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海风 232 此鲍鱼非彼鲍鱼

枪通条 收藏 3 1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八月一日这一天晚班的时候,康饶生来到中餐厅,一是为了感受下军民联欢会的气氛,二是看着黄家姐妹,毕竟来了这么多有头有脸的家伙,哪个一发飚要陪酒都不好推托。中餐的布置很简单,除了挂了几条传统的大家都熟悉的横幅外,就是所有的桌幕都换成了军绿色,其他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雨姐和何小明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八月一日这一天晚班的时候,康饶生来到中餐厅,一是为了感受下军民联欢会的气氛,二是看着黄家姐妹,毕竟来了这么多有头有脸的家伙,哪个一发飚要陪酒都不好推托。中餐的布置很简单,除了挂了几条传统的大家都熟悉的横幅外,就是所有的桌幕都换成了军绿色,其他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雨姐和何小明带着中餐的人来回忙碌着,见康饶生坐在收银台,走过来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康饶生指了指坐在旁边没事干的黄家姐妹说:“没有啊,我就是看看这个联欢会怎么个搞法,然后看着这两小妮子不要受欺负了!”

雨姐走进收银台,喝了口水不屑地说:“切,就是欺负了,你又能怎么样?今天基本上区里的头面人物都要来,谁拦得住?”

康饶生想了想说:“那不如让她们先下班吧?”

雨姐戳了下康袄生的头说:“就你护犊子!呵呵,早就应该这么安排了,今天中餐所有比较内向和害羞的女孩子全部都休息了,就是怕出点什么尴尬的事!“

康饶生无奈地笑了笑:“什么时候起这个公仆们也成了可怕的对象了?”

雨姐笑了:“呵呵,也不是全部,毕竟好的或者顾形象的还是多数的,就怕那几个少数的在联欢会结束后搞点什么事!”

康饶生转向黄家姐妹:“你们下班吧,反正今天中餐就一个定单,我搞定!”

阿娟感激地说:“谢谢师傅,那我们走了!”

阿媛给康饶生倒了杯水:“师傅喝水,我们先闪啦!”

雨姐摇了摇头,坐了下来:“哎,怎么不见给我倒水呢?”

康饶生大笑:“哈哈哈,异性相吸嘛!我给你倒好了!“

康饶生拿过雨姐的杯子,跑到酒吧间给她倒了一大杯橙汁:“姐姐,来,喝点果汁补充下维生素!“

雨姐接过杯子,满意地笑了:“这还差不多!“

康饶生打开显示器,边看着系统边和雨姐聊着天:“怎么不用忙了吗?”

雨姐松了口气说:“呵,搞好了,就等八点客人到了!”

这个时候一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看上去很精神的男人带着一大帮人走了进来:“阿雨,在吗?”

雨姐赶紧站起来笑得有点妩媚地说:“积哥,我在呢,怎么这么久不来呀?”

被称为积哥的人略略地挥了下手,示意一大帮看上去就是他马仔的人到包厢里面去,转头举起一个大袋子坏笑道:“知道这里是什么吗?”

雨姐打开提拉板,站在入口,积哥走过去把袋子放到台上,雨姐伸手捏了捏:“不知道是什么,我看看!”

积哥笑着一个手按住了袋口,另一个手从口袋里抽出两百元:“慢,你要是猜出来了,这个就是你的!”

这回轮到雨姐坏笑了:“真的?”

积哥一脸正经地说:“当然,我阿积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

雨姐故意装做在猜的表情,然后突然说:“鲍鱼!”

康饶生一直在旁边看着没说话,听到雨姐说那是鲍鱼马上接口说:“不可能吧,哪有这么大的鲍鱼呀?”

积哥把钱塞到了雨姐的领口:“哈哈,扮猪吃老虎!”

雨姐把钱抽出来拿在手上:“谁叫你每次都来这一套?”

积哥大笑:“哈哈哈,打开看看?”

康饶生凑上去:“积哥,我也看看行吗?”

