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岁的王伯在烈士陵园打了快8年的麻将,去年9月烈士陵园明文规定禁止在园内打麻将。王伯向主管单位广州市市政园林局投诉,却没有得到支持,一气之下他将市政园林局告上了法院,认为市政园林局侵犯老人权益。昨日下午,越秀区法院一审宣判该案。


王伯打了8年麻将不让打了


今年71岁的王伯已经退休11年了。他从2001年开始在烈士陵园打麻将,结识了很多六七十岁的老年牌友。那时,他每天的作息表是早上4点多起床,5点从位于机场路的家出发,6点到达烈士陵园开始打麻将,一直打到下午5点结束。“除了春节等节假日外从不间断,人最多的时候有16桌。”2008年9月7日越秀区公安分局大塘派出所以老人聚众赌博为由到烈士陵园扣押了麻将。而在此之前,烈士陵园收到了游客对老人们的投诉,称老人们打麻将占用了大量休息的地方。9月5日,烈士陵园管理处下了一个通知,称老人们打麻将影响了其他游客,必须停止。


市园林局要求不合理不予支持


此事发生之后,烈士陵园在公园出入口张挂了中、英文写的《进园须知》,其中第十二条规定,禁止在园内打麻将、赌博和从事一切迷信、违法活动。


王伯认为禁止在园内打麻将是侵犯了老年人的合法权益,故向烈士陵园的主管单位市政园林局投诉。2009年2月16日市政园林局答复称:“您提出继续在烈士陵园内打麻将的要求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我局不予支持。”


法院驳回王伯起诉


王伯不服这个答复,遂一纸诉状将市政园林局告上了越秀区法院,请求法院判决广州市市政园林局的行为违法。


越秀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广州市公园管理条例》规定,市政园林局虽然是广州市公园的行政主管部门,但公园的日常管理工作是由公园管理机构负责,而且该公园管理机构具有单独的执法权。因此市政园林局向王伯发出的函件并未对王伯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王伯的诉讼请求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遂裁定驳回王伯的起诉。


昨日,鉴于王伯年事已高,又没有请律师,法官念完判决书后,还专门用粤语给王伯解释了一遍判决的理由。满头白发的王伯听明白后并未丧气,还说要上诉。王伯还告诉记者,2009年3月16日,他把越秀区公安分局也告上了法院,越秀区法院一审认为王伯的起诉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裁定驳回起诉。他还起诉了烈士陵园,但法院没有立案。


■对话王伯


打麻将是老有所乐


王伯庭下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老人们没有赌博,他也没有利用打麻将盈利。“我们打得很小,一天输得最多也只是70块左右。”王伯承认每个打麻将的老人都要交一点费用,但称收费主要是给清洁工的。“我们已把烈士陵园当做自己的家,把玩麻将当做锻炼自己的手和脑,防止老年痴呆症的一种方法,是一种娱乐,是老有所乐。”


从去年9月7日开始,王伯和他的伙伴们转移到中山三路社区的星光老年人之家打麻将。可王伯认为“烈士陵园的环境更好,空气也更新鲜。而且老人们在园区打麻将,也不会对烈士英灵不敬。”


■记者调查


部分公园未明确禁止


在广州市公园实行免费开放一个月之时,如何解决公园里存在的不文明行为?记者查询了一下流花湖公园和越秀公园的园规。两个公园虽然没有明确禁止打麻将,但都禁止在园区进行赌博活动。越秀公园园规还禁止游客高声接打电话。据越秀公园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园的功能是给大家游览和休息的地方,大量老人打麻将必然会影响园内的环境,比如,占用大量的空地,高声讲话。公园将劝阻老人不要在园区打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