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薛三的猜测没有错,攻占界湖镇的国军就是刘亚伟的部队。并且,薛景梅也在他的队伍中。 1943年,薛景梅所属国军新编第四师师长吴化文率部在鲁中新泰、莱芜一带投敌,出任伪第三方面军总司令,下辖三个师,总兵力一万二千人,继续在原地区活动。 薛景梅当年那个雨夜离开河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三的猜测没有错,攻占界湖镇的国军就是刘亚伟的部队。并且,薛景梅也在他的队伍中。

1943年,薛景梅所属国军新编第四师师长吴化文率部在鲁中新泰、莱芜一带投敌,出任伪第三方面军总司令,下辖三个师,总兵力一万二千人,继续在原地区活动。

薛景梅当年那个雨夜离开河阳街后,并没有去岩石崮,堂堂的国军军官投靠响马,这是他怎么也接受不了的。他率部在深山里转悠了许多天,终于找到了部队,三个月后,又跟随部队转战回原有的防区。吴化文率部投降后,已经升任旅长的薛景梅不愿意当汉奸,带着副官蒋喜财和几个心腹私自离队。他准备先潜回河阳街看看刘雅欣和孩子,再图良策。在路过孟良崮不远处的云蒙湖时,巧遇刘亚伟的部队东进界湖镇。刘亚伟告诉薛景梅,他的部队奉蒋委员长之命,以团为单位,在山东境内的战略要地星罗棋布地打成楔子,为将来得天下提前做好布局,欢迎薛景梅这个黄埔军校毕业生暂时加入他的部队当个高参。薛景梅正无处可去,闻言便不假思索地接受了刘亚伟的邀请,协助他攻占了界湖镇。

部队攻占界湖镇后,薛景梅打算半夜溜回河阳街看看,可由于鬼子在四面八方加强了封锁,加之刘亚伟不同意他在鬼子即将扫荡时出现这样的非战斗行动,便暂时将回家的心思搁置下来,每天和一群参谋研究军情,协助刘亚伟部署反扫荡。薛景梅认为,尽管刘亚伟率领的这个加强团装备优良,但是人数和重武器还是无法和酒井联队相比较,如果第一战打不垮酒井联队的进攻,很可能丧失既得利益,在界湖镇无法立足。刘亚伟同意薛景梅的看法,国军突袭界湖镇成功,但是在当地没有基础,对这个胜利果实能否保住缺乏一定的信心。就在这时,榆树谷的八路军传递来消息,表示愿意和国军一道狠狠地教训一次酒井联队。对于八路军,刘亚伟和薛景梅都有些傲慢心理。可大敌当前,友军主动提出合作当然是好事,并且八路军和酒井多次交手,比自己更加了解这个对手。俩人商议一番后,同意了八路军的建议,和他们约定了会见时间。

刘亚虎和马高应约,带着高二宝连夜前来会见,三人来到界湖镇时,天已经亮了。哨兵电话通报后,三人不紧不慢地朝刘亚伟的指挥所走去,一路上看着国军清一色的美式装备,颇有感慨。

刘亚伟和薛景梅等军官坐在指挥部里等候,刘亚伟手里拿着一把金色刀把的日军佐官刀擦拭完,放在桌子上。门口哨兵进来通报客人到了,刘亚伟和薛景梅起身出去迎接,刚走出大门,互相全愣住了。随即哈哈大笑着握手,随后走进指挥部让桌上茶,亲热地叙起家常,刘亚伟表示已经知道了薛刘两家发生的事,双方一时无语,沉浸地悲痛中。许久,情绪才恢复了正常,又聊起了这些年各自的经历,直到刘亚虎提醒先谈正事,双方才停止了家常。

“二哥,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榆树谷的八路军政委竟然是你。”刘亚伟意犹未尽地又问起了刘亚峰和刘亚忠,“三哥和五弟怎么没来?”

“他们来不了啊,我们总得留个看家的是吧?”刘亚虎笑着说。

“我怎么也想不到五弟竟然在你的部队里。”刘亚伟说。

“我也想不到景梅会在你这里啊。哈哈,景梅呀,我可是当过你的俘虏的。”刘亚虎爽朗的笑着。

“二哥,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嘛。”刘亚伟打着圆场。

“二哥,你可别提了,我这个兵当得真窝囊!”薛景梅沮丧地说,“这几年,打来打去的,打得长官都带着部队投降鬼子了。真是窝囊透顶!”

“景梅,话也不能这么说。据我了解,吴化文虽然祸害老百姓,但是打鬼子还是很有一套的,在万德、虎门、柳河一带和鬼子作战都打得不错。尤其是三九年鬼子‘五一大扫荡’,他率部在临朐与敌人鏖战数日,重创日军,八路军对此也很欣赏。”刘亚虎客观地评价着吴化文。

“那些战斗我都参加了。”薛景梅说,“只是,我怎么也接受不了他投降日本人。”

“这里面应该有着很复杂的政治因素。你想想,为什么从四二年春天到现在,抗日形势趋于好转好,可很多蒋介石的非嫡系部队却陆续投降了鬼子?我想,要么就是权宜之计,要么就是装备不如咱们刘亚伟中校啊,他们打不起了。不然怎么和鬼子打了好几年了反而投降了他们?”

“二哥,你是眼馋我的装备吧?”刘亚伟说。

“你说对了,我很是有点眼馋啊。”刘亚虎笑着说,“就是不知道你这么好的装备打过几次鬼子?别都是用在和我们搞摩擦上面了?”刘亚虎不动声色地试探刘亚伟抗日的诚意。

刘亚伟听出了刘亚虎话里的意思,指着桌子上那把金色刀把的日军佐官刀,不无得意地说:“看见没有,这可是我两年前亲手缴获的日军佐官刀。二哥,你要是喜欢我就送给你。”

“送给我就不必了。看来呀,我得缴获一把将官刀才能压住你小子的嚣张气焰。”刘亚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好,那我就和你打个赌,看谁先缴获一把将官刀。”刘亚伟豪爽地说。

“我们就是装备差了点,不然的话,这些年打鬼子肯定会有更大的战果。你们蒋委员长不给八路军发饷,粮秣弹药都要靠我们自己解决。所以呀,叫你小子处处得意,你装备好啊!”刘亚虎笑着说。

“话不能这么说,你们八路军严重超编,我要是委员长也不给你们发饷。”刘亚伟也笑着说。

“你小子……”刘亚虎哈哈笑着指着刘亚伟。

薛景梅觉得刘家兄弟的谈话跑题了,他想起自己大婚那天刘家兄弟之间的政治信仰之争,怕再次引起尴尬,连忙站起身,走到巨大的军事沙盘前,岔开话题说;“各位,我们还是先谈谈具体战略部署和各自的分工吧?”

一行人响应,起身围住沙盘。刘亚虎觉得薛景梅从军时间长,又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建议他给大家讲解敌我双方态势和战斗设想。薛景梅当仁不让,叫副官蒋喜财递过指挥棒,从地理位置开始,仔细分析即将到来的战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