积哥很大方地说:“行,小弟见识少,就让你长回见识!”

袋子打开后,一个巨大的鲍鱼呈现在眼前,足有两三斤重,湿漉漉的感觉就是刚打捞上来的一样,酒店的定位不是豪华级,所以康饶生来这么几个月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大的鲍鱼。

雨姐摸了摸鲍鱼说:“刚打上来的?”

积哥点上了一支烟,把烟盒伸到康饶生面前说:“恩,还死了个小弟,可惜了,水性最好的就是他!”

康饶生抽出一支烟放在桌子上说:“谢谢,啊?死人了啊?”

积哥一脸无所谓地说:“那你以为很好打呀?为打个大鲍鱼我都死好几个弟兄了,下去就上不来!”

康饶生咂了咂舌说:“为了个鲍鱼,值得吗?”

积哥鄙视地看了眼康饶生:“小弟,你还年轻,以后就会知道了,阿雨,这个鲍鱼象不象你的?”

雨姐满脸通红地打了下积哥说:“坏死了,赶紧去包厢,这个东西我帮你弄好!”

积哥大笑着把手伸到雨姐下面摸了一把:“哈哈哈,好好好,晚饭吃一个鲍鱼,吃完了再吃你的,哈哈哈,做两份,一份放队长和我的桌上,一份放政委和其他军官桌上!”

雨姐嗔怪地笑着说:“有人在呢,赶紧走吧!”

积哥这才哈哈大笑着往包厢区走去,康饶生这个时候才敢再靠近点,伸手摸了摸这个庞大的鲍鱼上,就是一陀肉,上面有点皱纹而已。

雨姐笑这说:“像不?”

康饶生当然知道她问什么,乐了:“呵呵,真像,以前看那些小的鲍鱼我研究了很久,怎么看也不像啊?现在终于明白了,呵呵!”

雨姐把袋子扎好说:“小坏蛋,摸够了没?”

康饶生这才把手缩回来:“可是死个人不值得啊!”

雨姐提上袋子甩下一句话:“都是亡命徒,有的还有案在身,死了还有抚恤金,比坐牢好!”

这个积哥康饶生是有所耳闻的,新区乃至整个大区势力最大的带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头子,垄断了新区的废品回收、海鲜打捞和供应、大部分的餐饮娱乐以及毒品走私生意,手下马仔虽然不多,但他出手大方,从不亏待下面的小弟,所以马仔们个个争勇斗狠,敢于拼命。要不是舅舅和叔叔在市里有人,酒店这个赚钱的地方估计也会给他吞了。积哥今天带来的一帮人,都是骨干分子,每个人手下又有或多或少的马仔,管着一些正当行业的保护费等等,做“大生意”积哥只带今天来的这帮人,大概十来个左右,估计今天死的不是这帮人里面的马仔,积哥才会这么无所谓。

康饶生坐在那里,一个人想着从人家那里听来的,或者自己看到的关于积哥和他手下的事,华哥和刘练在酒吧间里忙着做果盘,没空理他,客人也开始陆续到了,中餐开始忙碌了起来。

华哥做完果盘,擦着手走了出拉,坐在椅子上伸长了脖子:“哈哈,税所的科以上干部都来了。”

刘练得出去帮忙应酬,康饶生对他笑了笑,和华哥比起谁认识的人多来:“靠,派出所的人几乎都来了!”

华哥不甘示弱:“镇政府各部门的领导也都来了!”

康饶生笑咪咪地说:“供水供电的也到了!”

华哥接上说:“司法和财政的人也基本到齐!”

康饶生一口气把剩下的人全部说完,最后说:“各大企业的代表也都到了,没了!”

华哥得意地说:“还有你没报上来的,一帮帮黑衣服什么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势力,哈哈哈!”

康饶生有点搞不明白了:“那些人都是搞走私的,或明或暗大家都知道点,怎么还敢来边防大队的联欢会呀?”

