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绿塔 第二卷 暗流涌动 第二章 最终武器(上)

itokouichi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33.html[/size][/URL] 滴答……滴答……冰凉的水滴点点落在地上,在寂静的环境中发出清脆的响声,让这个昏迷好一阵子的女子终于清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地方?应晓辰摸摸后脑勺,那里有鼓起的包块,看来是从上面落下来的时候撞到脑袋了。她想站起来,却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方向。这里的环境非常潮湿,而且黑得不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33.html


滴答……滴答……冰凉的水滴点点落在地上,在寂静的环境中发出清脆的响声,让这个昏迷好一阵子的女子终于清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地方?应晓辰摸摸后脑勺,那里有鼓起的包块,看来是从上面落下来的时候撞到脑袋了。她想站起来,却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方向。这里的环境非常潮湿,而且黑得不见五指,即使应晓辰睁开眼睛也和她闭眼没多大的区别。

待到好半天适应这里的黑暗以后,应晓辰的眼睛稍微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她四处摸索想找到支撑的东西,没想到手一横就摸到个冰凉的块状物体。

这是形状,这是……这是枪!

应晓辰眼睛转了转,枪在这里的话,就意味着拿枪的人放弃或者不能拿着这东西。想到藤光现在的境况,他不会傻到走哪不带枪,那就是说他没力气拿了?

心有所想,应晓辰顿时觉得能嗅到浓厚的血腥味,那味道离自己不远。应晓辰回想适才见到藤光的模样,看来他流血不少。只要离血腥味浓的方向反向走就能摆脱那家伙了吧?

应晓辰贴着地面蹭了几米远后突然停下来,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又掉转头来摸索。果不其然,没花多少工夫,她就摸到一个人的身体,只是接触到对方的皮肤,她能感觉到那种透心的冰寒,这个人恐怕离死也不远了吧?

应晓辰托着腮想了想,手伸进了地上那人的上衣内,“唰——”地一声点燃了对方携带的打火机。突来的光亮前,应晓辰很有经验地紧闭着眼睛,待到适应周围的光亮以后才慢慢睁开,这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藤光那张白如纸的没有血色的脸。

“你死了吗?你要死了我就先走了。”应晓辰伸手探了探藤光的鼻息,很不巧的是,虽然鼻息微弱,但他的生命体征告诉应晓辰,他还活着!

应晓辰看着他身边那大滩的血,眼睛里也不免有几分惊讶:“没见过你这么命大的人,都这样了还没死?”也难怪她惊讶,普通人的话流了那么多的血早就与这个世界说拜拜了。这藤光的生命力之顽强,世间少有。

不过藤光凭着一口气吊着命也比较危险,得先找到东西做做简单的急救。应晓辰熄掉手里的火,站起身来。刚才那几米范围内的光亮足够她看清楚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一间密封的屋子,没有任何出口,四方四正的暗青色的金属墙壁成一整块构成整间房,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材质。

应晓辰就凭眼睛大概猜测下,这种独特颜色有可能是盛产在南方大陆的稀有金属——秘银,这种金属的性能不是好在它的强度上,而是它有着世界上最好的隔音效果,不过这种东西因为稀少而非常昂贵,能做这么大的一个房间该花多少钱啊?应晓辰想到这里不禁暗暗吐了吐舌头。

她没有耽误时间,径直走到房间的角落,这个房间似乎专门为受伤的人准备的,在角落中放着精细的医疗药品和器材,还有水管和洗手池,把应晓辰吵醒的就是水管中滴出来的水声。借助火光应晓辰挑选了些抗炎、止血的药品和针管、酒精,拿着厚厚的纱布回到藤光身边。

胡乱地扯了大卷的纱布蘸上酒精,应晓辰手里的火一扬,地上就燃起堆小火堆。这下整个房间都有亮光。

燃烧的时间不长,应晓辰也就没耽误,赶紧先将药品注射到藤光体内,然后俯身趴在藤光胸前听了听他的呼吸。确定通畅以后,她就拿剪刀剪掉他的上衣,用酒精洗干净伤口,然后扶起他将纱布缠好。因为不确定他有没有胸腔骨折,应晓辰也没有多移动他,动作尽量轻柔,弄干净一切后,她抹了抹额上的汗水,火光在这个时候也渐渐黯淡,没有材料来燃烧了。

“能做的我都做了,能不能活就看你的生命力。谁叫你把这个房间弄得这么隔音,我想给你找医生也没办法。如果你能醒过来告诉我出去的办法,你或许还有救,想活的话就快点醒过来吧!还有啊……”

应晓辰念念叨叨,眼皮在黑暗中渐渐变得沉重,睡意袭来,她躺下身靠在藤光身边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应晓辰是醒了又饿,饿着又睡,睡着了又醒。在她睡第四场觉得时候,突然,她在迷糊中似乎听见藤光的呓语:“渴……水……”

应晓辰摇了摇脑袋,勉强支撑起来,摸到藤光浑身发烫。看来还是感染了,应晓辰心道。她赶紧又找来抗炎的药品注射给藤光,可是高烧退不下去,她拿着剪掉的衣衫布料,就那么一趟趟地打湿了给藤光额头敷上。他的身上则用剩余不多的酒精擦拭。末了觉得他身体还烫的时候,她伸出手来温柔地抱着他,希望余热可以与自己的体温中和些。

可惜这个男人似乎就那么昏迷过去,一点醒转的迹象也没有,应晓辰敢发誓,要是他再不醒过来,不用伤口发炎死,饿也饿死了!

为了分散注意力,应晓辰起身坐在藤光身边,双臂抱腿,头埋在手臂中间说道:“你很奇怪吧?你抓了我,夺了我的自由,我本来很讨厌你却要救你。其实很简单,不救你我就不知道出去的方法。一般这种密室没有你们这样主人家的指纹和密码走不了,再说我也不知道那些识别系统在哪。不过,就算我现在能走我也会救你。说起来也是我心里的一个执念,我长在敏感地区,民族纠纷不断。我没有家人,吃着大家的饭长大,从小就不停地看着身边的人死去而无能为力,在加入雪山基地的时候,我就对自己发誓,如果有一天我拥有了拯救别人的能力,我会尽我所能救我身边的每个人。你真该感到庆幸,你遇见的是我……”

她念念叨叨地又说了很长时间,直到自己真的再没有力气开口说话为止。时间就那么缓慢地流逝而去。

藤光第五次叫水的时候,应晓辰照旧俯身用嘴喂他喝下那冰凉的水,细细的凉水顺着两人的唇慢慢滑进藤光的喉咙。一口水喂了下去,应晓辰正想起身,突然纤腰一紧,被下方的人强拉下身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