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之恋

紫靛将活 收藏 0 82
导读:“佛祖,我在此处以三千年之久!难道仍不能见她一见吗?” “事件一切皆由‘因’生。我不让你去见她,只若你离开这北极冥湖只怕就明不久矣”! “那是多久”? “约四十载。大鲲,不何苦舍去无限寿数,去见她呢?难道你不怕受六道轮之苦吗”? “弟子不肖,佛祖就由弟子去吧”! 佛摇摇头转身离去,口中喃喃念道:“孽缘啊!孽缘、、、、、、” 看着佛光渐渐暗去,鲲一双巨目中闪过一阵坚毅。猛然他冲出水面。褪去鱼身,化作巨鸟。进而击水三千,扶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佛祖,我在此处以三千年之久!难道仍不能见她一见吗?”

“事件一切皆由‘因’生。我不让你去见她,只若你离开这北极冥湖只怕就明不久矣”!


“那是多久”?


“约四十载。大鲲,不何苦舍去无限寿数,去见她呢?难道你不怕受六道轮之苦吗”?


“弟子不肖,佛祖就由弟子去吧”!




佛摇摇头转身离去,口中喃喃念道:“孽缘啊!孽缘、、、、、、”


看着佛光渐渐暗去,鲲一双巨目中闪过一阵坚毅。猛然他冲出水面。褪去鱼身,化作巨鸟。进而击水三千,扶摇直上,顿时升至九霄之外。回头又望了一眼居住上万年的冥海,说:“今后我大鲲,自号曰‘鹏’”。告毕,转身向西方昆仑飞去、、、、、


三千年前,昆仑西王驾鸾出游。凰奉命载着西王母的华盖,从北冥经过 。而谁也不料那时凰的身影已透过千年不化的冰水烙在了鲲的身上。三千年不曾撼动分毫。



“此乃孽缘,当是有因无果,有始无终”。佛祖如是想。便对鲲说,三千年后给他一个答复。只是也未曾想到,这鲲三千年了,竟还没有忘记凰、、、、、、




鹏一路西行,遥遥望见了那大山——昆仑。当真是巍峨千里,气势磅礴。相信,在这群峰之中有一处天池,凰就在那里休憩。昆仑渐近,大鹏心中畅快。不由长啸,顿时震撼苍穹。


振翅一挥,几座山峰已落在身后。鹏看到前方隐隐有华光射出。这光芒竟万分熟悉。待离近一看,却不是凰是谁?此刻,凰正站在之畔,玉面含羞,宛若一个待嫁闺中的小姑娘,得知新郎即将迎取一般。


“她为何这般作态?难道她早知我今日会来不成?可她似乎不知道我啊?”正在大鹏迟疑之计,山那边有升起一阵华光。待华光升至半空,才看清了是凤!是时,众禽齐之,百鸟朝凤,丝竹声声,仙音飘渺。只见凰也起身腾飞,一时间鸾凤齐鸣。天地间也响起了一阵阵乐曲,隐隐听到还有人踏着曲子,唱出声声歌赋、、、、、、


“他、、他、、他竟然是来娶她的,今天竟是她出嫁的日子”!


大鹏不由的一声苦笑“是啊!凤凰本来就是一对啊”!只觉一颗心就如刚刚升入高空,又落入北冥的冰水之中。耳中不禁


响着佛祖那喃喃的身音:“这曲子名叫《凤求凰》,大鹏,你这当真是孽缘”、、、、、、


“唉——孽缘又如何?我别无他求,无非是想见她一见”、、、、、、


岂料大鹏这一见竟过了四十年、、、、、、


四十年了,大限将至。大鹏看着自己厚重的羽毛,无比硕大的尖爪利喙。这些曾令他无比自豪的一切如今却沉重倒让它无法起飞。


“难道我要如此死去吗”?、、、、、、大鹏看着远方飞舞的两道光芒,静静的立着。四十年了,而凰的美丽对于大鹏来说又岂是四十年便欣赏得完的?这时大鹏的眼神一变,这与四十年前是如此的相似。同样是那样执着,那样坚毅。面对凰的美丽他怎能对这世界不留恋!?想毕,他将满身厚重的羽毛一根根拔下;叼起石块将硕大的利爪砸烂;最后,向山岩一次次撞击,直到坚硬的喙也撞的粉碎、、、、


日出日落,大鹏就这样等着。伤口渐渐结疤、愈合。身上重新长出了羽毛;腿上重新长出了锋利的爪;头尖的铁喙也慢慢长出。仿佛重生的大鹏全身焕然一新,而不变的只剩下那坚毅的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眷恋和那一颗印满凰影子的心、、、、、、




如此又过了三十年,大鹏再一次倒下了,而他这一次却没能在站起来,他已没有力气去做什么。


“我以逆天强留三十年了,老天也待我不薄了”、、、、、、言毕,他合上了眼,伴他一同上路的只有深深的留恋和一份充斥天地间无尽的爱、、、、、、



奈何桥上,大鹏回首望着,前生的一切,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大鹏尊者,转轮王说尊者前生乃是佛祖侍者,来生之道有大鹏尊者自己做主。尊者愿做什么,便自己选吧”!阴兵向大鹏说道。


大鹏又回头看了一眼前生之事,说道:“谢佛祖、转轮王之恩典”。顿了一顿说道;


“来生,让我再做一次大鹏吧”!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