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33.html


就在一瞬间,应晓辰的呼吸突然被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紧压上她,不适感的异物侵入她的唇。那是纯男性的味道,带着淡淡的烟味,柔韧而极具占有欲的舌,是藤光在吻她!

应晓辰完全被藤光突来的行为惊扰,一急,真是有些愣怔住了,等缓过神来,她眼睛一眯,银牙使劲,重重地咬伤了对方,腥味蔓延在嘴里,对方也放开了她。

不过应晓辰却还是被弄得满脸通红,全身发麻,这和喂水的感觉不一样,完全是霸道占有般的吻。

颤抖着手点燃唯一的火源,应晓辰入目就是藤光苍白脸上挂着的坏笑,这个人看来不像是受了重伤啊!

应晓辰脸色涨红,渐而发青,她的眼睛闪闪地象是烧着什么东西,渐渐地声线尖锐起来,声音里充满着愤怒:“你醒了?醒了不说话?你这是在干什么?!”

藤光含笑看着她:“看你的反应,其他被你喂过水的男人,怕是没有尝过你的味道吧?”

“你……”应晓辰扬起手里的火就打算砸过去,突然藤光话锋一转,打断了应晓辰的愤怒的话语。

“谢谢你……”

只是低低的一声却有说不出的意味。难得藤光第一次这样真挚地说话,还带着一种压抑的激动地情绪。那种强烈的感情让应晓辰只是听到,就觉得像被小锤砸在自己的心口一样,心里没由来的乱跳。

感受到唇上残留的触感,应晓辰禁不住俏脸微红,偏过头说恨恨地说道:“不是我想救你,你不醒过来我也没办法出去!”

藤光收起笑容,直直地看着天花板,淡然道:“不错,聪明的女人,聪明的选择。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至少你让我又活过来了。只要我还活着……”他说着,带着少许柔情的眼里突然迸射出阴狠的火焰,心里涌起的复仇情绪让他浑身发抖。

不管是谁,既然决定了要对付他,那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只要他还活着,绝不会善罢甘休,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气量大度的男人,相反还很记仇,一向都是睚眦必报的主儿。

藤光的淡然让应晓辰心头一堆怒火没处发泄就那么熄灭了,加上她肚子里强烈的饥饿感,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吼他,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对,你还活着,但你的伤势必须进医院处理,现在告诉我出去的办法吧,难道你想在这个房间待一辈子。”

“你到水池边推水管后的墙就行了。”藤光淡淡地道。

“就这么简单?”应晓辰

藤光无奈地摇摇头:“你想要多复杂?按我的指纹再加上专用密码?没那个必要。”

此刻应晓辰并不知道藤光说没必要的原因,只是心中感叹,早知道她就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是不是就是以前她学过的那点,困住人的不是环境,而是人自己的常识思维能力?

金属墙下安装了滑轮,推开它并不困难。当应晓辰推开墙壁,引入眼帘的是耀眼的白,不,准确的说是一间及其庞大的地下室。举目望去,到处是高架金属的桥梁道路,巨大的仪器和交错的线路,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研究人员来回奔走,应晓辰那一刹那甚至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雪山基地。

“欢迎来到藤家的地下兵工厂。”

藤光伸手抓住墙壁的边缘,拖着身子也到了出口边。他的身体只是强撑着,情况很不好,只能靠坐在墙边,一脸真诚地说道,“我正想过段时间带你过来,既然你来了,就留下不要出去了,这里比起雪山基地冰天雪地的空白无一物的世界好多了吧?”

突然被藤光说中身份,应晓辰眉头微皱,美目一横,哼声道:“我一定要离开呢?”

藤光疲惫地笑了笑,猛然抬起手,黑洞洞的枪口顿时对准了应晓辰。

“枪?怎么在你手里?”应晓辰一愣,下意识摸过全身,初次醒来时捡到的枪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藤光偷回去了。

藤光平静说道:“我的东西自然在我手里。”他说着,轻描淡写的说道:“你要走的话,我就在这杀了你。我不会把你交给别人,任何人……”说到最后一句话,他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

藤光早一刻意识就清醒了,只是身体不能动弹。就在这么意识清醒身体僵直的状态下享受的应晓辰的温柔照顾让他恋恋不舍起来,即使觉得这种感情很危险,藤光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臆想,说简单点,他想留住她,留住她的温柔给自己一个人。虽然现在说不上是因为多么喜欢应晓辰而有这样的想法,他似乎单纯的就是想占有。

应晓辰怒声道:“你就这么对救命恩人?!”她傲然向前迈了一步,结果“啪”地一声,脚边的地上被子弹击穿了个小洞,还冒着丝丝热烟。

“你最好小心,我的枪法不是很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打偏了。”藤光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你是拯救身边每一个生命的好人,我是恩将仇报的坏人,我这样的坏人什么都能做出来,你信不信?”

望着地上的弹孔,应晓辰第一次后悔救了这么一个人,早知道让他死在那里好了!

她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我说话的时候你就醒着?!”

藤光长出了口气,眼睛微微一眯:“早醒了,多谢你这么细心的照顾,我现在又有了力气拿枪。”

应晓辰闭上眼睛,突然感觉阵阵疲劳,她真是自作孽,救活一个拿枪对自己的人。开始心中那仅有的一点小火花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低声说道:“好,你赢了,我不会走,但我也不会把芯片交给你!”

应晓辰打定了主意,既然对方抓她又知道雪山基地的事情,八成为了她手上的东西而来,可那东西太重要了,应晓辰觉得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利得到它,雪山基地如此,藤光更是如此。

可藤光却微笑着摇了摇头,抬起手臂指着前方说道:“看左边。”

那是?!应晓辰惊讶地看见左边地下室的尽头有个巨大的玻璃容器,高约二十多米。容器之中是层层叠叠的金属与线路的交叉塔状深褐色物体,那物体上还稀稀疏疏地插着晶状体,似乎把能源结晶直接安放在上面使用。

因为看不见下方的情况,应晓辰禁不住向前走了几步才看清楚那东西的全貌,在玻璃容器的最下方,有着数十根直径大约五米的管道直插入地下,使得那东西整个形态看起来就像是一株扎根地下的老树干。

不知道为什么,应晓辰第一眼见到这东西的时候,除了震撼其巨大的形体外,另外就是深深地不安,这东西给她的感觉似乎透着极端的凶煞之气,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那是什么?”应晓辰带着一脸惊讶,回转过头盯着藤光问道。

“最终战争武器,别名‘终结者’!”藤光眼睛微微一眯,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