木马(3)

刘才友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娘说,老小属龙,父亲也属龙,俗话说,一山不容不得二虎,一家也不容二龙么?两人都是大属性,必然相冲,不相克就是好事,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不用说,娘是不可能懂得这些命相原理的,又是听哪个瞎子讲的。娘就是信瞎子,信命。每年正月,她老人家听不得瞎子的磬声,一当那叮叮叮的声音响起,娘就坐不住了,做事也没有心事,非要叫来,算一算不可。娘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算一算,灾星去掉一大半。我不懂,按照命相学,莫非人来到世上,都是有原罪的么?后来我知道,所谓的命相学的祖本,都是来自《易经》;也知道金庸先生的降龙十八掌的名称居然也是从易经上抄摘的,就对易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要研究一番。谁知,我并没有天生智慧,研读易经,就好象进入原始大森林里,不知方向;又仿佛堕入弥开大雾之中,天地不分。字字都认得,句句都能通,就是读不懂。最后只有举手投降,放弃了事。

虽然在木头家族,我书看得最多,学历最高,并且是自学的,然而大多是通过苦读苦钻所以得,因而我天资并不聪慧,算是比较愚笨的一个。老小的智商要比我高,而且高很多。只是被金庸所迷,失去了读书的机会,不然,他的成就恐怕要比我大得多。然而,反过来说,不读书也有不读书的好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老小现在是我家最有出息的一位,他的年收入是我的几倍。我虽然是工作,但生活质量无法与他相比。我家有的,他家都有;我家没有的,他家照样有。我这个读书的大哥,在一所乡镇中学教书育人,混一口饭吃;他那个不读书的小弟,在南京市搞装璜吃香的喝辣的。

小弟给老二盖楼房,十分精心卖力。老二自己倒无所谓,在苏南一个厂子打工,叫他回家看看情况,他却说,不用,我这个人,准备打光棍一生,能把自己养活就算可以了,还想娶老婆么?我不可能养得活她的。娘就在电话里发怒,他也不答,直到把房子盖好了,过年回来,他看了看,既不提什么意见,也没有感谢谁,更没有说他要。老娘要他相亲,他一千一万偿不肯,只是说,别害了人家女娃,我不去。老娘也拿他没有办法,只有干着急,瞎操心。

墙砌得越来越高,小弟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应付了。他扎了跳板,先是站在地上,往跳板上码砖,再送上泥桶,自己再爬上去。费时费力不说,还危险。有时我在家里,我给他搭一把手。我不在家的时候,父亲就给他做小工。但是父亲个头矮,够不着跳板,只好老娘上了。终于一层的墙砌好了,要浇铸大梁和挑,娘只得去请来大姐夫二姐夫,门口几个小伙子,七八个人,一天时间,在老小的指挥下,完成了。此时,大姐夫也学了砖瓦匠,对小弟的手艺赞不绝口,说他那个建筑队,都没有这么好的手艺的。并且说,明年他盖楼房,一定要请小母舅去,替他作主。说他自己年龄大了,只能干粗活,有些细活琢磨不透,学不会。并且感叹道,学手艺要趁早啊,人小脑子灵活些,一学就会。

盖二楼的时候,老小基本上还是一个干,这时候农忙了,父亲巴不得他不盖房,帮助做田地的事,哪有功夫给他递砖拎沙浆。他就一个人起早挑砖,挑上几百块,码好,再砌,砌完了,再挑;如此反复,他竟一点也不嫌麻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