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汉共去过加油站3次


她说,成都警方在问询时,向她索要了其冲厕所的水桶充作物证,一个某品牌装修用聚酯漆的废弃包装桶。“6·5”案发后,成都军区总医院附近一家加油站的监控录像显示,6月3日上午,张云良总共去过加油站3次。头一回,张云良提了个塑料桶,被加油站拒绝售油;第二次,他提了个铁桶,交了100块钱,加了70块钱的油,桶满了;第三次又接了30块钱的油。


当晚八九时,张云良租住地附近的茶馆老板见到其正在该处斗地主,她当时未发觉异样。


肇事前一天请朋友喝酒


张云良生前的邻居罗大汉(绰号)透露,6月4日晚上,张曾请一些朋友喝酒吃饭,席间说过“这是请大家吃的最后一顿饭”之类的话,但当时大家并未在意。7月5日下午,本报找到了其中一名当事人求证,其承认了吃饭一事,但对张是否说过“最后一顿饭”一话不置可否,并称所有细节在警方的先后8次笔录中有记载。


6月5日早7点多,罗大汉吃过早餐,正在刷洗锅碗时,看到张云良提了两个商场内装衣物的纸质手提袋出门了,并用报纸封住了袋口,张对罗说:“我进城”。罗没发现反常,遂未多问。


遗书由老乡转交女儿


成都警方此前在案情通报中说,张云良生前有赌博嫖娼习惯。据其生前好友吴胖子回忆,张云良曾透露女儿一个月给他寄3000块钱用于治病和生活,后被一个江苏老乡举报了其劣习,被削减为1000多。他猜测,可能之前由于张云良夸大自己的病情,老说自己病得要死了,所以张的女儿在寄钱上并没有太大的限制。


房东太太说,张的遗书并未邮寄江苏,而是由张生前某江苏老乡在他女儿来时转交给她的,她不清楚张云良何时将遗书交与老乡,目前此人仍受警方控制。据称,当时张云良的女儿并未立即向警方通报遗书内容。


张云良生前的邻居,及相关人员已就上述问题接受过成都警方的数次问询。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