华哥翻了翻白眼说:“你傻呀,真的搞军民联欢会,用得着上这里来吗?营区里多大呀?真正的联欢会白天已经搞完啦,这里是拉关系和收钱的,你看有几个兵在?”

康饶生这才注意地观察了一下,都是些军官,顶多就是几个士官,那也是各领导的通讯员或者司机:“也对哦,不过,不会这么黑吧?”

华哥冷笑着说:“哼哼,不黑他们能天天想着玩女人,工资够他们玩的?”

康饶生想想也是,又说:“不过也不敢太乱来吧?”

华哥乜着眼睛打量着大厅里互相敬着笑脸的人们说:“你什么时候看到警察天天抓嫖了?还不是有任务什么的时候才抓,平时还不是任由他们搞?”

康饶生点了点头说:“也对,不过积哥不是垄断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势力存在?”

华哥说:“切,让他一家独大还怎么管理?留着大大小小的势力互相牵制才不会搞出大事啦,小事处理一下还能提高威信不是?再说了积哥的精力不在正当生意上,分点食给其他人也是留条后路,不能得罪人太多,得罪人多迟早有一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康饶生想到电视里所谓的大哥经常被人伏击,想想也对:“呵呵,他们来也只是陪衬吧?”

华哥满意地笑了笑,很显然非常满意康饶生开窍了:“对,这次联欢会的钱就是积哥牵头出的,他们不来冒个泡怎么行呢?起码要在签到本上留个签名呀,不然就会有麻烦了,呵呵,顺便也可以拉拢关系呀!”

康饶生没再说话,认真地打量着大厅里的人。政府机关的人坐太前面看不清楚他们在干什么,什么表情;后面坐的基本上都是马仔或者无关紧要的人物,只是收银台前的桌子上坐了一名陆军大校,估计是附近驻地部队的军事主官。

这个大校似乎对于这样的场面很不习惯,也很厌烦。大校一脸黝黑的皮肤,坐得笔直,皱着眉毛不停地抽着烟,也不理同桌的人,同桌的人搭讪了几句后见话不投机,也就没再理他,大校就显得有点另类了。

张大队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一桌子的人都恭敬的站了起来。大校还是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似乎是在等张大队敬礼。

张大队抗的是上校军衔,虽然不是同个系统非战事可以不敬礼,但是张大队似乎对大校很尊敬,也很畏惧,所以他也不理一桌子递烟的人,收住了笑脸,把帽子戴好,非常正规地对大校敬了个军礼,这个时候张大队才真正显示出来是一名军人的样子,大校站起来回了个礼,也不说话,又坐了下来抽出烟准备点上,张大队赶**出火机给大校点上,大校把烟点着后摆了摆手示意张大队不用理自己,张大队识趣地又敬了个礼,到别的桌去招呼客人去了。

这回大校那桌以及周围见到了这一切的人,都投过来了崇拜的目光,或许他们并不知道中国军队的军衔制度,也不知道几扛几星,但是他们知道的是平时厉害的张大队都要立正敬礼的人,肯定更厉害。当政委也走过来和大校互相敬礼后(政委也是大校,所以大校出于礼貌,政委过来的时候就站了起来,两人同时敬礼并握了握手),这帮人就更崇拜了,谈论也越来越激动,越来越大声。

“不会是将军吧?”

“有可能,也可能是总队的领导!”

“那为什么不坐前面?”

“估计是想和我们搞好军民关系!”

康饶生在心里鄙视道:“切,连军衔和军种都搞不清楚,还出来混个屁呀!”

