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13次会晤将于7日在新德里举行。中国代表团发言人马朝旭6日就此对中国驻印媒体发表谈话。




马朝旭说,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戴秉国和印方特别代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将进行会晤。会晤中,双方将就政治解决中印边界问题和维护两国边境地区和平安宁事宜深入交换意见。


马朝旭说,除边界问题外,双方还将就发展中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及全球性问题进行广泛、深入的讨论。


马朝旭说,当前,中印关系发展呈现出良好势头,两国政治互信不断加深,经贸、防务、人文各领域合作全面拓展,在国际事务中保持良好协调与配合。中方期待同印方一道,努力维护和促进中印关系的良好发展势头,不断增进战略互信,深化互利合作,加强沟通协调,推动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马朝旭表示,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这次会晤一定会为推动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中印7-8日举行边界谈判 中国威胁论在印抬头


印度几十年来一直在制造“既成事实”,企图迫使中方承认印度在争议地区的“管辖权”




此次会谈的氛围似乎不同以往。近段时间里,中印边界问题被两国媒体不断热炒,“中国威胁论”在印度时有抬头。与此同时,印军在边境地区动作频频,以应对所谓的“中国军队的越境骚扰”。两国的空气中似乎飘浮着一种隐约的火药味。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次会谈不太可能在边界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


在过去的60多年中,中印双方围绕边界问题展开了数十轮多机制、多级别的谈判,然而,边界问题似乎正在走入一个死胡同。追根溯源,主要原因还在于印度方面所固守的“承认现状”的解决思路,以及与之相伴的三种心态的羁绊。


不良心态一:“殖民遗产天然继承者”


中印两国边界争端缘起于英国殖民者1914年炮制的、被中国历届政府所拒绝承认的《西姆拉条约》及“麦克马洪线”。由于“麦线”的非法性,炮制者直到20年后才在相关地图集中标出“麦线”具体位置,且标明“未经标界”。


然而,1947年独立建国后,印度自诩“大英帝国天然继承人”,要求全盘继承英印殖民帝国在藏特权及侵略遗产,坚持认定中印边界已经划定,两国不存在边界问题;并声称若要谈判,中国须首先承认“麦线”,并接受印方主张的西段边界线(即按分水岭划分),在此基础上双方可就一些“枝节问题”进行谈判。


对于边界问题,中国政府从一开始态度就十分明确,即中印边界从来未曾划定,《西姆拉条约》及“麦线”是英印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背着中国政府所为,是非法的。中国向来认为,中印两国理应遵循互谅互让、有取有予的原则,解决边界问题。然而,由于成因复杂,中国愿在“麦线”问题上采取现实态度,从未要求印度归还旧殖民主义者非法并入印度的全部中国领土。


不良心态二:“放弃特权换回报”


独立后的印度继承了大英帝国的“西藏应为中印缓冲区”的地缘政治观,全盘接受了大英帝国在藏的所有特权。即便西藏和平解放后,印度也迟迟不肯放弃这些特权。尼赫鲁政府甚至怂恿达赖出走境外,寻求“藏独”。


1954 年4月29日,经过多轮会谈,中印两国签订了《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印度被迫放弃在藏特权。但尼赫鲁政府想当然地认定,通过该协定,中国政府承认了中印两国边界现状,即完全按“麦线”划分,这是中国对印度“放弃在藏特权”的回报。同年,印官方地图开始将印边界说成是“牢固和明确的”。


随后不久,在这种“要求回报”心理的强烈驱使下,尼赫鲁政府理所当然地推行起更加冒进的“前行政策”,并最终引发了中印1962年的边境冲突。


不良心态三:“谁控制谁有理”


在过去几十年中,印度一直在努力“造成既成事实”、迫使中方承认印度对有争议地区的“实际管辖权”。在这种心态作用下,印度不断地在东段边境争议区采取单边行动,即“领有化、行政化、人口化和军事化”。


“领有化”就是不断派人占领争议地区,甚至不惜武力驱赶西藏地方行政官。如1951年2月,在中国军队和平进入拉萨之时,印武力驱赶了达旺地区的西藏地方收税官。至1953年,印已基本“领有”了“麦线”以南的广大地区。


