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100

翰峰 收藏 0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得知此消息后,耿恭和成上一刻也不想再耽搁,即刻前往疏勒。

一到疏勒,未及回家。耿恭和成上就先去拜见班超。二人见到班超时都吃了一惊,一年多不见,班超白发丛生,老态明显许多。耿恭心知是班超与班固的兄弟之情甚笃,心伤兄长枉死之故。明帝年间,父亲班彪死后,班固整理父亲遗作,准备完成班彪未竟之志。谁曾想竟被人告班固私自改作国史,被捕入狱。此前曾有扶风人苏朗伪言图谶事,下狱死。班超心急如焚,担心兄长也遭此噩运。四处奔走上书,又将兄长的书稿遂送至京师,辗转呈到明帝御前。明帝阅后,很赏识班固的才学,召为兰台令史,班固才算躲过一劫。

班超来西域二十有年,再也没有见过兄长。刚过花甲之际,却听到兄长已逝的消息,如何能够承受这巨大的打击。心伤兄长班固,挂念妹妹班昭。耿恭回到疏勒之时,班超才从病榻起身不足一月。

见到耿恭带着云当和孩子到来,班超格外高兴,总算稍减伤痛。精神振奋问道:“这该是那情深意切的云当居次吧,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难怪恭儿念念不忘。”。说到后来,已是笑容满面。云当听班超夸赞,有些害羞。拉着孩子一起给班超跪下磕头。低声说道:“云当见过长史大人。”。班超连忙扶起,说道:“恭儿是我子侄,不必以长史称呼。”。云当答道:“是,云当拜见伯父。”。

班超抱起孩子问道:“叫什么名字?几岁了?”。云当接过话说:“四岁了,生在冬天大雪时,就取小名大雪。本想等孩子……孩子他爹取名……”,说着一指耿恭道:“他说想让伯父给孩子取名。”。班超一边抚摸着孩子的头,一边笑着说:“此事老夫当仁不让。”。沉吟片刻说道:“这孩子生在大漠,适逢大雪,就叫耿溥吧。溥者,大也。”。

班超身旁的徐干眼见耿广后继有人,着实高兴。从班超手里要过孩子抱在怀里说道:“《诗》有云:溥天之下,莫非王土。望此子子继父业,心怀天下。”。


怀玉听到耿恭回来的消息,急忙赶来相见。进到堂来,笑意盈面。先拜见了班超、徐干、甘英诸人。回头望着耿恭和云当刚想说话,突然看见云当身旁的孩子,顿时,笑容化作寒意。呆住片刻,转身冲出门外。

耿恭急忙追出,直追至百步才将怀玉拉住。怀玉用力甩开,大声喊道:“你骗我!”,声音悲切难抑,显是心中哀痛之极。耿恭急忙解释道:“我没骗你,我真的不知道云当已有了孩子。”。怀玉心伤气急,语不成句,说道:“不是孩子,是你…是我…”,耿恭突然明白了怀玉为何如此。自二人成婚后,怀玉总是心急没有身孕。万般无奈之下,病急乱投医,西王母、昆仑神,祈祷过无数神祗,还让成上为她刻了一尊佛像叩拜。耿恭心疼怀玉,就骗她说是自己战时受伤,无法生育。怀玉将信将疑,见耿恭神情甚悲,反而只好回头好言安慰丈夫。实情虽非如此,耿恭的伤悲却是不假。

此时,怀玉见云当带着孩子来到。霎那间已经明白原因出在自己身上,心伤气愤,故而失态。耿恭想明白缘由,怜惜心起,抱住妻子双肩,认真说道:“是我不该骗你,你别难过了。只要咱们在一起就好,能不能生育又有什么相干。何况,云当的孩子也就是咱俩的孩子,一样会叫你母亲。”。怀玉心绪难平,使劲想挣扎开去。耿恭用力抱住,怀玉伏在丈夫胸前大哭。

云当此时也追了出来,在二人身后站了许久。看见怀玉这个样子,一直胆怯站着,不敢走上前去。怀玉哭得累了,抬头正好看见云当那不知所以的样子。连忙止住泪水,低声告诉耿恭道:“云当……”。

耿恭一松手,怀玉连忙上前抱住云当。口里还不停解释道:“妹妹别多心,我……我不是不喜欢你来。我只是恨他骗我。我见到你真的很是欢喜。”。云当心中一宽,也含笑说道:“我也很开心,那时在乌伦托海……,我还以为姐姐不在啦,哭了好几次。还好有昆仑神护佑,姐姐安然无恙。”。怀玉感激说道:“当年如不是有你和小王子,我早就……”,云当止住她的话说道:“姐姐别说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一说到两女共事一夫,突觉有些害羞,住口不言。

一旁的耿恭接过话道:“以后你们就是娥皇、女英,想我耿恭何德何能,居然有这么美貌的二妻。”,禁不住哈哈大乐。


云当知道了怀玉伤心之由,暗暗教过耿溥,以后叫怀玉为母亲。当耿溥嫩稚的声音跪在怀玉身前叫着母亲的时候,怀玉百感交集。心里感激云当好意,嘴里还在指着一旁面带笑容的耿恭骂道:“你不知他有多气人,还窜通军中医官一起作假来骗我。害得我白白为他流了好些眼泪。”。耿恭忙陪着笑说道:“是我的错。”。云当长长“哦”了一声,慢慢说道:“原来你还这么会骗人,姐姐,咱们以后可要当心了。”。

怀玉眼角湿润,云当拉住她的手刚想说些什么,二人却被耿恭一起抱在怀里。只听耿恭对孩子说道:“溥儿,以后你母亲和娘吵架,你帮哪一个?”,耿溥抬头看着三人,茫然不解。看着孩子的样子,三人一起笑了出来,耿恭笑得尤为开心。

疏勒百姓知道了班超和疏勒夫人将亲自主持耿广独子耿恭的大婚,尽皆奔走相告,扶老携幼前来祝贺。整个乌即城欢声笑语,歌舞升腾。


龟兹王尤利多兵败莎车而回,国中拥戴前王身毒子白霸的势力又见抬头。密谋联络班超推翻尤利多,从洛阳迎回白霸。六神无主的尤利多又接到了汉军击破金微山,匈奴被迫西迁的消息。一个一个的坏消息让尤利多惊恐多梦,夜不能寐,时时唯恐自己像身毒一样在睡梦中就丢了脑袋。

击垮尤利多的最后一根稻草来自他久盼的女儿依兰的来信,信中说道:於除鞬西迁后,鉴于白山地太小,继续向西打败了乌孙,已经夺取了乌孙西北的般悦地,暂时难以顾及西域。若尤利多不能敌汉军,可前来般悦颐养天年。

尤利多心灰意冷,派人向班超请降。

姑墨闻信,也与温宿请降。

朝廷接到捷报,遣司马姚光为使送白霸回龟兹。宣诏:班超为西域都护,驻龟兹它乾城。徐干为长史,驻疏勒。拜白霸为龟兹王。

班超从姚光口中得知:和帝已下诏为班固平反,斥责洛阳令种兢,并将狱吏问罪。此事让班超得到些许安慰。姚光还说近年来羌人闹得很凶,朝廷有意西域稳定后,调耿恭率军平定羌人。

白霸重登龟兹王位后,经班超斡旋,并没有杀掉尤利多,而是交给了姚光带回洛阳安养余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