军民联欢会没有什么走过场的东西,也就是政委和张大队各自简短地讲了几句,然后便和大领导还有大老级别的人们,一起走进了包厢区,大厅除了那个大校,基本上都是马仔、司机类的人物。大校象征性地吃了几口菜,就放下筷子准备离开,周围几桌的人似乎是接到了大老们的指示,纷纷要来相送,却被门外进来的警卫员给挡住了,康饶生这才注意到原来前厅一直站着大校的警卫员加司机,康饶生在心里竖了竖大拇指:这两人才是真正的军人,那些在边防大队营区里挥汗如雨的兵们才是真正的军人。

整个中餐都被包了下来,单就只有两张,包厢区和大厅,区别就在于菜色和酒水的高低档上,录单简单地要死,直接把单录好,然后直接点上倍数就完事,于是康饶生想出去抽支烟,走过员工通道的时候,见于翠儿带着一帮小妹走了进来。

康饶生看着穿着各种性感制服的小妹们,鼻血都要流出来了:“于经理,这太夸张了吧?”

于翠儿停下来,示意小妹们自己进去,然后苦笑道:“他们喜欢这样的!”

康饶生挨个看着从前面的小妹:“水,真水,喔,受不了!”

于翠儿拧着康饶生的耳朵出了员工通道:“看什么看,小色狼!”

康饶生弹出支烟:“许他们玩,不许我看啊?”

于翠儿敲了下他的头:“我得赶紧撤,不然给拉住就要陪酒了!”

康饶生一脸紧张:“那你撤吧,呵呵,我抽支烟!”

康饶生抽完烟,把烟头扔到垃圾桶里,正准备回去,事务长抱着一堆鼓鼓的大大小小的信封和纸包走了出来:“小子,到处找你呢,帮我审一下!”

康饶生只好拿出门卡划开办公室的门,走进“笼子”里,把点钞机打开。

事务长把纸包放到桌上,又把签到本到桌上:“我走了,帮我点好,看看有谁耍诈的,看我不收拾他!”

康饶生笑了:“事务长,这里就我一个人,不怕我耍诈啊?”

事务长一副尽在我掌握的表情,指了指监控头说:“有那个我怕什么,赶快,队长和政委等着要结果!”

其实很简单,每个信封或者纸包上都写了名字,康饶生拿了张纸边点钱边做记录,然后一万一万地扎好,在签到本上划着勾,结果居然有201000之多,签到本上没有一个人敢不给的。

康饶生把东西整理好,事务长又出现了:“弄好了?”

康饶生点了头,把单递个事务长:“好多呢!”

事务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算了下一扎扎的钱:“不错,预料之中!”

康饶生笑了笑没说什么。

事务长抽出一千块仍在桌子上,递过来一张纸:“找几个小妹,叫这房间去,记住了,这可是大队和区里的领导们,货要好!”

康饶生高兴地接过:“没问题,事务长你要不要整两?”

事务长大笑,从裤袋里掏出两包软中华:“这烟拿去抽,今天高兴,也给我整两!”

康饶生接过烟说:“没问题,包你满意!”

康饶生送走事务长,打了个电话给牛红,把纸条送了过去,抽出五百给她,牛红一脸轻松地说:“没问题啦,无非就是对着名单分配给这些鸟人没玩过的小妹,再把之前他们都玩过的安排给事务长,哦了,我搞定!”

康饶生回到中餐的时候,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其实大家都是来应付一下而已,真正能谈到一起去的都进了包厢,其他的小弟马仔司机就是来充场面的,现在小弟们走了,老大们也开始陆续嬉笑着搂着桑拿的小妹上了客房,大队的几个领导也换了便装,最后离开了中餐。

康饶生见雨姐和积哥一起去了客房,心里在想:“没想到这鸟人喜欢这口味的!”

何大明一脸不爽地走了过来对康饶生说:“小康,有生意大家一起做,不要自己吃了独份!”

康饶生装傻道:“什么生意啊,何总?”

何大明冷笑了下:“哼,年轻人不要太过分了,哼!”

说完转身就走了,康饶生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不就是抢了你给领导们介绍小妹的生意吗?有本事你也弄好货出来呀?谁叫你人缘这么差,没人肯和你合作呢?

几个平时做生意的男服务员在远处和何大明说着什么,不时看着康饶生这边,康饶生的第六感告诉自己:暗战似乎要开始了,没关系,尽管出招,我接着!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