“行政化”就是加强对争议地区的行政管理与机构设制。印独立后,1950年成立“北部和东北部边境委员会”;1954年成立“东北边境特区”,归外交部领导;1972年1月20日将该区改为“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归内政部领导;1986年12月8日,印政府又将该“直辖区”内化为“邦”。


“人口化”就是不断往争议区移民,使之“印度化”。过去争议地区主要居住着汉藏语系的中国少数民族,如门巴族、珞巴族等。然而,经过20多年的不断移民,印内地移民已达60多万,占争议区总人口的65%。近年来,印政府更是不断鼓励内地人向达旺——中印边界争端中的最核心焦点——移民。


军事化”就是不断加强印控争议区的边防力量。经过多年经营,印在边境地区的军事部署已对中国形成相对优势。近一年多,印边防现代化步伐徒然加快,如部署先进的苏-30MKI战机、T-72主战坦克,以及新修机场、大修战略公路、新增10万兵力等,以期在兵力、装备与基建方面对我形成绝对优势。


当前,印度在边界问题上的态度日益强硬,上到国家领导人下至专家学者,毫不掩饰地公开宣称,“印政府不会让出一寸领土”。近一年多来,印度有人又开始公开兜售“以西换东”方案,以实现印度“承认现状”之目的。依据该方案,印度愿放弃历史上原本就不属于它的西段“争议区”,来换取中国承认其对东段的合法占有。但这种“占有者通吃”的心态显然不被中国政府所接受。(本文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南亚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


新闻评论


中印需培育友好的民意氛围


中印边界问题谈判要想取得实质进展,双方需要跳出传统的窠臼,同时还要培植友好民意





近两年来,印度媒体对中印边界问题及“中国威胁论”的恶意炒作,毒化了边界问题的解决氛围。一方面,受印度媒体蛊惑的印民众对华敌视明显增加。印度去年公布的一项民意测验表明,2002年,认为中国为友好国家的受访印度人比例高达66%,但2007年这一比例却降至26%。另一方面,印度媒体的恶意炒作、印度军政要员口无遮拦地宣扬“中国威胁论”,以及印度公开以中国为目标的军事发展或部署规划等,也引发了中国媒体及网民的反击。


在两国民族主义均非常高涨的今天,民意对两国政府内政外交政策的影响日益明显。两国政府在解决涉及领土、民族、宗教等诸多敏感因素的边界问题时,就更须顾忌民间舆情。在这种情形下,要想通过谈判达成一个双方均能接受的、富有实质意义的解决方案,唯有营造两国友好的民意氛围。友好的民意氛围将有助于两国,尤其是印度方面放弃旧有的心态及思维定式,以更加灵活而睿智的方式化解边界争端。实际上,当年中日关系的正常化即得益于两国的民间推动。


当然,在边界问题尚未解决之前,中印双方须继续维持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实际上,1967年以来,两国边境从未发生相互枪击事件。这在当代国际关系史上是非常罕见的,但我们也不能据此认定今后两国边境一定会平安无事。


当前需要引起警觉的是,在两国边防部队、两国媒体及其受众不断较劲的时候,边境地区“擦枪走火”事件引发边境冲突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有鉴于此,两国特别代表会晤机制尤显重要。两国高层至少可以透过这样的机制与对话,保持沟通,增信释疑,防止双边关系大局被一时难以化解的边界问题及其“意外事件”所拖累,甚至“误导”。


总之,中印边界问题的解决需要跳出传统的思维窠臼,更需要着眼于两国战略崛起的大前景,以极大的政治智慧来把握机遇,造福两国人民。


资料:中印边界谈判进展缓慢


中印边界长约2000公里,分东、中、西三段,从未划定过边界。目前,双方有争议的地区约12.5万平方公里,主要位于东段藏南地区的“麦克马洪线”附近。


2003 年,中印两国同意设立特别代表会晤机制,确立了解决边界问题的三步走战略,即先确立解决边界问题的指导原则,然后确立落实指导原则的框架协定,最后在地面上划界立桩。双方经过5轮艰难会谈,于2005年4月温家宝总理访印期间,达成了《解决边界问题的政治指导原则》。这也是迄今为止,该机制在边界问题上取得的最大进展,但中印双方在一些大的指导原则的具体内涵上分歧仍然严重。


由于印度固执于“承认现状”,双方此后的几轮谈判不但未能缩小分歧,反而陷入了越谈越僵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